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輯嚴選
轉型正義四步驟,為何國民黨總是跳著做?

2021/01/14閱讀時間約 3 分鐘
轉型正義最常見的四步驟,是真相(Truth)、正義(Justice)、修復(Reparation)跟制度性改革(Instututional reform)。
如果有關心國民黨對待轉型正義的態度就知道,即使是黨內最支持轉型正義的人,永遠只會談步驟一的真相跟步驟三的修復,就像今天國民黨主席江啟臣講的:「如果有心真的要處理轉型正義的議題,最重要的是真相公布,才能進行撫慰、賠償。」
這就是台灣無法走出威權陰影的主因。
這四步驟可以分兩組,當我們往回看,重點就在真相跟修復,透過查明當時的情形,給予受難者心靈上的撫慰及物質上的賠償;而如果我們要一起往未來走,那重點就在於正義跟制度性改革,若是沒有正義、沒有對威權體制下的加害者究責,那即使走入民主,制度性改革仍不算完成。
因為民主自身的弔詭,就在於人民可以透過自由選擇,一步步重返威權的懷抱,即使建立了所謂的民主防衛機制,仍需要有足夠比例的人願意捍衛這個機制,而一個沒有透過轉型正義清除威權餘毒的社會,屆時會有多少人挺身而出?
就拿台灣的例子來說,至今已經解嚴30年,但台灣仍有一部分人覺得黨國體制下那些違反人權的舉措都沒有錯、都是為了更遠大的目標;還有更大一部分的人認為,在威權體制下,服從獨裁者、服從那些違反人權的命令是必然的,即使那些行為確實有錯,也不應該追究當時的加害者。
於是,當威權體制再度威脅我們的民主時,前者必然會高舉雙手喜迎他們心中的王,因為他們希望活在一元的社會中,不願意接受不同聲音的挑戰;而更多數人可能會是後者,即使心裡有著微微的不甘,但仍會違背本性地選擇服從,並且在心中一次又一次地為自我辯護,漸漸的,他們成為一台奉命行事的機器,不再思考行為的對錯,不再做出任何價值判斷。
這就是漢娜鄂蘭筆下「邪惡的平庸性」,更是米爾格倫說的:「服從威權造成最深刻的影響,就是責任感的喪失。」
會造成這種情形,就是因為我們的轉型正義一直跳過了「正義」(或者說究責)這個步驟,即使邁入民主社會,政府仍沒有把任何一個加害者送上法庭,透過公開、公正的程序,讓全民知道這樣的殘忍的行為是不允許的。並不是說一定要判出多重的刑罰,但至少要讓人民知道,即使在最惡劣的情況下,身而為人都伴隨著最基本的責任。
缺乏這樣一場大審,使人民對威權時代那些泯滅人性的迫害所知甚少,更沒有明確的是非判斷依據,因此,轉型正義在台灣,始終像是某些特定政黨的正義,更有許許多多像江啟臣這樣的人,把轉型正義當成政黨間清算鬥爭,卻無視轉型正義所要求的,不過就是最基本的人性。
當無辜的人命喪黃泉,我們義憤填膺地要揪出兇手,當無辜的人死在政府手中,我們卻只要求撫慰跟賠償受難家屬?在某些人心中,始終拒絕承認獨裁者犯錯的可能,也不願意為服從威權而犯下的錯誤付出代價,如此社會,怎麼可能做出真正有意義的制度性改革,又怎麼可能維持穩定的民主?
為什麼會看到廣告
illustration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6.1K會員
272內容數
大家好,我是艾德。 最近突然有感,報紙、網路媒體、新聞頻道各有立場,想靠文字評論生活就必須進入他們的體制,無形中也是接受了他們的束縛;方格子則提供了一個新的機會,看看我們能不能擺脫媒體的綁架,透過直接來自讀者的支持,得到真正獨立思考產生的文字,我想努力看看。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從 Google News 追蹤更多 vocus 的最新精選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