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化

閱讀時間約 2 分鐘

當年,我還在二十歲初頭時,曾全身心投入於日本的某種習俗中。

那是一種以飲酒會的形式,增進上司與前輩之間的親密氛圍的儀式。

在當時的日本,拒絕參加這類聚會常被視為失禮的行為。

因此,這些飲酒會幾乎帶有半強制的色彩。

我們經常聚集在破舊酒屋的溫暖燈光下,邊享受著炭火燒烤的香氣和瀰漫的煙霧,邊忘記時間地談天說地。

這樣的環境確實具有其獨特的魅力。

美食與酒精,以及那圍繞周圍的氛圍,總是吸引著我的心。

raw-image

同時,從年長者那裡經常能學到一些寶貴的人生課題。

然而,在這連串宴會中,有一件事讓我感到非常煩躁。

那就是長篇大論。

前輩們會反覆講著同樣的故事,投擲同樣的問題。

這讓我彷彿在聽一張瑕疵的唱片,被迫無休止地聆聽著不和諧的音樂。

既然對方不是錄音機,也無法更換或修理,更不用說用敲打的方式去修復。

我曾經自誓:「我絕不會成為這樣的大人。」


歲月流逝,今年我已經37歲。

自從搬到台灣後,我又認識了一些年長和年輕的朋友。

不久前,我有機會與一位接近60歲的年長友人共飲。

曾經的我對於長篇大論感到厭惡,但現在是否已經建立了耐性,或者已經能夠享受與長者寬容共處的時光,這已不再是一種痛苦。

從經驗中我理解到:「老人家喝醉了就會這樣」,所以我並沒有太多想法。

然而,隔天與他共進午餐時,他彷彿重新開始講述前一晚醉酒時的話題,並重複同樣的問題。這讓我深感恐懼。

午餐後我們一起去了咖啡館,但那不是對話的延續,而只是彷彿無窮無盡的故事又重新開始了序章。

我重新感受到對成長老化的恐懼,並再次自誓:「我絕不會成為這樣的大人。」

raw-image


某天,年輕的朋友向我求助,我們一起去喝酒了。

我們邊喝酒邊談話時,我突然感到不安,擔心自己是否講話太長或重複同樣的話題。

這讓我想起以前女朋友通過電話說「我有話要說」時那種莫名的恐懼和不安。

隔壁桌酒醉的顧客的大聲喧嘩也逐漸不再入耳。

擁抱著內心的不安,我自問:「我是否已成為自己曾經厭惡的大人?」

這位年輕的朋友可能意識到了我的心情,也可能沒有,但他以非常舒適的節奏聆聽著我的話。

愈談愈感到成為「大人」的恐懼,以及由於關懷而希望將自己所有的經歷全部教導給他的衝動。

我已成為了一張壞掉的唱片。

他無法將我送去修理,也不會用敲打的方式修復我。

他肯定也在心裡誓言:「絕不會成為這樣的大人。」

我通常不會在社群發布的散文或是筆記,以後會陸續在這裡分享。 包括我經常光顧的餐廳,最近買的東西,過去的一些回憶,還有日常生活中的點點滴滴。 或是最近在思考的社交媒體策略等等, 這些平時寫完就刪的文字,我會開始在這裡發布。 想要窺探我的內心世界,或是想要享受更平和的社交媒體樂趣的你,歡迎來這裡看看。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