悅讀漢魏詩|《東門行》的悲憤與决絶

閱讀時間約 2 分鐘

東漢末年,政局紊亂,朝中有外戚宧官當政,軍閥起事;社會有盜匪興起,四處流竄;整個社會貧富不均,民不聊生。樂府古辭《東門行》,就產生在這樣的背景。

這首詩被收錄在郭茂倩所編《樂府詩集·相和歌辭·瑟調曲》之中,是一首雜言體樂府詩。主題在敍述一個男子,陷於貧窮的絶境,已打算為非作歹。全詩如下: 出東門,不顧歸。來入門,悵欲悲。盎中無鬥米儲,還視架上無懸衣。 拔劍東門去,舍中兒母牽衣啼:「他家但願富貴,賤妾與君共餔糜。上用滄浪天故,下當用此黃口兒。今非!」「咄!行!吾去為遲!白髮時下難久居。」

依據全詩的內容,大致可以分為兩大段。開篇前六句為第一段, 自「拔劍東門去」至結尾為第二段 。

第一段敘述這個男子已困於貧窮,無計可施。步出東門,原本就决定不再返家;但畢竟割捨不下,還是回到家中。一入家門,抑制不住極度的悲愴。為什麼呢 ?因為裝米的盎,已空無米儲;回頭看家中的衣架, 也無一件衣物;可謂家徒四壁,毫無指望。這個貧賤男子,出而復歸、又歸而復出,顯示他已到走投無路的地步,內心的悲憤,也就不言可喻。

第二段描述他正要拔劍而出,打算回到東門,被他的妻子,也就他幼兒的媽,拉住衣服,啼哭勸阻。 她動之以情説:「別人但願能富貴榮華,我情願與你同甘共苦,吃稀飯(共餔糜)渡日便好。」接著 ,求求你看在老天(滄浪)的份上, 看在年幼孩子(黃口)的份上,千萬別出門為非作歹。…」她誠懇地告誡丈夫:「此刻的行為不對!」(今非)。

從第二段妻子的話中,她深知自己的丈夫也有過掙扎,但她冷靜地作最後的勸阻。怎知他丈夫,早已橫著良知,心意已定。 他的回應竟是:「叱!走開!我非出去不可,現在出門都嫌遲!頭髮都快愁白落盡!過這種日子!不知還能撑多久!」 這位貧賤男子已經豁出去、也鐵了心,要去為非作歹。

詩中的男子,因著「盎中無米,架上無衣」,無計可施,「拔劍東門去」已成定見。當妻子未能阻止他出門,家破人亡的悲劇已可預見。他們夫妻這兩段對話,儘管非常簡短,卻迸發出強大的「戲劇性張力」,我們除了同情這家人的遭遇,也對這個妻子,產生莫大的悲憫與敬意;至於這個男子的愚行,雖然可理解,但他悲憤的心態與决絶的行為,卻也只能坐看悲劇發生。

這首樂府古辭雖然採取「雜言體形式」,用字却十分簡練,句型也長短參差,讀來跌宕頓挫。讀畢此詩,不難發現其寫實性很強,從中不難管窺東漢末年世道的崩壞、社會生活的艱困;平民百姓既無以維生,漢朝即將覆滅,也在意料中了

興大綜合教學大樓

興大綜合教學大樓


    2.4K會員
    516內容數
    沙龍主持人多年前曾在UDN設置〔韓孟子的藝文空間〕開始數位平台寫作,至今退而不休,勤於筆耕,作品散見各平台。有基督信仰,思維正向誠摯,擁抱多元價值,對各知識領域都懷有敬意。樂於結交文友,携手同行;共同實現寫作理想。歡迎文友以合宜文字、開放心態暢談世事、分享生活思維與閲讀的蹤跡;更歡迎文友推薦加入,関注贊助,瀏覽追蹤。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