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am | 札記4:如果全家被殺是靈魂的安排,炭治郎你怎麼想?

閱讀時間約 7 分鐘
如果是我在出生前計畫了這場經歷,那究竟是為了什麼?——《靈魂的出生前計劃》

在某個夜晚,我不經意轉到了動漫台,意外發現鬼滅之刃正在播映〈鍛刀人之村篇〉的故事。

雖然我早已將漫畫看完,但在看動漫時,我發現隨著時間的推移,我對於劇情的記憶日漸稀薄,隱約有印象卻又沒有,像是重看一遍般跟著動漫高潮迭起的劇情而感到興奮不已。一邊沈迷的觀看,一邊呼喊著半天狗的脖子怎麼一直砍不斷啊!?並迫不及待的想往下一集看後續!

然而,電視只撥出兩集呀嗚嗚!耐心不足以等到下週繼續播映,卻又懶得重追漫畫的我,決定前往Youtube尋找一口氣看完鬼滅鍛刀村的影片!

接著又不小心往下看到了鬼王炭治郎的部分。

主公:「生物無一例外都會死去,只有意志是永恆不滅的」

無慘在生命的最後一刻,將意志託付給體內的炭治郎,把全部的血液跟力量注入給他,讓他成為克服陽光的最強鬼王。

當炭治郎睜開雙眼,對昔日的戰友大開殺戒時,在炭治郎揮起刀刃朝向伊之助的瞬間,被已經變回人類的禰豆子擋下,即便被炭治郎的利抓傷了肩膀,鮮血緩緩滲透出來,禰豆子也依然緊緊的擁抱她的哥哥。

圖片來源:Youtube@假裝冷酷的起靈

圖片來源:Youtube@假裝冷酷的起靈

禰豆子眼淚潸然落下:「哥哥,我很抱歉,我一直都一無所知,讓哥哥背負了一切,對不起。為什麼遭受痛苦的總是哥哥呢?為什麼拼命活著善良的人,總是遭到無情的踐踏呢?好不甘心啊!哥哥別輸!再堅持一會兒就好了,千萬別變成鬼,回去吧,回我們的家,好嗎?」

這幕讓我回想到第一集禰豆子變成鬼,炭治郎也是要她不能輸,不能吃人類!炭治郎沒有放棄變成鬼的妹妹,這對兄妹一路扶持到了鍛刀村,禰豆子在被陽光灼燒之際,笑著把哥哥推出去,並在最後克服了陽光。所以我相信炭治郎也不會輸。

而在最後這幕當中,角色互換的同時,禰豆子跟當年的哥哥一樣,沒有放棄變成鬼的她,不斷在呼喊著哥哥。同樣的,即便變成鬼王,炭治郎也沒有傷害一直抱著他,甚至流血的禰豆子。如同當年成了鬼的禰豆子忍著飢餓,甚至反過來保護哥哥不被義勇攻擊。

聽到禰豆子的呼喊,炭治郎:「禰豆子,哥哥其實也想回家,但是哥哥真的好累。神啊,求您讓我回家吧,我真的只是想跟妹妹一起回家而已。」

最後在香奈呼的藥劑,以及家人與同伴們的支撐下,炭治郎恢復了自我意識。

當千年的對抗落幕後,御史郎表示炭治郎第一口咬的是禰豆子,真是不幸中的萬幸,因為禰豆子曾經變成鬼,所以變回人類已經有抗體。

圖片來源:Youtube@假裝冷酷的起靈

圖片來源:Youtube@假裝冷酷的起靈

御史郎;「根據我的推斷,在忍小姐的藥物與禰豆子之中,無論少了哪一樣,你都可能無法變回人類,你真的是被上天眷顧的男人。」

「再來就是當時作為一隻鬼的你,展現出驚人的體質,沒過幾秒你就克服了陽光,可見你的身體要比禰豆子或無慘更適合當鬼,不過,你直到最後一刻都殘留著些許的自我意識,這真的很厲害。這一路走過來,真的辛苦你了!

聽到御史郎的這段話,我的腦海浮現出一個念頭:「或許這一切都是安排好的。」因為只有炭治郎可以打敗無慘,那麼唯有讓炭治郎一家死掉,炭治郎才能踏上滅鬼的道路,具備強烈的決心要消滅無慘。而只靠炭治郎一個人是不夠的,所以禰豆子必須變成鬼,才能夠用血鬼術一路幫助他對抗其他的鬼。

如同御史郎所說無論少了哪一樣都不行,不論是全家被滅,又或是禰豆子變成鬼。同時他是被上天眷顧,因為這一切都是安排好的。而前面千年鬼殺隊成員的犧牲與傳承,都是為了等待炭治郎與禰豆子的到來,讓千年的因果能夠平衡。

這念頭浮現的瞬間,我就開始爆哭。

我不知道我哭的是心疼炭治郎,還是對宿命論的無能為力感.又或者我透過炭治郎這個角色,延伸連結到了所有善良卻必須經歷痛苦的人們。

炭治郎:「我知道他們都是甘願為了他人獻出生命的人,他們都是希望其他人不要再經歷自己當初承受過的那些痛苦與悲傷。」

我不理解,就像是為什麼有些溫柔善良的人要承受家暴、性侵、貧窮,各種的痛苦,為了破繭重生後的後續,例如以故事鼓舞更多同樣經歷的人們,又或是創立基金會,都是為了後續不再讓同樣痛苦的人再次經歷。

我也不理解,為什麼一定要承受這些痛苦才能成長,為什麼靈魂要這樣安排,為什麼一定要被這樣對待才能完成課題?這讓我感到難受、無法接受、心疼,混雜在一起,凝聚成了一滴又一滴很痛的眼淚。

當眼淚稍微止住後,我就在想,如果告訴炭治郎這一切是你靈魂安排好的,讓你的全家被滅,因為你是唯一能夠打敗無慘的人。我在想,炭治郎會怎麼回應?

Youtube@五個光

Youtube@五個光

而這時,腦中浮現的卻是炭治郎一直以來那像陽光般溫暖的笑容。
然後笑著說:「這樣啊?那真是太好了呢!」

當這個畫面與話語浮現時,我再度掩面抽泣,慢慢的越哭越大聲。

raw-image

就像在〈無限列車篇〉中,敵方深入炭治郎的內心,要尋找精神核心時,炭治郎的光點溫柔的牽著敵方的手,帶領他過去。

真的溫柔的讓人很想哭。

我不知道如果全家幸福地生活在一起跟能夠斬殺無慘,炭治郎會選哪一個?
但我想在〈鍛刀村篇〉時,禰豆子被陽光灼燒跟其他鍛刀人生命之間,炭治郎就已經做出抉擇了。

但無論肉體的炭治郎怎麼想、怎麼決定,靈魂的安排,靈魂的視角,靈魂想要完成的課題,依舊宏觀的令我難以理解。

就像我在接觸自我探索、靈性的初期,我閱讀了一本書《靈魂的出生前計劃》,書中提到所有經歷的人事物,包含原生家庭,其實都是自己靈魂的選擇與安排,為的是要學習自己想要體驗的能量或課題,並從中獲得療癒。

在靈魂的層次上,所有的因果為的其實是平衡。你會想要找個方法來處理這世的不平衡,例如這世他傷害人,而你被傷害,因而你們一起再計劃另一次轉世,互換彼此的角色,透過理解不同立場的行為,並調整背後的信念與心態,達到平衡彼此的情緒與能量。

也許這千年的爭鬥也是一場累世業力,需要被打破,需要被平衡。而那個人就是炭治郎,所以他經歷了鬼殺隊的心路歷程,卻有個鬼妹妹,能夠同理鬼,甚至成為鬼王。兩者抗衡、打破、最後平衡,才終結了這場千年業力的爭鬥,所有逝者的靈魂能安然離開。

當時這本書似乎稍微解開了我對於生命的疑惑,卻也讓我對靈魂充滿了憤怒與不諒解。

或許有一天,我們終將知道一切安排為何而來,也許那股憤怒會轉為感謝與理解。然後像是炭治郎那樣微笑著說:「這樣啊,那真是太好了!」

但是後來想想,即便知道人生的答案又如何呢?
如果這本書提到的靈魂觀點是真相,那依然令我感到痛苦。
隨著經歷的累積,不斷練習紮實落地的生活,不再虛空的去探索,
慢慢的,我發現比起靈魂層面的思考,我開始更多思考如何面對與解決問題。

漸漸的,突然發現人生的答案其實沒那麼重要了。


【後記】

因為當時哭得太深刻了,所以想記錄下來。

寫到這邊,突然有一個感覺,也許我哭那麼慘的原因,除了是心疼炭治郎,聯想到許多善良卻受苦的人們外,我想在這之中的原型是我爸爸。

我想到了我的爸爸。他也是個善良溫柔的人,但人生一路遭遇許多的打擊與坎坷,命運讓他的內心不再像炭治般清澈,反而積壓了許多負面情緒的淤泥,讓水面不再能照映真實自我的面貌,水流也不再流動,無法滋養他的生命。

我不能理解一個總是用善良溫柔面對世界的人,為何被這樣傷害與對待?
不斷為身邊人的付出,成了犧牲,反而還被另一半言語傷害,被如此踐踏?
直到雙親接連去世,我感覺他內心的水從此靜止不動,淤泥快要滿溢出來。

不能理解,為什麼那些努力跟善良無法讓生命變得好過。為此我感到心疼卻又無能為力,而那股無能為力轉成了憤怒,夾雜著心疼,最後變成了很痛的眼淚。

但看著爸爸的為人處世,讓我跟妹妹長成了現在的模樣。
希望讓他知道,讓他相信,他的存在是有價值的。

所以本來想說這篇要寫短一點,也不要放太多很深的東西,要寫札記系列,而非影評。結果一不小心,還是寫了很長!謝謝閱讀到這邊的你們!

65會員
28內容數
療癒跟改變不是某個瞬間或事件的產生,而是累積了一段路自然而然的發生。在這裡我們一起好好記錄,慢慢長大。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