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亞斯特質】與亞斯溝通最困難的是:「改變的到底是誰?」

閱讀時間約 3 分鐘
raw-image

#與亞斯溝通最困難的是:「意圖和心意」

他捕捉不到,你說不出來

在前天情勒的探討裡也是同樣意思,在意見不同、誤解、衝突時,彼此都會進入情緒緊繃的狀態。

#非亞斯人會壓抑,然後用「情緒」說話:『所以你就放棄?為什麼你不懂我在替你想,幫你做啊!』(激動,用情緒詞,模糊描述,表面生氣可滿滿委屈、難過,當事人情緒需要被同理)

#亞斯人會超理性,然後更限用「字面意義」:『你在生氣嗎?可是我沒有要你替我想、替我做啊,現在不做我以後會做啊』(亞斯人潛意識不高興被強迫,情緒會限縮更只看見字面意義,認為「本來就沒有要幫忙,對方為何要生氣」)

如果繼續講下去,由於看不見的情感無法交流,非亞斯人會氣死、傷心,亞斯人則認為對方無理取鬧。

亞斯特質在溝通時,是「見-看得見,理-有道理」的「資訊比對」

亞斯人也會講自己的需求,如不高興(這是本能情緒—只區分有或沒有)

然他們只能看見自己的,看不見對方的所以不會顧慮對方感受,導致訊息問句是單向的,不是「同時」「局面」不是「交流」

他們會問「你做或不做?」,然後認為沒什麼是做不到的啊,他會分析說事在人為,只是你不願意做,或不願意為他做罷了。這便是字面上的意義,邏輯只對他有效和正確的,但「不是溝通」

同樣一件事,非亞斯人(以下簡稱:NT)最主要是「讀取心意和意圖」。或許對方做不到、遲到,但他需要被回饋那個心意(如他已經替亞斯人連續、長時間做很多事了,這個「苦勞」要被看見,然剛剛對話卻被說雞婆(他沒有要幫忙),那是不是以後都不要做了)。被拒絕沒關係,NT人只想聽到「謝謝你一直替我想,我目前不需要,你真是個好人」(三明治說法)

#與亞斯溝通最困難的是:表面上同件事,但並不是在講同一件需求、不是同一層次。

NT人在乎「意圖」跟「心意」,包括過去他的所做所為(有時間項度),然亞斯人只看表面(只看現在),不知道隱含的其他層面。

一般正向的解方,是NT人要習慣「把看不見的都呈現出來」,作為資訊以利溝通,既然亞斯有情盲,一直期待他做不到的事就只會得到傷心與失落。

於是說話要變成這樣:(底下預設為男女朋友關係)

女NT:「X月X日我們可以一起去哪裡約會嗎?」

男AS:「可是我先答應同事去他家組模型了。」

女NT:「可是X月X日是我們的紀念日耶」

男AS:「可是我先答應對方了,可以改下週嗎?」

女NT:「我跟你說,我工作真的很忙,為了我們的紀念日,我花好幾天辛苦把工作提前完成,才終於能請假,我們的專屬紀念日還不能在一起度過,我會很傷心/難過呢,希望你也能調整一下,去問問看可以嗎?」

男AS「……好吧,有道理,我去問問看好了」

↑以上例句是提升成功率,不是絕對成功

 

#與亞斯溝通最困難的是:要改變的是你自己的核心系統,而且要掌控全場,成員兼主持人

NT人要變的很誠實、坦誠,以利資訊比對、交換(不過亞斯並不會因你的坦誠而改變主意,只是彼此容易溝通罷了)

NT人要坦露情感、表達清晰,而且要知道還是會被拒絕(亞斯不太會秀秀,也不會感動你這樣說而加分)。NT人在心裡受傷時,都快要倒下了也還是要記得跟亞斯說「對我抱抱拍拍、不要解決問題和說教,不能做至少要閉嘴」

與亞斯溝通最困難的就是這樣,要改變的是你自己的核心系統,而且要控全場,成員兼主持人。其實講起來有點像「照顧者」。

如果亞斯伴侶知道你的努力,即使他不懂原理但也願意配合就都還好,如果NT人是單打獨鬥就會累得快老得快,請務必尋求外部支持


232會員
164內容數
亞斯伯格(AS)、過動特質(ADHD)及邊緣性人格(BP)整理專區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