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輯嚴選
小說創作者的心法和心魔:別相信任何人!

2020/11/16閱讀時間約 5 分鐘
衝著仰慕已久的許榮哲老師報名了2020金車小說創作課程。因為我本人比較現實的關係,這兩天課程期待的實用層面,還是覺得比重偏少;不過關於寫作者在創作過程中要面對的心理問題,老師們還是有很多很棒的分享。本文的分享筆記可能會比較多著重在「華語首席故事教練」許榮哲老師,以及逗點文創結社總編輯陳夏民(老師說不要叫他老師)的部分。

寫作者心法:別相信任何人


許榮哲老師僅僅兩小時的課程,覺得實在太短了。雖然目前市面上也買得到老師的著作和線上課程,但我還是喜歡實體課啊!(以上碎念)
角色性格刻劃大於場景和對話。
老師分享羅貫中以「曹操殺呂伯奢」刻劃曹操人物性格,是相當清晰明確的實例。透過曹操刺殺董卓,凸顯他的「英雄」特質;接著因懷疑呂的家人的背叛而殺害其全家,凸顯「多疑」性格;發現誤殺後,又下手殺害呂伯奢,則帶出「寧可我負天下人,不可天下人負我」這句名言。這個人物的「梟雄」特色,於焉定型。劇情同時安排了陳宮這個角色,發揮讀者的眼睛作用,在一旁幫助讀者看懂這些事件的用意。
能讓筆下人物先壓抑再矛盾,就能勝過很多小說家了。
把角色逼到臨界點,就什麼事都做得出來。
你總不會希望你的筆下人物健康、快樂、平安吧?
我想這也是許多說故事教學中會強調的概念,或許換句話說:要先製造衝突,才會發生精彩的故事。
沒有一件事是偶然,其中都有規律在運作;只是世界上並不只有一種規律。
許榮哲老師在這堂課分享的內容,大多同時適用於小說及真實人生。

以老師的真實經驗來說,促使他走上天才之路的關鍵,其實是「相信自己是天才」。要給自己喜歡的事情一百次失敗機會,才能夠往天才的境界邁進。

身為一個寫作者,多去找別人的經驗做為參考座標是很重要的,但若完全相信,是很危險的一件事。因此老師強調寫作者必須做到別相信任何人

寫作者心魔:常常誤解他人的目光

獨立出版人夏民著重在創作者在「創作以外」該做的事,並談到很實際的心靈層面問題。

寫作是與自己的對話。看到自己的弱點、發現自己的普通,才能夠好好的發揮。誤認自己很強大而產生優越感時,是很危險的。

多花時間在自己身上,不用管外在的凝視。
不明對象的勝負心」相信是很多寫作者會面對的心魔;以及常常會誤以為自己是被很多人觀看的、在遭受批評時則會誤以為旁人的惡意是很多的。其實只要客觀一點去看,就會知道其實自己沒有被這麼多人關注;對自己懷抱惡意的人也只是少數,還是有人喜歡你的作品啊。

關於「誤以為自己是被觀看的」這點,嗯,我自己則是相反,覺得沒什麼人在看我的作品。至於「批評」,想起李洛克老師的故事日課中也提到,曾有寫作者在聽著他的建議時,臉色不斷地黯淡下來。要讓心靈強大到不被批評影響情緒,真的是非常不容易的事。

夏民不斷強調創作者「經營品牌」的重要性:「台灣很多作者都沒有自己的網站或部落格,這是很匪夷所思的。」這現象導致很多作者的資訊都相當零散。把自己的創作歷程好好做整理收納,其實也是在幫讀者的忙。
經營社群平台則是更基本的事,除了寫小說之外,平時也可以多開發帶狀單元、以小專欄形式寫作,除了可以重複進行類似的練習,也能活絡社群互動。此外,曾經寫過的文章都可以不斷再利用,當有與主題相符的時事發生時,就可以拿出來再次分享。
「寫作是長期的修練」,經營品牌是作者需要投注最大心力的,不能太過急切;一急切就會貪心。

關於許多創作者都關心的「投稿如何被看見」問題,夏民的回答相當殘酷:出版社其實很少看投稿,而較常在網路上尋找合適的作者。因此他建議作者好好經營網路和社群平台,並盡量參加比賽。社群的粉絲數並不是絕對的優勢,重點是要多發表好看的文章。


其他對我有啟發的老師語錄

陳又津老師:
  • 文學獎中,作品得獎的原因大多是沒有致命的缺點
  • 作者應拒絕無償寫稿,雇主的教育不能等。
  • 自由工作者的三要素:才華、準時、好相處,必須具備至少其中兩樣。──Neil Gaiman
  • 故事第一場戲該從哪裡開始?『攔腰法』──從中間開始,也就是你最在意的事件。
  • 「成名要趁早」這句話其實只有張愛玲一個人說過而已。寫作不用受到年齡限制,反而很多成功的小說家,都是四十歲以後才出第一本書。
周芬伶老師:
  • 目前的IP改編小說主流是長篇 。
  • 大陸的IP市場較成熟,台灣搶不贏的原因包括:打賞制度不普遍,大家也不慣用行動支付;以及電影市場太小。不過近幾年台劇也在崛起,想見你、我們與惡的距離、俗女養成記等,表現都很突出。
  • 戲劇和長篇小說是複雜的藝術;短篇小說和詩則是單純的藝術。(單純不等於簡單)
  • 寫作者應該到處跑、多做田野,在田野寫作。
  • 中文系所的學生因為有理論配備,且對文壇門道熟稔,因此很多文學獎都容易被他們囊括。(這點比較像是情報分享)
童偉格老師:
  • 小說的精神是秩序的重整,是叛逆的精神。小說若是對過去的意識形態表達支持,是不道德的作品;小說必須挑戰權威。──米蘭昆德拉
  • 從《包法利夫人》談寫實主義:只要能認真觀察且不帶批判地描述一個人,就能夠了解並原諒她。這是一種奇怪的文學情感,從中可以體會到生而為人的共感,所有不可解的罪行,都有可依循的邏輯。
  • 如果不知從何下筆,一律都從「我記得……」開始。
楊富閔老師(《花甲男孩》作者)
  • 先從最想寫、最想說的開始。
  • 空間裡的所有事物都可以誠為創作的來源,試著用自己的語言表達出來。
  • 在充滿嬸婆的世界裡(指的是老師成長的環境,台南大內),找到自己共感的方式。(記錄這句話,只是因為我喜歡這句型。)
註:這篇筆記是依照個人感受擷取,若有不足或摻雜主觀意識部分還請見諒。也歡迎各路文友前來交流討論!
►Facebook:沐謙
►Instagram:@muchienz_ig
為什麼會看到廣告
74會員
99內容數
這裡書評最多,推薦參觀「嗑書小劇場」。「影劇馬鈴薯」、「走走吃吃」和「碎碎念有益身心健康」也歡迎來坐坐。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