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共進退

2021/07/16閱讀時間約 8 分鐘
在冰洞裡待了好幾天,把四輛電動吉普的電磁都拆遷到兩輛將會走到地球另一端的大型吉普車上當後備。後備輪胎當然也有足夠備用的。魯克被指派去開盛滿糧草和軍備和直升機然油的大卡車。摩堤與摩兒各開一輛電動吉普開路。
組裝好的輕型直升機被推出洞口,把螺旋槳撐起來,添滿了油。戴上風鏡的格洛克為最先遣的探子。摩堤把通訊系統搞了半小時才能跟地表上人類的通訊系統鏈接到一起。三人目睹直升機升空,三人接著跟天空上飛翔的上尉通話,測試通訊系統的頻道和清晰度。
洛克俯瞰到兩輛大吉普和尾隨的大卡車駛離冰洞,朝著一片灰紫紅的天際出發。
地面領先的摩兒,比摩堤熟悉整個大北方的地勢和路段,都存於摩兒的系統內,她是從北極殺到南極,再折返北極的少數不死天使戰鬥群中的一員猛將。她可能是唯一剩下來的第一代戰鬥天使了。大卡車內的魯克也是個盡忠職守的通訊一等兵。當初的通訊,到了被截斷所有電波後,揹著激光槍隨著大隊被南極折返的A.I. 跟留守北方的同袍夾擊下,差不多全軍盡殁。他跟上尉差不多同出一轍地用上濕吻把當時面對近在咫尺的美女戰鬥天使溶化在他膝下……
他吻摩兒的時候,摩兒的手刀其實已捅進他的軟肋內。他沒有放棄這一吻,是他死前的初吻,管對手是人是鬼還是人工智能,他不在乎她是誰,一個漂亮如仙女的美女,死前能吻到這樣一個美女,死也算死得其所了。世事如棋局局新,意外驚喜的是,手刀從他體內抽出來,還為他止血及治癒傷口,摩兒還纏著他索吻。最終女A.I. 軟倒在他的懷抱裡,四目交投,彼此用眼睛看對方,彼此看個夠看個一清二楚。摩兒一手抱起負傷的一等兵逃往附近的雪地暫避,兩件活物得以保住了小命。
穿越前立陶宛三個和當年叫歐洲這一整遍焦土,抵達一個叫直布羅陀海峽的邊緣。看到地中海對岸的北非時,耗盡所有的糧食和燃油。幸好期間也經過湖泊可供梳洗。輕便型殺蟲專用的雙座直升機早在拐進中歐時已報廢。
「老大,真的希望能再次見到人呢!我有感覺我倆好像是唯一倖存的人了,整個歐陸板塊鬼影都沒一隻,一望無際還在燃燒的廢都……」
坐在洛克副駕座上的一等兵看著遠處那叫地中海的海水。大卡車跟著前面那兩輛吉普停下來。
抽著煙的洛克看著摩兒摩堤跳下吉普車:「眨眼又消耗了四個多月……她倆剩下多久時間都不知道,的確讓人有點心灰意冷。」
兩女攀上大卡車的後座。四個沉靜的活物,好像都缺話題了,要聊要談要侃的好像都莫言了。彼此都習慣了對方所有的活動模式,該充電式的接吻和該做的愛都做了。逐漸消退的刺激和新鮮感讓這兩對男女猶如老夫老妻,默默地在想著該怎渡過這海峽到彼岸。
洛克:「你兩個可以一躍而起,飛到對面的吧!?」
摩堤:「一個月前可以,目前只憑兩位的充電能力應該沒這能量。」
魯克:「我點算過只剩下三天左右的糧六天左右的飲用水。」
洛克:「全數給你倆充夠電力,你倆飛過去,繼續你倆去南極……」
摩堤:「不行。我不會離開你。」
摩兒認同:「我也不會離開魯克。」
摩堤:「要吃的就公平分成四份,要喝的也要這樣。」
摩兒看著身旁的摩堤:「一定要到南極嗎?……這邊的天氣和這段時間經過的一些沒被毀掉的街道和房子,挺好的。我感覺到有它漂亮的地方,很吸引呢,特別是建築和房子都很獨特。」
摩堤好像被摩兒吸引了:「是啊!洛克說叫西班牙還是法蘭西的地方,很美很漂亮的。比火星那邊漂亮多了。住在這裡的人應該懂得如何生活。」
兩個男人坐前面,聽著後面十足十的人話。再過半年一年,她倆就是地球上的新移民了。
半晌,摩堤開腔:「兩位克哥,不如留在這裡總比冒險過對面來得實際。」
摩兒首先有點小興奮地回應:「我贊成。好想回到那個沒被破壞的小區裡留下來……應該還有吃的呢!」
洛克:「魯克呢,你怎看?」
魯克笑道:「我其實都不知摩堤跟你說要去南極幹嘛?現在彈盡糧絕還沒到非洲好望角,憑咱們手裡的裝備,去南極根本是妙想天開。後面兩位美女若果有她們的支緩部隊應該沒問題的。」
摩堤:「這場兩敗俱傷的報復行動,都是輸家!我明白的了。」
洛克打著發動機:「兩位美女,我先調頭,你倆跟著,我們回巴塞羅納。摩兒你說的那小區是在西班牙的一個特別行政區內的。」
兩女笑著:「耶!」
摩堤:「路過時我嗅到一些頭暈眼花的氣味……香的。」
摩兒:「酒精味?」
洛克:「對!」
兩個穿著軍裝的A.I.躍下大卡車,奔回吉普,尾隨大卡車一路往東北偏東走。
魯克:「咱們現在是不是身處當年的葡萄牙?」
洛克:「應該是吧。戰略重點的海峽,把守著進出大西洋的重地。」
魯克:「她倆若果處於正常生活狀態的話,吃東西其實比我倆還要少。我留意到摩堤可以四五天都水不沾唇的。開車對她倆來說簡直小菜一碟,毫不費勁的。」
洛克:「我也留意到,反而我們的食量真的好過份。如狼似虎!呵呵呵!」
魯克:「咱,人!還是軍人!哈哈哈哈!這這片焦土上在找吃的了。兩個Adams跟兩個Eves,對上帝都夠諷刺的了。嘿嘿」
又浪費了幾天時間,進入了無人跡的巴塞羅納某個沒被因激戰破壞的範圍內。
洛克在通訊器上說:「分開三四路先找超市食品店。」
首先後視鏡跳下車的是摩堤。她排在最後的吉普就停在大街的中央。
摩堤:「咱朝著東邊駛進來,我向南搜,摩兒你朝北找。」
魯克已跳下車:「那我直走。老大你怎走?」
摩堤反應快:「咱三輛車差不多在這方圓不到一公里的中心點的了。」
洛克醒目:「那我調頭找。是這意思吧!」
三人同時:「對對對,是往東。」
不到十分鐘。兩女傳來喜訊
摩堤:「好大的超級商店。裡面有吃的,還有許多其他的物品呢!」
洛克:「超市。報上位置!」
摩堤:「我跟摩兒已開大卡車到了,在中心點往南不到半公里,往東拐進一個幢橙黃色的四層高房子就見到我們的了。摩兒,你上頂樓層是賣什麼貨的。克哥,這裡有三層的超市。」
魯克傳來話音:「那麼快的身手真不是白蓋的。我才找了一條街不到百米之距。所有的店要麼是時裝店要麼是理髮店和小商場。內裡都是飾物時尚之類的店鋪。嘿……看到一家麵包店……瓦塞,好多老鼠啊!旁邊還有家凍肉店……」
聽到激光槍發射之連串噗噗聲。
洛克:「啥事?」
魯克:「切割冰櫃內掛滿的牛排和豬排……正啊老大,這裡絕對可以接著住下去!瓦塞,這冰庫起碼有過百頭豬和牛!」
聽到兩女也有豐盛收獲的叫聲,像一種鳥叫了哥那般好唱口之鶯歌。
洛克還找到一家空置的旅館,內裡有個完好無缺的A.I. 服務生還呆站在櫃台前。一看有客人進來就鞠躬見禮
服務員:「四位好!本旅館已經進入全人工智能化的高素質服務。目前全店四大皆空,所有套房大房雙人房及單人房都沒客。四位可隨便我這裡拿取所有的鑰匙,免費住一年半載都觀迎,二樓有自助咖啡館和餐廳,電力煤氣供應充足」
摩兒上前不知用了什麼手段,把服務員的電源關掉前,已接管了整家旅店所有的門鎖,只聞噼哩啪啦的各類大小門都自動開啟了。
四人開始把大卡車、吉普車上的貨物搬進旅店的廚房冰庫,大量少女的服裝運到衣帽間內的大型衣櫃。分門別類後改變成一家巨型的四人住所。四層高合共有二十間房,二樓咖啡廳和餐廳,地下休息廳和休閒室。三樓是女子專用層,四樓是男子專屬區。
三天後對換成三樓男生四樓女生,各房間其實都差不多。換來換去都差不多一個樣。
地庫是藏酒窖,紅白葡萄酒,烈酒威末掘爛地威士忌黑白冧,還有薄荷酒咖啡酒香橙酒和茅台酒。過百桶扎啤沒開罐堆在窖的盡頭。
摩堤重啟服務員的系統:「你叫什麼名字?」
服:「我是老大。哈哈哈……」說完就掛掉死了。
站旁邊的摩兒瞪著眼:「那麼的不濟事啊?關機開機一次就掛掉啦!」
摩堤:「你看她胸前的出廠日期是2312。三十年的了,比我倆多活了六倍的時間!」
兩天後,魯克開著吉普急剎車在旅館門前,人就飛奔上樓。
撞上上來看什麼狀況的洛克就喊道:「我找到那個我說的軍用機場就在北邊不到十公里處,那天是深夜起飛……我根本不大知道準確的地點。老大……機場有多架長途運輸機還在停機庫……」
洛克一手接過魯克手中的地圖細看:「克哥,你在地圖的估計有點太不靠譜了,這裡是西班牙,你圈著的那個地方叫立陶宛……相差2600公里。哈哈哈!」
拍了拍一等兵的肩膀:「你去找摩兒,五分鐘後一樓咖啡廳開小組會議。」
魯克見禮後飛奔到下一層女子專用層大喊:「摩堤摩兒!」
為什麼會看到廣告
9會員
441內容數
腦震盪的多媒體CD,男女男女男男女。錯綜並不怎複雜的辦公室男女。 職場 日記 週記 散文 小說 任君挑 Merci beaucoup ^_^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從 Google News 追蹤更多 vocus 的最新精選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