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輯嚴選
Noam | 札記1:《棒球大聯盟2》能不能打棒球跟想不想,兩者是有差異的

閱讀時間約 7 分鐘
總覺得啊,我們家是日本動畫《棒球大聯盟》的忠實觀眾捏(笑),從《棒球大聯盟》的主角茂野吾郎從小學打棒球打到美國大聯盟,一路看著他成長。到現在出了《棒球大聯盟2》兒子茂野大吾的故事,晚餐時間依然會準時收看。
老爸晚上再度轉台的時候,我心想:「上次沒看,阿現在是演到哪啊?」看著劇情,原本總是熱血努力的大吾,在比賽場上變得消沈木面,整個陷入黑暗。

我心想:「大吾發生什麼事了?我漏看了什麼啊!」正要轉身問我妹,更新一下劇情的時候,電視劇裡一個人物的出現,抓住我的目光,那個人是大吾的好朋友小光。
心裡的念頭繼續冒出:「蛤?小光出現了?」

回顧之前的記憶,大吾跟小光是小時候認識的,小時候的小光個性開朗、很有投手天賦,說著未來要跟大吾成為投補夥伴。也是因為這樣邀請的契機,大吾才開始認真請爸爸教他打棒球。

回神來到現在的劇情,看著大吾的隊伍跟小光的隊伍在比賽,但我以為兩人會來個久別重逢的笑容,可是越看越不對!小光的表情很不屑,而大吾一臉陰沈。

什麼情況?煮完晚餐一起來看的媽媽,看著大吾的表情,也問我們:「阿他是怎麼了?怎變這樣?」
繼續往下看時,才知道,原來之前小光朝著大吾說:「你讓我很失望,你好爛,你有在努力嗎?我不想跟你組隊了。」
看到這就理解了。難怪劇情裡的大吾打擊這麼大,畢竟小光是他進入棒球的初衷、是他前進的動力、是他最重要的朋友。

這時候我爸說了一句:「這樣就輕易被打垮了啊?」其實聽到這,我內在似乎有一點情緒出來,我無法辨識,但能感受到對那句話的不認同。

妹妹看著心灰的大吾問著:「他這樣會不會有創傷啊?」,「一定會」想都沒想,我就這樣脫口而出的回。
「我都已經這麼努力了!!!到底還要我怎樣拉???」大吾大吼著。
大吾很努力了,為了很強的棒球教練而就讀這所國中,偏偏他進來教練離開了。
好不容易找到的棒球隊員大多也都是女生,自己擔任起隊長兼教練。
平日要規劃日程、幫隊員訓練指揮、自己的練習只能回家做。

這樣的大吾卻被小光說:「你有在努力嗎?這兩年都在虛度光陰嗎?在跟女生玩棒球家家酒嗎?」這些話像是一顆否定的直球,否定了大吾一直以來的努力,重重的打進大吾的內心深處。

於是大吾開始自暴自棄,變了一個人,他不想努力了,他說自己不過就是個廢柴二世,一直以來怎麼努力都得不到成果。
劇情姑且就先提到這,也先講到這。
對我來說,更想多一點的思考大吾跟小光。

大吾說小光瞧不起他,那句話裡能感受到他的憤怒與不甘,而他怒吼自己已經很努力了時,也能感受到憤怒裡面更深層的是委屈。

況且小光的受傷是因為和大吾的相撞意外,大吾後來的自暴自棄,我想很大的原因跟自責也有關係吧,很深處的信念或許會想著:「都是我害的,我沒資格打棒球」。然後一邊壓抑著對棒球的熱愛,一邊數落自己能力差,還連累有天賦的小光。
而當爸爸吾郎跟兒子說:「那不是你的錯,而且你已經很努力了,在沒有教練的情況下能打到這個程度已經很厲害了。」大吾回說:「就算你這樣說,結果也沒有任何改變。」在我看來,我一直覺得對大吾來說,努力沒有成果不是他受傷的主因,而是小光否定了他全部的努力,才是最受傷的原因。
我原本很不諒解,小光對大吾說了這麼多過分的話,算是什麼朋友?

可是後來想想,小光,同樣身為二世,很有天賦,充滿熱情鬥志,偏偏和大吾的一場意外打碎了他的投手美夢。

但小光兩年間卻是咬搖苦撐的努力復健,某種程度也還是為了大吾吧,為了跟他的約定,要變強。

所以或許小光的憤怒著我咬牙復健是為了變強的約定,那你呢?

但那憤怒背後更深層的也許是心疼與失望吧。心疼大吾在這樣的環境很辛苦,沒機會變強。而失望背後一定是因為承載對大吾的期待跟在乎,或許小光比誰都相信大吾會變強並跟他相遇。
吾郎:「大吾,我不是問你能不能打棒球,而是問你想不想?兩者是有差異的。」
身為爸爸的吾郎在跟大吾的對談裡,有一段話讓我很深刻。

吾郎:「小光的「想」很強烈,「很想」復健成功打棒球、「很想」變強、「很想」打入大聯盟,那大吾,你呢?你想嗎?」

大吾很挫折的表示自己打不好、沒有成果,又不是每個人都像爸爸跟小光這麼有天賦。

而吾郎一邊跟大吾傳接球,一邊語氣堅定的說:「但大吾,我不是問你『能不能』打棒球,而是問你『想不想』打棒球?這兩句話是有差異的。」
我想吾郎比誰都看的清楚,自己的兒子對棒球的熱忱初衷,願他找回來,因為是熱忱帶人走得遠,也讓人閃閃發光的本質。
大吾跟小光是很有意思的對比。
前期的大吾有熱情卻沒才能,而小光有才能卻沒熱情,所以大吾對於打棒球都是卡在「能不能」的天賦問題,而小光則是卡在「想不想」的熱情問題。

但到了後期遇到挫折的狀態,卻是,大吾喪失了熱情想放棄棒球,而小光抓緊了「想要」而咬牙堅持轉而當捕手。
如何從「想」走到「能」,真的不容易。
對我來說,那個「想不想」或許問的就是一個人的初衷渴望。當一個人知道自己為什麼去做,足夠渴望,當跌倒的時候,即便不能,也知道自己為什麼要不斷爬起來,也更有力量去回應挫折,繼續前進。
所以先問自己:「我想不想?」
那如果想,繼續問:「那我要怎麼做?」

當我們在「想」跟「能」之間一路碰撞與努力,
或許有一天,你會發現,只要你「想」,你就「能」。

【後記】
要開始嘗試寫寫札記類型的紀錄,來練筆練筆了!

希望這是個統整跟思考紀錄的練習,我都很淺淺隨意寫,閱讀的各位還請多包涵哈哈,希望我能越寫越好,越能精準抓出主題核心跟寫作脈絡~之後再來慢慢修改文章內容!(時隔兩年,我真的有回來稍微修改囉!)
看完這兩集的動畫時,不知道為何,心裡浮現的主題是「初衷」這兩個字。

大吾跟小光走進棒球的初衷都源自「組成投捕搭檔一起打棒球」的這份承諾。
可是最後呢?這份初衷走成了怎樣的形式?初衷還在嗎?會變嗎?
若是沒了初衷,還要走下去嗎?

或許這也是個契機吧,讓大吾跟小光重新思考自己走入棒球的初衷,更核心的原因是什麼?是否要重新定義自己的初衷跟目標?
我也覺得很有意思,畢竟「初衷」這個主題,也很適合當我重新開始寫文、第一篇的札記呢~也讓我很好的思考那些問題,我的寫作初衷是什麼呢?若是遇到寫作挫折,我有多渴望,要如何回應跟前進呢?

坦白來說,我之前的狀態跟大吾很像,對寫作很有熱情,所以開始在這個平台寫文章。但越寫越覺得自己的文章沒有深度,觀點不夠深刻,開始質疑自己沒什麼能力,漸漸地想放棄熱情,消沉了好一陣子。
那個時候有一位老師,也跟吾郎說了一樣的話,他問我:「你想繼續寫作嗎?做你喜歡的事情?」我沒自信的說:「我怕我做不出個什麼成果,我怕我做不好」而老師很認真的看著我說:「嘿Noam,我沒有問你做不做得到、或是做的好不好,我是問你,你想嗎?你想不想去做呢?而且你都還沒開始做,你怎麼知道做不好呢?恩?」
所以標題的那句:「能不能跟想不想,兩句話是有差異的」也是我想送給看文章你們的思考跟分享,勉勵無論有沒有能力,有沒有成果,我們都可以一起去思考自己的初衷,也去嘗試喜歡的事情。(ps:Noam就暫且是我的筆名囉哈哈哈XD)
65會員
28內容數
療癒跟改變不是某個瞬間或事件的產生,而是累積了一段路自然而然的發生。在這裡我們一起好好記錄,慢慢長大。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