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北歐動物森友會 (1):北歐神話與北歐貓貓

閱讀時間約 5 分鐘

想想北歐神話裡的動物,比較為人所知大概是渡鴉、龍、蛇、狼、馬、豬牛羊等,其實也是有出現兩隻貓貓喲!可惜的是,牠們的名字沒有留下來,只知道是女神佛蕾雅的車夫;然而透過其他線索,殼蟻發現卯迷們不只能拉車,還是一種魔寵?

raw-image

北歐神話中貓就只是交通工具?

北歐神話原典之一《散文埃達》(Prose Edda) 的〈欺騙的吉爾菲〉(Gylfaginning) 中第 24、49 節中提到貓,都是以異教神佛蕾雅 (Freyja) 坐騎的姿態登場:

24. Salr hennar Sessrúmnir, hann er mikill ok fagr. En er hon ferr, þá ekr hon kǫttum tveim ok sitr í reið.
祂的大殿「座室」(Sessrúmnir) 宏偉而美麗。出行時,祂乘著兩隻貓,於拉車上駕馭牠們。
49. En Freyr ók í kerru með gelti þeim er Gullinbursti heitir eða Slíðrugtanni. En Heimdallr reið hesti þeim er Gulltoppr heitir, en Freyja kǫttum sínum.
接著佛雷駛來祂的戰車,由野豬「黃金之鬃」或稱「恐懼之牙」所拉動,海姆達爾則騎著祂的馬「黃金之頂」,而佛蕾雅也驅策著祂的貓。

在作者斯諾里 (Snorri Sturluson) 筆下,貓 (kǫttr) 指廣義上長得像貓的一切動物(黃鼠狼、貂也算);儘管兩隻貓貓的細節不明,確定的是,佛蕾雅與貓貓們之間有對應或象徵。

其中關連性可能建立在貓貓的特質,牠們富有好奇心,被玩弄時會牙起來,卻也能溫柔呵護後代;幾乎就是北歐神話中,佛蕾雅的性格寫照。根據《詩體埃達》(Þrymskviða, Poetic Edda),佛蕾雅怒起來,就連索爾 (Þórr) 也要畏祂三分。

不過,讓卯迷拉車車是不是太虐貓了?

raw-image

挪威的森林貓 or 歐亞猞猁?

與現代流行的家貓不同,挪威森林貓 (Skogkatt) 體型大得多,還有一身防禦嚴寒的毛皮;大家的毛小孩大概 4-5 公斤重,而挪威卯迷殼蟻長到 9 公斤,幾乎是 2 倍大。身體強壯結實,不只爬樹,甚至能攀岩。

既使如此,讓大貓貓拉車車恐怕還是不容易想像,既使佛蕾雅的體型,如果以維京時代平均女性身高來算是 1.6 米,健康體態的佛蕾雅少說也有五十公斤重(我竟然在估算女神的體重…真是大不敬)。

由於「貓」在當時泛指一切貓科或長得像貓的動物,也可能想像的是歐亞猞猁 (Eurasian lynx);牠們廣泛分布於歐亞大陸的高緯度山地、森林間。

挪威森林貓已經算手長腳長了,但與猞猁相較之下,就是人類之於巨人的比例。成年的歐亞猞猁體長可至 1 米以上,體重大約二十多公斤,拉起車來又更和諧了一點。

不論如何,佛蕾雅的貓貓畢竟出自神話,與其探究對應的真實動物,不如捕捉牠的符號意義更豐富一些;比方說,魔寵?

raw-image

天生的北歐魔寵?

從前聊到索爾首次大戰中土大蛇 (Jǫrmungandr) 的場景,蛇蛇被施了魔法,變成貓的形象,可能也隱喻了貓貓的魔法屬性。

通常殼蟻從「如何對待動物製品」,來解讀異教傳統中看待該類動物的視角;偉大戰士的葬禮值得獻祭馬匹,古老的巫術也會用上馬頭 (níðstǫng),馬可說是具有神聖性的動物代表。

同理,貓貓也有類似的線索,出現在《紅色埃里克薩迦》(Eiríks saga rauða) 第 4 章,提到一位女預言師 (spákona),詳細描述了她身上的配件,包含貓貓:

Hon hafði á hálsi sér glertǫlur, lambskinnskofra svartan á hǫfði ok við innan kattarskinn hvít.
她脖子上掛著琉璃珠,頭上戴著黑色的小羊皮兜帽,內襯是白色的貓皮。

不僅如此,還提到:

Hon hafði á hǫndum sér kattskinnsglófa, ok váru hvítir innan ok loðnir.
她手上戴著貓皮手套,內裏是白色的且毛茸茸的。

古北歐文化裏,男性往往被期待把天賦都拿去點戰鬥技能,魔法技能則是女性角色的職業點數;再一次呼應神靈佛蕾雅在北歐神話中的特殊身分,因為屬於女性的巫術 (seiðr),正是由佛蕾雅傳授給阿薩神族 (Æsir)。

斯諾里的另一部著作《世界之圓》(Heimskringla) 的〈英林加薩迦〉(Ynglinga saga) 中第 4 章提到:

Hon kenndi fyrst með Ásum seið, sem Vǫnum var títt.
她首次讓阿薩神族認識了巫術,這是華納神族的習俗。

除了上述文獻,在某些考古文物中,也能發現貓貓輪廓的裝飾品、饒富趣味的小物,乃至於作為陪葬動物,似乎在在說明了卯迷的超自然面向。

raw-image

尤其,維京藝術 (Viking art) 的神話級遺跡——奧斯貝爾格船 (Oseberg Ship) 中,也有大量貓貓週邊,下一篇會帶大家瞧瞧它們;以及,近期不同於魔法貓貓的主張。或許,貓貓對古北歐人來說,沒有我們以為的那麼魔性?

▋ᛏᛁᛋᛁᛣ᛫ᚢᚴ᛫ᚼᛁᚱᛅᛣ᛫ᛁᚴ᛫ᚼᛅᛁᛏᛁ᛫ᚢᛁᛏᛁᚢᛅᛣ᛬ᚢᛁᛚᚴᚢᛘᛁᚾ᛫ᛏᛁᛚ᛫ᚢᛁᛏᛁᚢᛅᚦᛁᚾᚴᛁ ▖女士們、先生們,我是異教人,歡迎來到異教人議會 ᛉ. 北歐神話、盧恩文字、維京人、異教 ᛉ. 講座/課程/撰稿/諮詢/文藝推廣 ᛉ. 週二、週五更新 ᚦᚯᚴ.ᚠᚢᚱᛁᛣ(謝謝你)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