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在即永恆 Tonight's our only night─《愛在黎明破曉時》

2019/05/19閱讀時間約 6 分鐘
一切是多麼的浪漫。
在維也納街上跳舞
一直有聽說《愛在》三部曲很好看,但因為年代久遠,遲遲沒看。
在一個劇荒的週末,點開了影片,彷彿去了一趟維也納,明白為什麼豆瓣為何分數這麼高。

從一開始在火車上的相遇,到最後在車站的送別,一個晚上,所有的互相傾吐,都讓人覺得命中注定。
一部電影,故事只圍繞著兩個人,其他只剩下路人,一個晚上,他們所走過的維也納,燈火闌珊。
他們談了很多,談過去,談未來,說了很多想法,小爭執;他們親吻彼此,牽手逛維也納,搭了船,去了夜店喝酒,看了街頭表演,算了手相。
僅僅一個晚上,感覺是一輩子。
這真的是浪漫到無可救藥的一部電影。

在火車上相遇
◎火車上
女:「你聽說過年齡會導致夫妻間失去互相傾聽的能力嗎?理論上男人會喪失聽高音的能力,女人會喪失聽低音的能力,我想這是一種相互抵制。」
男:「我想是的,自然法則是讓夫妻白頭偕老而不是互相殘殺。」
女:「我父母從沒真正談論過我會談戀愛結婚生小孩的可能性。甚至我還是小女孩時,他們就要我考慮未來的職業,例如室內設計,律師或諸如此類的。我對我爸爸說我想當作家,他就說做記者;我說想開個流浪貓收容所,他就說做獸醫;我說我想當演員,他就說做電視主播。這使得我的理想抱負慢慢轉變成了現實的賺錢手段。」
男:「我很小的時候就善於洞察謊言,當別人說謊時我總是能知道。到了高中我決定聽聽大家認為我這輩子該做什麼然後反其道而行之。沒有誰會當真,我只是不喜歡別人將想法強加在我頭上。」
女:「但你知道嗎?如果父母從不在任何事上完全否定你,而是友好的給予支持,那會讓你很難抱怨。那怕他們做得並不對,這是一種被動攻擊。你明白嗎?我討厭這樣。」
在公車上
◎公車上
男:「愛是很複雜的。我告訴過一些人我愛他們,而且我是認真的,但愛是完全無私的付出嗎?愛是一件美好的事嗎?不完全是。它就像…我想我無法說清。」
女:「我討厭遠在千里之外的戰爭,人們在死亡,但沒有人知道該怎麼做,也許根本不在乎,我也不確定;我討厭媒體試圖控制我們的思想,很難形容,但是一種新的法西斯主義。」
男:「你相信輪迴轉世嗎?很多人都談論前世這一類的話題,那怕在特定的場合他們並不相信這一點,人們相信靈魂是永存的。我的想法是,5萬年前人口還不足100萬,1萬年前大約有200萬人口,而現在世界上有50-60億人口。如果我們都有屬於自己獨有的靈魂,那他們是從何而來的呢?現在人的靈魂只是原有靈魂的一部分嗎?如果是的話,就表示每個靈魂在過去5萬年分裂成5,000個,對地球而言只是一瞬間,我們最多只是人類史上微不足道的一部分。所以我們才這麼分散?所以我們才這麼獨特?」
墓園
女:「如果沒有任何親友知道你已經死了,那就像沒有真正死去。大家可以替你做最好或最壞的設想。」
維也納街邊
女:「我覺得生在哪個時代並不重要。看看我的父母,68年5月事件,憤怒的年輕人反對一切,政府及其保守的天主教後台。我出生之後,我父親成為了成功的建築師,他建造橋樑時我們周遊世界,還有塔和別的什麼。我真的沒什麼可抱怨的。他們愛我勝過一切,我在他們努力營造的自由氛圍中長大。對我而言,這是另一種形式的抗爭。我們還是面對相同的問題,卻不知道是和誰對抗,敵人是什麼。」
男:「我不知道是否真的有這麼個敵人。所以的父母都不會教育孩子,有錢人的父母給孩子太多,窮人則反之;關愛太多,關愛不夠,或是遺棄或是教些錯誤的東西。我父母是兩個相愛並不太深的人。他們決定結婚、生小孩然後盡量對我好。……我記得我媽告訴我,當他告訴我爸他懷孕時,我爸並不是很想要我,他很不開心。生我是個大錯誤。這對我的思想影響很大,我習慣從一個不該存在的人的視角看世界。事實上我對此頗感自豪,就好像生命是我自己創造的,就像我是宴會上的不速之客。」
女:「為什麼大家都覺得衝突很糟糕呢?爭執能帶來很多好的事物。」
男:「對,我也這麼覺得。我常在想如果自己能面對現實,面對生活中可以預見的艱難之處,也許就不會那麼鬱悶了,遇到了好事時會為之高興。」
《Milk Shake》
白日夢般的幻想
眨動了密長的睫毛
哦 親愛的 滑過你美麗的臉龐
在我的酒杯裡墜入一滴清淚
凝視你純淨的雙眸
了然了你是我生命的意義
仿佛奶昔在蛋糕的甜美中交融
我像那恍惚中浮現的天使
在夢幻中遊弋飄蕩
怎忍再看你芳心百轉
卻如何才能兩情相悅
不知曉我來自何方
更不知哪裡才是我們的歸宿
只管擁抱生活
就像溪流終要匯入江河
迤邐而下,隨波逐流
你中有我 我中有你
本該如此
可知我心?
終知我心!
咖啡廳的虛擬電話對話
女:「女權主義是男人發明的,好讓他們更方便鬼混。女人解放腦袋、解放身體,和我上床,我們都是快樂自由的,只要能滿足我的色慾。」
男:「這也許包含有生物學的因素。如果你有個島,島上有99個女人和1個男人,1年後也許會多出99個孩子;但如果島上是99個男和1個女人,1年後就只可能有一個孩子,所以…」
女:「我猜島上也許只會留下43個男人,為了和那可憐的女人性交他們會互相殘殺。而另一個島上會有99個女人和99個孩子,但不再有男人。因為她們會把他生吃掉。」
男:「某種程度上,女人並不介意毀掉一個男人。」
維也納公園
男:「如果現在有人讓我選擇,永遠不再見到你還是娶你,我會娶你,也許是所謂的浪漫過頭,但很多人結婚的理由比這更少。」
女:「我們幹嘛把一切變得這麼複雜?」
破曉
女:「當你前面談到,幾年後一對夫婦如何開始彼此討厭,預期對方的反應,厭倦對方的言談舉止。我認為對我正好相反。我認為當我瞭解了一個人的一切時,我才真正墜入愛河。他頭髮怎樣分,哪天穿哪件襯衫,確切知道在某一場合他會講哪個故事,當我知道這些時,我才肯定我真正愛上了。」
維也納的船上
維也納的船上
這真的是一部太浪漫的電影了,每一個畫面,每一個神情,每一段對話,既青澀又富含想法。
建立起兩個人的個性,我們透過對話更加了解兩個人的個性跟過去。
他們給彼此的感覺是:「omg,我真的好想跟他在一起,好想一直跟他在一起。」
23歲的你,如果在異地也遇到了這麼對的人,你會做出什麼樣的選擇?
對我而言,這部電影的結局,已經是最好的結局,即使半年後沒有人出現,也沒有關係。
因為這一晚,不管我是決定下車的女人,還是鼓起勇氣邀請的男人,我都覺得非常值得。
這一晚,真的太美好了!
片中有一段是在唱片行聽音樂的畫面,兩位主角真的演得太好了,好喜歡這首歌以及這裡他們兩個人的表情及肢體語言。
如果現在有人讓我選擇,永遠不再見到你還是娶你,我會娶你,也許是所謂的浪漫過頭,但很多人結婚的理由比這更少。

Movie info
illustration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不正田心
不正田心
不正田心 =歪思|上了年紀的少女,尚未出人的老人|玖零後|外星人星座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從 Google News 追蹤更多 vocus 的最新精選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