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聯儲及中國央行疫情後的貨幣政策─貨幣及美元的本質(10)

閱讀時間約 5 分鐘
作者:陳華夫
高盛(Goldman Sachs)投資銀行在2020/8/9日的報告:《What's Behind The Dramatic Difference Between The Fed And The PBOC's Balance Sheets》中,詳述了美國及中國央行疫情後的貨幣政策之戲劇性差異,及日後的影響。
如眾所周知的,美股2020/3/9、12、16、18史無前例的10天之內4度熔斷,美聯儲連忙推出零利率與「無限QE」的激進貨幣寬鬆政策,以拯救美股。(見拙文美聯儲「無限QE」成功的止跌美股?─美聯儲的本質(6))因而造成美聯儲資產負債表從3月到5月擴張了近3兆美元(約占美國GDP的14%)。(請看拙文美聯儲膨脹資產負債表的大量印鈔之美元貶值「後遺症」─貨幣及美元的本質(1)
依據高盛的報告,美聯儲資產負債表的資產(Credit )端增加了國債和MBS (Mortgage Backed Securities─不動產抵押貸款證券)。相對應的,負債(Debit)端增加了「銀行準備金」(Bank Reserves)─也就是說,美聯儲以新增的「銀行準備金」在市場上購買了大量的國債和MBS(抵押支持證券, Mortgage-Backed Securities)。而中國央行的紓困疫情之寬鬆貨幣政策卻與美聯儲相反,中國央行的資產負債表從1月到6月實際收縮了近1萬億人民幣(約1,428億美元,約占中國GDP的 –7 %)。
為何同樣是紓困疫情的寬鬆的貨幣政策,卻對央行的資產負債表有如此大的差異呢?(詳細,請看拙文請看懂美聯儲等央行的資產負債表─美聯儲的本質(1)
依據英國「金融時報」報導,中國央行啟動的寬鬆機制是降準─即降調存款準備金率。這將減少中國央行資產負債表中負債(Debit)端的「銀行準備金」,是實質的縮表─即縮小中國央行的資產負債表規模。而商業銀行在中國央行降準後,則有較多的資金放出貸款,貸款乘數效應變大,廣義貨幣M2就擴張,達到中國央行貨幣寬鬆政策的流動貨幣量增加,而基礎貨幣(人民幣)量卻幾乎沒有變化的結果。
但美國第二波疫情的爆發和經濟及就業的持續低迷,貸款貨幣乘數今年有所下降,貨幣寬鬆政策只能靠「無限QE」的大量印鈔(印製基礎貨幣),以拯救低迷的經濟。但如此,造成美聯儲資產負債表巨幅膨脹,美元便更失去了吸引力,美元指數從2020/3月直線下跌至2021/1/20日的90.4,從3月中的高點起算,重貶超過12%。(見拙文美聯儲膨脹資產負債表的大量印鈔之美元貶值「後遺症」─貨幣及美元的本質(1)
中國央行之所以採取降準的保守數量型貨幣政策,是為了穩定人民幣匯率,因為中國的廣義貨幣M2存量達到30兆美元。而中國的外匯儲備只有3兆美元,所以需提高利率,穩定金融,避免資金外逃,影響匯率。
而美聯儲的無限印鈔造成美元大幅貶值(詳見拙文美元大幅貶值仍不足以終結美元霸權─貨幣及美元的本質(4)),雖短期內不足以動搖美元霸權,但美元持續貶值,將大大削弱美元霸權。(見拙文美聯儲膨脹資產負債表的大量印鈔之美元貶值「後遺症」─貨幣及美元的本質(1))。
(圖片來源:美元指數)
為什麼會看到廣告
468會員
248內容數
思想家─理解、解釋、預測世界。發表:9篇「深度政經分析」、6篇「現代開悟之洞識」、10篇「學習的本質」、13篇「美中關係」、4篇「驀然回首」、21篇「文學與藝術」、36篇「科技與智慧」、9篇「圍棋的本質」、40篇「美中經濟」、28篇「美股的本質」、12篇「美聯儲的本質」、12篇「貨幣及美元的本質」,共201篇。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