如願-我將見你未見的世界,寫你未寫的詩篇

閱讀時間約 15 分鐘
raw-image


清晨四點,睜眼第一件事就是躺著滑手機。

滑到了一段影片,是一位小男孩在教室清唱王菲的「如願」,乾淨清亮且堅定有力的聲音像軍教片中長官為軍兵別上胸針時那重重的一拳,不是為了打倒你,而是為了鼓勵你、提醒你:「Ani,要起來繼續寫文章了,去年的今天是Tama進手術房氣切的日子。



你給我彩虹畫筆

與你相約
一生清澈,如你年輕的臉

還在PotatoMedia那裡發文時,我就將所有發生的事都陸續集結成「旅程」系列。因為那當中包含了許多體會,不但預見了未來,也證實過去,最重要的是我終於理解「基督徒的生命」。

要到Tama的受苦和離世才理解這件事,是我的悲哀嗎?不,其實是我的幸運,因為我是「能理解/終於理解」的那一位。就像「一筆畫」一樣,只有當筆離開紙面時,我們才能知道他畫了什麼?畫得好不好?有沒有完成?而我看見了,這幅畫畫得很好,Tama把筆交給我,期待我也有極佳的天份能將這幅畫作完成。

在他的作畫過程中,不是只有平順的直線,還需要有許多的反轉曲折才能完成圖形,接下來我也會是一樣的,不會全都是光亮潔白,不但會有能襯出其它顏色的黑、也會有許多讓畫中人及物更顯立體生動的陰影。

彩虹,是神的約,

畫筆,則是我和Tama立的約,要將「原生家庭傷害」、「苦難」、「人性弱點」,著以彩虹的色彩,於是我們能更「體貼」(體會、貼近)神的心意。


要繼續未完的畫作

raw-image


而我將夢你所夢的團圓,
願你所願的永遠、
走你所走的長路,這樣的愛你啊!
我也將見你未見的世界、
寫你未寫的詩篇,
天邊的月、心中的念,你永在我身邊。


因此,清晨聽到這段便不自覺掉淚。

就像許多人一樣,心中總有一些想像,想像著「如果可以,就帶父母OOXX」,我當然也一樣,因為就是普通人家,一輩子沒富過,連小康都稱不上,所以心中當然會希望至少在父母結束地上旅程前能有機會讓他們體會不為錢愁煩的日子。但人生有太多的狀況,比如天災、人禍(其實大多都是人禍),讓我覺得我一直活在無盡的地獄輪迴中。但我還是努力的計劃並準備,以前不能體會,計劃失敗會令我感到痛苦,但漸漸學會「交託」神之後,我反而能看見神的計劃,真的比我計劃的好太多了

不過「交託」並不是指「二手一攤擺爛」,你仍要繼續你的事,只是隨時放在禱告中求問神,並且願意相信「不論成與不成,都有神的旨意」,將你的「擔憂」放在禱告中,如果你的計劃太爛,神另外會有計劃,且不一定要透過你來達成。

你是遙遙的路、山野大霧裡的燈,
我是孩童啊!走在你的眼眸。
你是明月清風,我是你照拂的夢,
見與不見都一生與你相擁。


舉二項從人(我)的眼光來說是未達成,但神「為我達成」的事:

一、文化保存

經過多年的思考,我終於理解「信仰/文化」就是Tama心心念念的二件事,那時還在中國長駐,薪資較高所以身上有點錢,就想著「有多少錢就做多少事」、「重點是先做而不是等到完美才出手」,所以一直在思考如何用簡單易達成的方式,幫Tama完成「文化保存」的夢想,至少將父親「巒群布農語」的發音方式用影片記錄下來(聖經有聲版),以後有人想研究的話就有資料參考,在之前手機剪接APP還不盛行的時候,我其實就會基本的剪接、配樂、和上字幕了,因此要幫Tama把影片雙語對照版放上網並不難,找人幫忙也不難,麻煩的只是當時我正在中國長駐。

不過我還是想做,結果遇到很多的困難。Tama興趣很高,但他的方向跟我的方向不一樣,我為何不會講母語,除了因為我是在台北長大的,另方面也是因為他堅持從文法開始教,一整個沒興趣。這次也一樣,所以最後失敗,連開始都還沒開始,只在討論就失敗了,我那時的計劃是讓Tama唸母語,Tina唸中文。

當時我還有買一台電腦給Tama,只是最後這電腦一如往例的不是他在使用。

我又生氣又沮喪,因為Tama年紀已經很大了,如果不快點用「快速便捷」的方式保存,怎麼可能來得及?Tama的固執讓我非常生氣,只能交給神了,我跟神說「主啊!我辦不到!你處理吧!我不管了!」,我當時心想「也許這是神的旨意」,如果神的意思是「不保存」,那我要學著接受,這才叫「願神的旨意成就」,而不是「願神(按我)的旨意成就」

幾年後,真的是幾年後哦,不是立即。

Tama長期參與基督長老教會總會的聖經翻譯工作,也參與協會的母語教材編寫工作終於開花結果,於是不但出版母語教材,在母語學習網站上也保有父親的聲音,巒群高級教材幾乎都是父親的聲音,因為巒群布農語是古老的語言,有特殊的喉音,以前Tama跟我說過,世界的語言中,有喉音的都是古老語言,沒有的就是小朋友的語言。可能某部落在小朋友都還不會喉音的時候就發生了災害而逃難,年長的都死了,只剩年紀輕帶年紀小的找地方求生,所以喉音就漸漸失傳。如果還保有喉音,表示那個聚落的老人活得比較久。

再後來,Tama榮獲教育部頒發「推展本土語言傑出貢獻獎」,可惜Tama在巒群布農語聖經即將發行前的2023年病逝,無法親眼看到他用盡一輩子才完成的成果。(他年輕時參與的是郡群布農聖經翻譯,當時是考量郡群語言比較簡單好學)

在知道Tama獲獎時,我才終於從「好心被雷劈」的沮喪感獲釋。哇塞,神的出手果然不一樣,我那什麼小咖計劃,嘖,難怪神不屑一顧,一直想方設法要我「不要捣亂」。XDDDD

而我將愛你所愛的人間,
願你所願的笑顏。
你的手我蹣跚在牽,請帶我去明天。

二、父親的告別式

我們家雖普通,但Tama因為「牧師」及「文化耆老」的身份而小有名聲,我當然也有「希望父親離開時可以不寒酸」的心願,很慘吧,我家七名子女,可是我卻常常需要擔憂這件事,這背後的心酸故事太多了。

所以我說我「預備老人家的離世,已預備了很久」,這是真的。我不是像有些人長年不斷地向老人家拿取好處,也不是像有些人只想著自己有得吃有得住就好,即使我是屬於賺比較多的那位,我永遠都在憂心、也永遠都給不夠,我分配用錢有一個最基本的原則,就是身上可動用現金不能低於十萬,因為那就是基本程度的葬禮花費。預備發生事情時要能立刻拿出手的,所以當大家在討論要進行哪種醫療處置時,我都還會再想到,如果萬一發生,我們還有沒有錢能做後面的事,包含Tina接下來的生活費。因為我知道前面四位姐姐不可能善待Tina,至於其它人.......。

這也是為何Tama病逝那時,當我遭遇家人尤其是Tina的傷害時,我會非常崩潰的真正主因,再加上很多的跡象,我知道神要我斬斷和這些人的關係,Tama也是這樣希望的。正因為那時吵很兇,姐姐們搶著要當孝女,這時候當然都是搶付錢、搶著出面演戲的時候,所以根本輪不到我決定就什麼都決定好了。(但因為根本不了解父親,所以忘了父親有一段訪問提到“一生做好一件事就夠了”,可能只有我才會理解這句話的心情吧。)

神是恩待我的。

在我心中那長久以來的小小心願,神都預備好了。因為Tama曾擔任過小會議長,依長老教會體制進行「中會葬」,由中會的「治喪委員會」處理,並由中會各教會牧師負責所有程序及擔任抬棺者。因此,告別式的整個程序都不需花錢。而所收到的撫恤金、白包都足以支付所有費用,有剩,所以雖然有人對外放風聲說我「都沒付錢」,不是事實。

真正的狀況是,當時還有餘錢,但有人卻「請領」了一堆的費用,把很多家用支出都算在裡面,連住院期間車資加油費都算,不過因為我被退出家族群組,所以這些都是我弟告訴我的,本來有餘錢,要將住家一樓改建,隔出一間浴室,讓Tina不用爬樓梯,結果錢被某人借走了,導致Tina付不出工程款,於是某人他媽又到處敲鑼打鼓說Tina很會亂花錢,沒錢花了就找她要,哇咧~~~那不就是妳兒女借走的嗎?(這一段依然是我弟告訴我的)

所以為何我看到黃大米這種很擅長「避重就輕」、「扭曲事實」的人非常有感觸,因為我自己走過看過無數場相似的場景,那種把「需要父母來分擔房貸壓力」講成是「買房給父母住(然後舊房的租金是他收走)」的說詞,太令人作噁了。

幾十年的經驗讓我很擅長發現「偽裝的孝子」,回到人性來講,其實人是不可能做出真正完全無私的奉獻。所以愈是幻覺「自己是完全犧牲奉獻、很偉大的人」有鬼,那「吵著叫別人犧牲」的,更有鬼。

我不是「鄉愿」的信仰者。

神恩待我,祂讓我放心,Tama體面的走。雖然我當時和家人吵很兇,但那是以「人」的眼光來說,對我而言,當時的衝突,是Tama為我留下的禮物,到最後,只有我信仰他的信仰。

神最重視的是,我們有沒有誠實面對自己,不是受限世俗,就像我不被世俗「孝子」的名義綑綁,事實上若要看證據我也不怕,只是我自己知道我不需要「證明給誰看」。我只能說「我是誠實的」,所以「神釋放我」,那些仍繼續活在謊言和幻覺中的人,已經不是我的責任了,其實一直以來都不是,是我自己沒想通。

任何會造成某人「無法誠實面對」的作法都是不符基督教義的,因為他的靈魂沒有得到操練,像小寶寶一樣「軟弱無力」,如何成為「基督的精兵」?所以愈是基督徒,愈不該支持那些會讓人「無法誠實面對自己」的價值觀。

一次又一次,神不斷透過「萬事」,使它們「互相效力」,於是我愈來愈理解「勇敢交託」的真義。

raw-image



如果說你曾苦過我的甜,我願活成你的願:
願不枉啊!願勇往啊!
這盛世每一天。



神的計劃才是最好的。

原來父親過世不是悲傷,而是計劃,原來是在告訴我好好看看「緊抓住神的生命」的例子,用人的眼光來看,當然不完美,可是「緊抓住神的心」始終如一,「Ani,妳要像那樣子抓住神,不論發生什麼事。


不要忘記你的名字,約書亞

我忘了在哪篇文章有說過我有另一個名字是「约書亞」。我名字很多的,XDDD 如果每個基督徒都要為自己取一個聖經人物的名字作為自己的期許,那我的名字就是「约書亞」,而且這不是我原本選的,我原本是叫「雅各」,大概是在四年前,2019年11月,經歷一些事而改。

這個故事也是一段預言,已經預示了我之後的日子。

我當時正在待業中,遇到了一些煩心事,有天聚會時,小組長告訴我,他為我禱告時,神啟示他二段經節,但他不了解要說什麼,也許我會知道。他說他為我禱告時,腦海浮現二個片段,一次是摩西過紅海,一次是約書亞過約旦河,他認為這是在說「神會帶領越過眼前的困難」,要我回去好好再讀這二段經節,或許我會有不同的感動。

我回去就開始看,當摩西遇到紅海時,向神呼求,神說「你為何向我哀哭?」

可是當約書亞遇到約旦河時,也向神呼求,然後神說:

  • 「當剛強壯膽.因為你必使這百姓承受那地為業」、
  • 只要剛強、大大壯膽、謹守遵行我僕人摩西所吩咐你的一切律法.不可偏離左右、使你無論往那裡去、都可以順利。」、
  • 「你當剛強壯膽.不要懼怕、也不要驚惶、因為你無論往那裡去、耶和華你的 神必與你同在。」

我就知道神在跟我說「你是約書亞」,因為在那之前,我經常讀到的章節都是「剛強壯膽,不要害怕」,我一看到約書亞記1:7 「只要剛強、大大壯膽」時我就知道這句話是在對我說的。所以祂在告訴我「不要害怕」,我也確實在那年十一月底確定新工作,並於十二月初到職。


但為何要給我看對照組「摩西」呢?

我把摩西和約書亞的故事看了一遍,我認為我大概理解神的意思。約書亞是那批從埃及出來的人群中唯二進入迦南地的人,其它一起從埃及出來的人都死在迦南地之外,包括摩西,而能一起進迦南地的人都是在曠野出生的,都是沒有被奴役過的人。

對照組指的就是Tama,他無法進到迦南地,只能遠遠在山上瞭望。這個預示是在指Tama和我,我父親會有遺憾,而我會接手他的「工作」,但因為我不會講母語,所以我猜是和信仰有關,我也知道我要經歷「無數場信心的爭戰」直到生命終了。從那時我就在心境上預備父親旅程結束的時刻,果然,和摩西一樣,Tama等不到巒群聖經出版,但神紀念他的事工,在父親過世前一年(2022年),神用「推展本土語言傑出貢獻獎」安慰他,就像摩西一樣,雖然不能進迦南地,但神仍讓他到山上去看:

申命記32:48-52
當日耶和華吩咐摩西說、你上這亞巴琳山中的尼波山去、在摩押地與耶利哥相對、觀看我所要賜給以色列人為業的迦南地。你必死在你所登的山上、歸你列祖〔原文作本民〕去、像你哥哥亞倫、死在何珥山上、歸他的列祖一樣.因為你們在尋的曠野、加低斯的米利巴水、在以色列人中沒有尊我為聖、得罪了我。我所賜給以色列人的地、你可以遠遠的觀看、卻不得進去。
申命記3:23-27
那時我懇求耶和華說、主耶和華阿、你已將你的大力大能顯給僕人看、在天上、在地下、有甚麼神能像你行事、像你有大能的作為呢。求你容我過去、看約但河那邊的美地、就是那佳美的山地、和利巴嫩。但耶和華因你們的緣故向我發怒、不應允我、對我說、罷了、你不要向我再題這事。你且上毘斯迦山頂去、向東、西、南、北、舉目觀望、因為你必不能過這約但河。

所以王菲的這首「如願」觸動到了我,我想起「我要去見Tama未見的世界,寫他未寫的詩篇」。

raw-image


你是歲月長河,星火燃起的天空,
我是仰望者,就把你唱成歌。
你是我之所來,也是我心之所歸,
世間所有路都將與你相逢。



寫下新詩篇-嗎哪之歌

最近在學習一件功課,令人非常痛苦,幾度想放棄,感覺好像有進步,但仍會遭遇失敗,有一天,我就覺得我好像在曠野撿嗎哪的人,今天只能撿今天的嗎哪,明天自有明天的嗎哪,撿多也沒有用,因為明天它就壞了。(遇假日可以多撿一點)

但我撿嗎哪的功力實在太爛了,我每天都不夠吃,整天飢腸轆轆。我覺得這一定是神在提醒我什麼,因為「嗎哪」這個概念已被我應用到「陸小小」的人物設定裡了,她的鹿角每天會長葡萄夠她吃穿,因為她是被選定由神供應和賞賜的靈族。

所以我昨天就在想,如果這次撿成功了,我要來寫「嗎哪之歌」系列,然後就成功了,但晚上上完日文課後沒有寫「嗎哪之歌」就直接去睡。

清晨滑手機又聽到這首王菲的「如願」,神真的在對我說話,三番兩次提醒我。

我當然有私心的想像,但確實不知道神的計劃是什麼,我只知道我一定要寫「嗎哪之歌」,如詩篇一樣,都是比喻,願我有充份的時間和體力持續書寫「嗎哪之歌」。所以我要繼續寫「旅程」、「新新約」和「嗎哪之歌」,約書亞在曠野撿了四十年的嗎哪,進迦南地爭戰二十五後才離世,或許,我真的能是「約書亞」。

山河無恙、煙火尋常,
可是你如願的眺望,
孩子們啊安睡夢鄉,像你深愛的那樣。




103會員
373內容數
讓我想想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