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後感|電影《BURNING 燃燒烈愛》上流社會與社會基層的差距

閱讀時間約 3 分鐘
《燃燒烈愛》劇照
2018年的韓國電影,由李滄東執導,劉亞仁、全鐘瑞及史蒂文·連主演。劇本改編自日本作家村上春樹收錄在短篇小說集《萤·烧谷仓·其他短篇》中的〈燒掉柴房〉。
看完我並沒有什麼高深的“生命的意義”論,或是“即真實又虛無”的高見,我只有一些膚淺的心得。
先從簡單的角色設定開始。
男主角:鍾秀
大學畢業的失業青年,想當一名作家寫小說卻找不到方向,因為世界對他而言是一個謎團。無奈之下當臨時搬運工來糊口。鍾秀個性純樸土裡土氣,不善言辭,從小在南韓與朝鮮邊境的鄉下農村家庭長大。他父親高傲、不願與社會妥協,患有狂躁症,現在因被控傷人罪而被判入獄。他母親則相信無法忍受父親的脾氣,在鍾秀小的時候就跑了。父親讓他把母親留下來的東西全燒毀。他姊姊也已經搬出去結婚生孩子。老家現在只剩下他和一頭母牛。
女主角:海美
與鍾秀是同鄉。失聯多年後在一次工作時偶遇而成為她唯一的朋友,也是無論她做什麼決定都會站在她身邊的唯一一位。在窄小的租屋處飼養一隻害怕陌生人的貓,去非洲旅遊期間託鍾秀幫忙餵養。
她失去聯絡後鍾秀去了她家人開的麵館,提到她小時候跌入水井卻等不到人來相救的遭遇。她家人聽後否認並直說海美擅長說謊,因為家裡沒有水井。鍾秀走之前還讓他傳話,說如果沒還清卡債不准回家。
言下之意,她是被家人唾棄的孩子。
第二男主角:Ben
海美在非洲旅遊時認識的朋友,如同迷一般存在的男子。Ben是個渾身散發有教養、溫文爾雅氣質的富二代。鍾秀形容他 “不知道在做什麼,可是很有錢”,住豪宅、開跑車,他們之間的身分猶如天淵之別。海美與他交往不久後就消失了。
《燃燒烈愛》劇照
我也想像晚霞一樣消失掉。。。。。。死太可怕了,就像當初沒出現那樣不存在就好了。
不久後,海美就像她所說的那樣,像不曾存在那樣,消失了,租屋處也莫名恢復整齊的模樣,彷彿不曾有個邋遢的女人在那裡生活過。除了鍾秀,沒有人會惦記她;除了一些殘留在腦海的記憶,她如同不曾存在於這世界,所以也不會有誰為此哀悼。
我想,這部電影與《寄生上流》有一些相似之處,它們說的都是上流社會與生活在社會基層的人之間的貧富差距。社會基層裡孤獨的人類,即使憑空消失幾個,不會有人察覺也不會有人關注,反觀上流社會如果有誰消失了,或許很快地就會被新聞報導造成轟動。美國的破案神探(約翰·道格拉斯)的自傳裡提到,很多連續殺人犯的作案對象,主要是選擇社會邊緣人物,比如路邊的妓女,因為即使他們不見了,也不會有人在意。直到屍體被發現。
《燃燒烈愛》劇照
所以富二代Ben讓多少個幻想依靠他來掙脫社會底層的女人消失,沒有人知道。但鍾秀確信海美已經被Ben殺害。他深知報警沒用,因為他沒有背景也沒有證據,他連父親的傷人案也無能為力,更何況指控一個掌握龐大社會資源的有錢人。
鍾秀能做的,也只是憑藉他痛恨的父親收藏的刀,再加上一把火,讓Ben和那些被社會遺忘的受害者,一起消失。
雖然 “ 問題一直都存在 ”,海美曾說過。

《燃燒烈愛》劇照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