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鬼故事更可怕的是你我身邊的故事

2021/03/21閱讀時間約 4 分鐘
少女老王
人之所以比鬼可怕,是因為你會去想像鬼多可怕,卻總相信人會善良
你站在界線的哪一邊?
上一篇講述著孩童時期的女孩們,這個大標題敘述學生時期的女生們。我選擇「我罷免了我的老師」以及「染紅的毛衣」,這兩個在上學時因為「個體差異」被老師、被同學差別待遇或是霸凌排擠的故事。
遇到體罰嚴重的老師,作者依據「選舉罷免法」書寫陳情狀希望罷免老師,但老師藉由處罰別人孤立她,家長還叫她安分一點,當身旁每個人都覺得即使錯的是老師,學生還是不要挑戰大人,乖乖念書聽話就好,就只有作者,願意繼續做對的事,而且還遇到所謂的「問題學生」莉莉,莉莉雖然講話滿口髒話,但總是默默幫助作者,最後當作者不得以轉班畢業後,她大聲說出罷免老師的故事,意外地感動教室的同學與家長們,大家給她擁抱。
私立中學無法避免對於非富裕家庭出生同學的排擠,曾讓作者在手腕上留下一道道紅痕,在老師及教官的默許下,一年四季用毛衣蓋住,並在袖子內側印上暗暗的紅色;沒有想到直升高中後同樣遇到另一位特例於大家的女孩,曾經身為被欺負者的作者竟無形中怕再度被孤立,選擇站在欺負者的角度,但在畢業當天向同學道歉,看到女孩手上一道道月牙白整齊的新月痕跡,忍不住淚流滿面。
‘’國中是一個很特別的時期,那暗藏在人性中的暴戾,似乎會在賀爾蒙的胡亂衝撞下,與法律保護未成年人的條文產生化學反應,將惡發揮到最大值,讓那個年紀的孩子可以同時具備著純真與殘忍,將霸凌變成大風吹,如果想要一個人去死,彷彿真的可以笑著送她去死。--染紅的毛衣”
我的國中時期,過得非常不想讓人回憶,我有好老師,我認真念書有好成績,但沒有很好的同儕。我在不知不覺中慢慢被孤立、排擠,因為擔任幹部太認真盡責,因為個性太直接沒有心眼,因為講話太衝,但我又是班上前三名,國中的孩子,是個正處於想要違背所有規範的年紀,他們討厭一切符合大人期望的人,他們討厭一切表現讓大人滿意的人。我的家庭將我保護得很好,我沒有使用社群軟體讓學業分心、也沒有交男朋友,我很勤奮成為一個台灣教育體制下將近滿分的學生,但處處要求甚高的台灣教育,忘記人際關係是課本沒有辦法教的,我幾乎沒有社交生活,沒有和同學去看電影、沒有一起吃晚餐去補習,我是大人最喜歡的小孩。
那三年我過得很黑暗,笑容幾乎是強顏歡笑,或是諷刺地笑看著那些孤立我的人,可悲著他們的幼稚,我讓自己驕傲起來,我要跟他們不一樣,當時唯一的目標就是考上第一志願,因為我要脫離他們。我很感謝我媽媽和老師對於我的關懷,這些支持讓我沒有想過放棄自己或是生命,我很愛惜自己,我很努力讓自己更好,因為只有更好,才能離開所有讓人噁心的回憶。在國三畢業時,我辦了臉書,有一個人跟我說我要「社會化」,因為我的行為太天真、太缺少與人交際的經驗,我不是「正常人」,當時的我不知道腦袋怎麼了,我照著他教我的方法去「練習」社會化,用所謂大家說「正常人」在使用的聊天語氣,當時的我自以為自己在成長,有在成長,但我成長的心不甘情不願。
到了高中,我完全不一樣了,我開朗起來、玩社團,有自己的想法、接任社團幹部,但我始終有點困在不知道如何用所謂「正常人」的社交生活的迷惘中。但是現在大學了,我知道我的個性本身就是一個比較自我,凡事容易為自己先著想的人,我非常有自己看世界、過生活的一套想法,我很重視自己重視的一切,對於自己要做的事情很有堅持;我也比較喜歡自己一個人,不是說不喜歡社交,而是對於整天數十封訊息、假日滿檔邀約的生活沒有嚮往,我喜歡單純一點、長久一點的感情關係,而且我很享受獨處,不害怕自己一個人,還是個會突然離開社交圈只為去做想要做的事的人,而且我不恐懼失去友誼,因為真正的友情不會在我想要追求更好的自己時,阻止我並用情緒去勒索我的陪伴。
開始漸漸喜歡上這樣的自己,喜歡當一個跟別人不一樣的人,即使被別人講閒話,也願意成熟去面對那些幼稚的閒言閒語,知道會將閒話八卦當真的不是值得長久深交的摯友,但我非常討厭別人說我不是「正常人」,可以說我怪、特立獨行,這些我都能接受,因為我就是喜歡當跟大部分人不一樣的人,可是這不代表我「不正常」,「正常人」本身就是一個很可憐的存在,表示他們沒有勇氣告訴大家自己不一樣的特質,沒有勇氣接受因為不一樣被大家說話,所以我告訴自己,不要因為一個人跟「大多數人」不一樣的個性或行為而去幼稚的集結大家排擠他們,我們自己對別人的喜好是自己的事,但不代表其他人也要跟自己一樣。
為什麼會看到廣告
Christine大喬
Christine大喬
我是大喬,目前就讀國立清華大學,想要用文字和照片記錄生活,我認為慢慢茁壯的成長可以用文字顯現!!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從 Google News 追蹤更多 vocus 的最新精選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