秀穂舍-河合神社・鴨長明資料館

2021/07/29閱讀時間約 8 分鐘
秀穂舍2021.2.15攝影
鴨長明資料館
神社奉職世家居住的「社家(しゃけ)宅邸」,下鴨神社在全盛時期高達340多間形成社家町,1868-1912年明治期社家制度廢止,1941年(昭和16)下鴨本通開發後多已搬遷,只留下淺田及鴨腳兩家。
是說全國僅存還有上賀茂神社的社家町,國家指定為「重要伝統的建造物群保存地区」以及「梅辻家住宅」指定為重要文化。
鴨腳家是目前下鴨神社現存唯一的神官宅邸,位於神社附近家庭裁判所,淵源的姓氏「鴨腳」發音「イチョウ(銀杏)」理由很好猜,因為銀杏葉外型像是鴨腳印,一聽就是討喜可愛的由來,庭內伏流水的湧泉井口,指定為京都市名勝,由於仍在居住使用而非公開。
另外一間淺田家改成資料館「秀穂舍」2層樓90平方,原是下鴨神社所屬學問所、畫師淺田的宅邸,負責繪製紀錄祭祀儀式,培育神職及公家子弟,門口玄關保留江戶時期的建築,鳥居型門面,鳥居型門面的建築呈現社家的特色、難得一見。
旁邊擺放的是石人文官(せきじんぶんかん)以前是學問所的擺設。
我經過秀穂舍時被貼著的「蹴鞠展」海報吸引,疫情緊急事態宣言導致許多展覽延期,維持展出的也是異常低調,如獲至寶迎上去正要端詳,恰好導覽婆婆清閒地在門外透氣,親切開口和我閒聊:「今年蹴鞠はじめ儀式取消了,於是特別展出衣裝物。」
三館共通參拜劵,都是心頭好二話不說購票入場,婆婆詳盡的從外圍說明。
大門的歳木(としぎ)是請歲神降臨的記號,也就是神籬(ひもろぎ),2020年祇園祭山鉾巡行終止,就是以馬背上移動的神籬代替出巡。
盛砂(もりずな)
介紹完大門,門後還有 盛砂(もりずな),模仿社前淨化的三角錐白砂設計。
等待室
「御井(みい)
內玄關的左側是等待室,往裡面有「御井(みい)」及「御壺(おつぶ)」大水缸是用於非常時期或火災時的儲水。
雙葉葵的神紋
進入室內前,手水舍石缽刻有雙葉葵的神紋,展館資料禁止攝影,行李必需寄放在鎖櫃裡,由於展場和室狹窄,也只有庭院能拍,我不建議帶大型相機入場,自己是帶著手機入內。
社家本屬下鴨神社,直到明治時期歸為國有,售予民間歷經數次修整,建築老朽有被拆除之憂,作為重要史跡而向屋主申請部分所有權,保留下鴨神社歷史的資料館展出,主要是接待室及座敷和室。
兩個展覽室展出每年1月4日奉納蹴鞠時的衣裝鞋子,立烏帽子、鞠水干以及鞠袴,「鴨沓(かものくちばし)」踢球穿著的鞋子,鹿皮製中央縫線的長方形。
「地下沓」是上賀茂社地位低的宮廷官員所穿,相較優雅更重視實用性,比起公家穿的還扁平。
拔禊(みそぎ)
庭內椿及金黃花梨果實點綴,緣側設置小型太鼓橋,意味過橋便非現世,往前走是「禊場(みそぎば)」,不能往下走,三兩階石台下方鄰潺潺流水,一旁擺放木桶,舉行儀式或祭祀的神官及氏子,拔禊(みそぎ)淨化身心所用,站在走廊上見識以前社家的日常生活。

婆婆停在太鼓橋前,失笑幾隻大膽的鳥兒前後跳躍,指著掉落庭院的花梨溫柔問:「你要拿幾個回去嗎?」「不用的,還是放在這裡的顏色治癒呢!」
婆婆閒聊著,我一邊翻看簡介印刷的方丈時雀躍說:「我喜歡方丈記。」她有些意外地回答:「很了不起呢!」
縱然是說什麼都會得到體恤接話的客套,但這樣和氣的婆婆口中所出,還是有種被長輩誇獎疼惜的錯覺,她讓我慢慢看展覽,展場禁止攝影,手機省事的拍照筆記毫無用武之地,只好逐字埋頭閱讀苦抄筆記,不久門外出現一位白色裝束神職姐姐,視線撞上時,她輕聲說:「我們三點關門唷!」
內心((((;゚Д゚)))))))!
還以為和大炊殿一樣到四點,兵荒馬亂致歉後,火速了一圈,聽婆婆解說心曠神怡到問了時間,匆忙趕往下一個地點河合神社。
「禊場(みそぎば)」外圍

方丈
河合神社內的小小資料室
2012年曾舉辦方丈記800年紀念時初展,睽違9年原本不抱期待,悲觀想說展出啊⋯⋯
不會就是整年都擺在那的方丈把?
不會吧不會吧,想不到在拜殿旁真有四疊左右的資料室,雖然小但很知足了,今年到現在最高興的事就是,鴨長明也有資料館了,還是在在河合神社內啊(欣慰)
還在欣慰,剛才的神職姐姐居然又從旁探身,剛打理收完秀穂舍,五分鐘移動的腳程超快!我有些震驚問:「這裡也是三點閉門......?」
「沒有沒有,」她眼中有些好笑地搖頭:「你慢慢看。」
於是我放心看展出,時間來到平安末期,鴨長明是下鴨神社的神官之子,精通和歌及琵琶,天皇讚譽他的和歌才華,提拔進入和歌所編纂『新古今和歌集』,在得知繼承神社一職未果,他便棄官出家,雲遊隱居日野、東山及大原,期間紀錄人生感悟的隨筆,名為『方丈記」。
走訪各種看過各種介紹很有趣,河合神社立牌含糊寫「未能當上彌宜」,展區含蓄寫「與河合神社淵源極深」書上寫的是「角逐失敗」或是「遺憾未果」說實話長明他大坦誠,擺明出家不是因為崇高理由,和歌中可看出厭世情緒以及離群索居。
(每次讀到含糊其辭「與河合神社淵源極深」頓時腦中刷滿槓精叔父鴨祐兼,我來幾次都想diss長明當不上神官!就是當年被你們拒之門外的XD!)
當他回到渡過半生的糺之森,對著御手洗川惘然感慨,「道離殊途容顏改,嘆問川神識我否。」(右の手もその面影もかはりぬる我をば知るやみたらしの)
無論變成什麼模樣,和歌、琵琶、修行,他仍在俗塵,擺明出家不是因為崇高理由,和歌中可看出厭世情緒以及離群索居。
居住對他來說的意義是什麼?
便是獨自一人,所以方丈作得四方狹小,曾有妻兒卻仍決定頓入空門,世間的人情對他來說是種周旋與磨難,竭盡全力經歷過,那便去釋懷,他是那個問佛只求頓悟的蓮胤,也是那個對世情纖細敏感的長明。
一排肅然文獻中最吸引人的是紙箱做得10公分縮小方丈,突兀卻又和諧,材料質感樸素還原,眼光不自覺飄向外面等比例的方丈而會心微笑。
『蓮胤法師鴨長明像』松花旁昭乘
宣傳海報上飄逸出塵的『蓮胤法師鴨長明像』,原是江戶時期有「寬永三筆」美譽的松花旁昭乘所畫,公家烏丸光廣題字他的和歌,後來又被下鴨神社研究長明的歌人梨木祐為,臨摹的畫作(超級繞彎解說)。
『鴨長明入道蓮胤日野山居の図』狩野遊雪所畫、梨木祐為題字
展出畫像居然還有三四幅,大都是江戶時代後期所繪,狩野遊雪所畫、梨木祐為題字的『鴨長明入道蓮胤日野山居の図』閒居山林的愜意,要是把童子去掉也許更符合不喜與人往來的人設。
明治時期岡田正光所作
其他幾幅差不多都是仙風道骨,或跟大黑天一樣笑得和藹可親,明治時期岡田正光所作憨厚的束冠道服木像,莫名有些很違和,還是以為最古老的那幅畫師不明的作品,將他的厭世傳神呈現。
『方丈記』
『方丈記』(親筆手稿藏於丹波町大福光寺)復刻原稿的片假名及漢字,感嘆一手秀逸文筆好字,長明生性認真,隨筆排面看出嚴謹端正。
歡天喜地看展,想起之前發現大光福寺限定復刻,秉持著身外之物越少越好的原則,異常糾結照著三餐盯了一星期,還是千方百計弄到手,精美還原的就跟展出的這卷一模一樣。
當我難得喜滋滋的展示給朋友看,對方故作震驚:「你、你終於對博物館的東西下手了?!還不快還回去!」
「是、買、的、好、嗎!」
好傢伙,一開口傷害性不大,侮辱性極強🙈

大炊殿
趕到大炊殿時,才三點半卻已提早大門深鎖的可惜,有機會補上。
推薦在京都有興趣的朋友可以去看看,下鴨神社附近的「秀穂舍」首度舉辦蹴鞠展,雖然是小型展覽,加上長明資料館和大炊殿三所共通的參拜劵,在這疫情世道也是佛心一枚500日圓的價位、無負擔前往。


相關衍伸閱讀:
秀穂舍-河合神社・鴨長明資料館

時間:秀穂舍10:00~15:00
除了庭園外禁止攝影,行李物品需要放入寄物櫃。
鴨長明資料室、大炊殿10:00~16:00

參考資料:


*寺院神社莊嚴之地,務必遵守參拜禮儀,嚴禁喧嘩及飲食,卡位以及拉扯摘取花木*
*照片文章皆是筆者攝影、撰寫及統整所學,如要轉載請註明專頁名稱連結*
【你們的支持鼓勵,是我前行的動力】https://liker.land/riverbankflo/civic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亡靈來人間圖個熱鬧一樂,讀書、觀影、文化等等考察筆記,低調自娛。 內在娛樂至死仍要披著文化外皮,有人言也有幹話,苦手者慎入。
京都的底蘊不只是有文化美學,更是日本人的精神故鄉,以文人視角走訪神社寺院,在歷史、文學、小說中與古都的靈魂問答。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打造你的創作天地
在這裡尋找共鳴,與方格子的 35 萬格友分享觀點與生活。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