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he Stories of Our Kitchen|又辣又恰的韓式辣炒年糕恰恰雞

2020/08/16閱讀時間約 3 分鐘
腦海中第一個閃過烹調韓式辣炒年糕雞的畫面就是一定要把雞腿肉煎得表皮金黃酥脆,並幻想著一口咬下,鮮嫩的雞肉湯汁熱騰騰地沾在舌唇上。因此,這個「恰恰」不是人(好像在罵誰不是人,作者並無此意),而是名符其實的韓式辣炒恰恰雞,鮮嫩的雞腿肉,大大方方地與韓式辣醬裹得你儂我儂,辛香辣味,夠味的恰到好處,又「辣」又「恰」,若把這道菜比喻為美人,肯定是位頗具個性的美人兒,非誠勿擾,恰恰雞的多層次口感,您準備好招架了嗎?
說到底,到底什麼是「恰恰」呢?「恰恰」是台語裡面形容食物煎得非常酥脆的意思,那為什麼我不乾脆形容成「韓式辣炒年糕『酥脆』雞」呢(其實,好像也是可以齁)?因為我總覺得台語裡面許多形容詞都具有貼切狀態加強意味,例如:冷吱吱(非常冷)、紅記記(顏色非常鮮紅)、醉茫茫(喝得非常爛醉)......,看到這類兩個疊字重複出現的台語字詞,都會有種強烈的情緒油然而生,就好像我彷彿看見一隻冷到快死的貓在雪地裡蜷縮成一團,拼命發抖,或記憶起微積分考券被老師圈畫得滿江鮮紅,接著便找了幾位同病相憐的好同學模仿失戀般喝個爛醉如泥(以上故事純屬虛構),因此,我固執地認為強烈的情緒必須用強烈而獨特的形容詞才能到位,而台語那些帶有聲音韻律感的形容詞便再適合不過了,故取名為「韓式辣炒年糕恰恰雞」的同時,我彷彿已經先嚐了一口雞皮被小火慢煎得「卡滋卡滋」作響的韓式辣雞。

|食材|

  • 雞腿肉
  • 韓式年糕
  • 紅黃甜椒
  • 起司片
  • 青蔥
  • 醬油
  • 味霖
  • 鹽巴
  • 雞粉
  • 糖(細砂糖)
  • 韓式辣醬
  • 開水

|做法|

  1. 雞腿洗淨,切塊備用。
  2. 薑磨成末;青蔥切成蔥珠;黃紅甜椒切片,備用。
  3. 平底鍋放油,將雞腿有雞皮的那面先下鍋,以小火慢煎至雞皮酥脆(即是台語「恰恰」的口感)。
  4. 接著,倒入薑末、醬油、味霖、韓式辣醬拌炒,並以少許鹽巴、雞粉及糖調味。
  5. 鍋中倒入適量開水,並加入韓式年糕,蓋鍋蓋,以中火煨煮約10分鐘。
  6. 開蓋後,收汁熄火。加入起司片及紅黃甜椒,快速利用鍋內餘溫拌炒。
  7. 擺盤後,撒上少許蔥珠裝飾,即可享用。
由於我沒去過韓國,因此,正統的韓式辣炒雞,我一次也沒嚐過,即便是在台灣街坊吃過的「台版」韓式辣雞也都不能算數(唯有如此,我之後才有理由去韓國啊)。我偏執地一心想著:「要吃屬於韓國發源的食物,當然一定要由土生土長的韓國人做才行啊」!不過,話雖如此,我家的韓式辣炒雞,雖然也不真正「韓」,但是,即便如此,那份「『偽』韓式辣炒年糕恰恰雞」卻已足夠安撫了一名女子於深夜看著韓劇,拼命想吃那盤紅通通辣雞的心情。韓劇裡的食物總是透過螢幕飄香而來,每每想到這裡,我不得不佩服韓國人真的很會行銷自己國家食物,光是看著韓劇,就能讓人垂涎欲滴,食指大動。有那麼些許片刻,吃著韓食,看著韓劇的我分了神去想著:「身為台灣人,我也實在很想『台』味十足地從廚房裡,意氣風發地端出一道道霸氣外露的台式料理啊。」
我家的韓式辣炒年糕雞有一點自家的台味,用了醬油、薑末醃雞,佐上半融化的起司和微辛辣的韓式辣醬依然百搭。費了功夫慢煎了雞皮,淋上了台韓交織的醬汁,端看數秒,我莫名地為了配色好看,再切了紅、黃甜椒入鍋,幾乎沒炒,而是用鍋裡的餘溫拌著,這樣吃著辣炒年糕雞多了份蔬果的清脆,甜而不膩口,堪稱我家廚房料理的得意傑作。「甜椒不是西洋的食物嗎?」掃盤之後,我在心底悶悶地為食材貼上了標籤,想來想去,著實難以為這盤辣炒年糕恰恰雞頒發一個合適的國籍,融合了西洋、台灣和韓國味的辣雞,完全不正統,不過,甜、鹹、辣,脆皮、嫩雞與爽口的鮮蔬一應俱全,如此,便不過分奢求什麼了。
人活著就不可能避免被亂貼標籤,但那些標籤只是別人狹隘看待我們的方式,因此,無須向多人解釋,亦無須為被貼上的標籤煩心,只要能對自己認同,自家的料理又何須與人較勁,家傳食譜亦毋須對得起外人口味。
illustration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221會員
233內容數
|The Stories of Our Kitchen| 雖然我能懂一個人做料理的優雅,不過,我偏愛為所愛之人洗手作羹湯的感動。 即便我隻身一人也能好好吃飯品茶,然而,我更著迷和所愛之人分享美食與咖啡的濃情。 如果問我,生活是什麼?我會說:「柴米油鹽醬醋茶,像極了最極致的親密」。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從 Google News 追蹤更多 vocus 的最新精選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