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鴨神社-輪橋旁的櫻花

2021/05/04閱讀時間約 3 分鐘
下鴨神社、糺之森在1994年登錄世界文化遺產,市區內取一席蒼鬱翠綠,糺之森600餘株古木參天,樹齡約200~600年,佔地12萬4千平方公尺,瀬見小川(御手洗川)蜿蜒流過,清晨陽光灑落,沁涼空氣剔除一切雜質,人們走在林木庇蔭下淨化身心,行於其中的靈魂隨之澄澈。
御手洗川上的輪橋 2021.3.29攝影
來這裡一定要先認識出生於下鴨神社的鴨長明,他是平安末期的歌人,貴為神職世家之子,父親年僅18歲時已是神社最高統領彌宜,卻也因積勞成疾35歲早逝,那時長明正好也才18歲,頂著父親在同年時就位居頂流的壓力,富二代有個逆天的老爸並沒有開外掛,長明不只沒能如願繼任,還被親戚們花式搶位補刀。
搞得他很憋屈的在下鴨神社邊緣OB,跑去磨練和歌和琵琶,事實也證明鴨長明性情纖細敏感,適合發揮藝術天賦,彈得一手好琵琶,和歌才華更是受到認可讚譽。
春しあればし 今年も花は 咲きにけり 散るを惜しみし 人はいづらは『鴨長明集』
「春しあればし 今年も花は 咲きにけり 散るを惜しみし 人はいづらは」
(今春花開花常在,惜花人去不再還。)
我無論如何都想拿這首和歌到下鴨神社的櫻花樹下裝逼貼合一下意境。
他在年輕時期悼念父親所作,纖細敏感的少年還沈浸傷痛、灰心、茫然,在那個時代當然不可能有大人給你靠,下鴨神社與朝廷權貴勢力密不可分,族人們忙著爭搶那個高位,長明被趕到陰影下,沈默地將人心醜惡看得分明。
原本他的世界就是糺之森中成型穩固,瞬間坍方颳進狂風暴雨,少年內心惶惶,外頭政局動盪武家橫行,家裡排除異己勾心鬥角,長明並不想參與這些而被壓到喘不過氣,越沒有自信能做好,也許他就是太過乾淨純粹,才會覺得好像怎麼活都不對,前途一片黑暗,直到在和歌及琵琶的世界裡才得到些許慰藉。
鴨長明的魅力是經常在字裡行間哀嘆想死,卻還是掙扎活下去,和歌瀰漫厭世,我願意當他是平安時代的太宰治,除了女人多這點以外都很像啊!
每年夏天御手洗祭,開放群眾泡腳丫沁涼除穢時,能從橋下穿過。
下鴨神社不以櫻花聞名,我心中卻有一株特別喜歡的櫻花,就在光琳梅及輪橋旁,一枝獨秀的粉白雲朵與朱紅鳥居輝映。
輪橋美麗優雅的半圓橋身,是為神明所建造,常年拉起注連繩禁止通行,下方是御手洗池,不少人蹲在池畔用浸濕水占卜、神情專注等待籤字浮現,雖然不能走在橋上面,但每年夏天御手洗祭,開放群眾泡腳丫沁涼除穢時,能從橋下穿過。
鴨長明是離群索居的孤獨歌人,晚年離開神社雲遊,我來下鴨神社無數次緬懷、琢磨、想像,只為能更加理解靠近些,結伴在糺之森漫步,厭世地讀方丈記。
輪橋是為神明所建造的橋,常年拉起注連繩禁止通行,

相關衍伸閱讀:

*寺院神社莊嚴之地,務必遵守參拜禮儀,嚴禁喧嘩及飲食,卡位以及拉扯摘取花木*
*照片文章皆是筆者攝影、撰寫翻譯及統整所學,如要轉載請註明出處及連結*
【你們的支持鼓勵,是我前行的動力】https://liker.land/riverbankflo/civic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亡靈來人間圖個熱鬧一樂,讀書、觀影、文化等等考察筆記,低調自娛。 內在娛樂至死仍要披著文化外皮,有人言也有幹話,苦手者慎入。
京都的底蘊不只是有文化美學,更是日本人的精神故鄉,以文人視角走訪神社寺院,在歷史、文學、小說中與古都的靈魂問答。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打造你的創作天地
在這裡尋找共鳴,與方格子的 35 萬格友分享觀點與生活。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