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治療】紀錄8 - 無視與被無視

閱讀時間約 2 分鐘

一直以來,這樣的日子仍舊持續著。

做為一個習慣被無視的人,究竟是真心喜歡別人無視我還是不准別人踏進我的私領域呢?

我一直以為自己只是喜歡把自己搞得神秘兮兮的,不喜歡有人侵門踏地。最近在思考這件事時我才注意到,自己其實有多麼希望有人關心自己的,就像守著自己僅剩的唯一地盤的刺蝟一般。期許著哪天有人能夠令自己敞開心房、放下一切的執著,自此與天地合而為一。正如我現在聽著的樂曲,每個音符都是與眾不同的存在,但卻又能結合成一首輕柔、樸實不失華美的旋律。

如此一般的痛苦又有誰能理解,再怎麼專業的醫生我想都不會懂。畢竟人生是我熬過來的,悲慟是我所背負的。沒有被無視過的人能夠理解嗎?自小以來我嘗試了這麼多方法想與人接觸,帶著好奇心與人觸碰並產生摩擦,最終傷害到的總是自己,我還能製造多少次機會使自己願意繼續嘗試?

「算了吧!」告訴自己多少次,無視的人生持續進行著。是我生來就值得被人無視嗎?每次的結論都是肯定的。為甚麼......直至現在我仍在詢問自己「為甚麼」,這種距離感讓人感到難受,卻很難踏出那一步。

傷害人的加害人總是沒有自覺,因為他們只認為自己是為了保護自己的領地。說起來「人性」就是最殘酷的,無聊就該找個有趣的事做對吧!這種感覺才像活著。那塊腳踏墊一直都在那裡,但所有人都是踩過後便無視他。

raw-image

我一直以為那段時間過去了就不會再發生,哈哈,但怎麼說著說著,又出現了。仍然是習慣被無視的我默默承受著,也不想製造更多drama,搞得自己很難堪。每當發生這種事時,我都在想是不是自己太醜陋、還是自己涉世未深,不知道社會的可怕,又或是太自以為是了。很難說明當時的事,因為我已經選擇了「失憶」作為邁向下一個階段的解方。不過那樣的感覺是散不掉的,最可怕的就是那個刻在你心裡的苦楚。(Feelings will never ever be gone, but the pain in your heart. )

所以說,我堅信憂鬱症和焦慮症是絕對無法痊癒的病,只能改善罷了,起碼之後能不在眾人面前丟臉,和多少能想辦法盡全力活下去。當一個人的夜晚來臨時,很難說病徵不會再復發。

我該說故事嗎?我不知道。我不知道是否是自己小題大作,因為我不懂甚麼是「正常」。(How to act like a normal person? )

我希望這個世界繼續無視我,直到我逝去為止。

歡迎來到澪的房間,這裡會分享關於心理、感情、痛苦的真實故事,希望我們能多多互動,支持我的話動動小手按個讚也可以喔!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