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國║Never Again─達豪集中營

2021/11/09閱讀時間約 5 分鐘
我是從希特勒的納粹政黨迫害猶太人的歷史認識德國的。猶太人因為其所信仰的猶太教認為耶穌是人不是神,與基督教認為耶穌是神的真理相違背,從中古世紀以來就被認為是異類,社會的主流信仰是基督,猶太人因此長期被社會邊緣化,居住的地方被隔離在偏遠之地,不讓他們接近土地,禁止農耕,然後以謠言抹黑他們,製造了種族對立。
無辜的男孩被殺害,案發地點在猶太人居住的區域,社會輿論開始把猶太人指為兇手,就這樣成了代罪羔羊,並且對於猶太教流傳了以男孩之血祭祀等謠言;猶太人注重環境衛生,加上又被隔離,所以當歐洲流行黑死病時,猶太人得以安然度過,在歐洲人眼裡又是異類;不僅如此,猶太人為了討生活求溫飽,在被禁止農耕的情況下,只好轉而從商,從商致富又讓基督社會的人們忌妒不已,群眾的智慧不足以分辨是非,歷史所累積下來對猶太人的偏見從宗教因素來到近代轉為生理結構的歧視,猶太人身材矮小、大鼻子形象不斷被醜化,登上各種廣告版面,開始從人類學、遺傳學、病理學、優生學等理論引發種族優劣想法,歷年來在這樣帶有偏見的社會風氣下,希特勒上台後,反猶的想法逐漸演變成滅猶。
起初,希特勒政府壓迫猶太人的作法,是在生活中給予許多不便及貼上標籤,各地區政府可以自己制定當地對待猶太人的方式,禁止猶太人進入海水浴場、猶太人必須在下午四點後才能購物、猶太人要念特定的學校等等,諸多不合理的規定、要求一條條頒布,越演越烈。面對這樣的反猶現象,國際間曾集體召開會議,32個國家在法國討論是否接納猶太移民,當時德國政府規定,猶太人若要移民他國,其所屬財產必須繳給德國,猶太人不能把錢財帶出,這對其他國家來說,誰會想把窮人放到自己國家裡,於是該會議沒有結論,沒有國家決定接納猶太人。
這給了當時的德國政府一個合理化的理由撲殺這群他們眼中的劣等種族,其他國家都不要你們了,我還留你們幹嘛?於是,公開反猶是眾所皆知,但之後開始一連串秘密滅猶行動,直到第二次世界大戰後震驚全世界。
達豪集中營是德國境內第一個成立的集中營,規模不是最大,但來到這裡參訪,心情已足夠受其影響感到陰霾。從慕尼黑搭乘火車到達豪再轉公車,集中營的地理位置雖然較偏僻,但沿途有許多觀光客同行,進入集中營園區,遊客雖多但沒人喧嘩嘻笑,跟著中文導覽機,時光來到1945這一年。
1933-1945年是希特勒執政時期,1942年開始大規模屠殺猶太人直到第二次世界大戰中,盟軍一個個解放集中營,1945年希特勒自殺,德國無條件投降,歷史上這慘絕人寰的行徑才中止。著名的安妮日記主角就是在1942年躲進密室,1944年被抓送進集中營,1945年安妮因病死於集中營,距離盟軍解放安妮所在的集中營只差幾週,安妮即使心懷盼望仍未等到太陽重新升起的那天。
達豪集中營是免費參觀,導覽機需另外租借,多國語言且提供中文版本,很欣賞德國政府這樣的方式,鼓勵世界前來參觀,記取歷史的教訓,同時兼負起社會教育的責任。入口處的鐵欄用德文寫著「勞動換來自由」,鐵欄後的猶太人們分秒勞動,最後的自由是再也親吻不到自己所愛的人、碰觸不到鬆軟的泥土、無法被陽光扎的睜不開眼,回到天國的家停止人間的折磨。
偌大的操場是猶太人每天點名之處,在嚴寒的氣候裡,他們沒有保暖的衣物,站在廣場上任由禁衛軍刁難、銬打。營區裡分成不同參觀區域,首先我們先認識歷史脈絡,看到了整個德國集中營的分布,也展示不少當時猶太人被抓的畫面、入營時繳出的個人物品,有明信片、照片、書信等等,被抓時的他們神色無奈,但仍然人模人樣氣色佳,但後來在集中營裡的他們,活生生的被折磨成一具具骷髏,當時的他們能料想自己的命運嗎?當德國人把他們一車車的運送到集中營入口,必須與親人分離,面對未知的世界,是何等恐懼!
換掉自己的衣物,排隊進入澡間,換上條紋衣,從此失去人世間的身分,只有編號,白楊木大道兩旁,用石子區隔出來的範圍,就是當時一幢幢的營房,只用木板隔成一格格的位置,這樣的空間一個人都覺得狹小,但當時甚至一格擠滿五人,人滿為患難有一席之地。集中營裡的空間環境髒亂、猶太人嚴重營養不良,各種傳染病橫行,營區的軍醫用途並非醫治囚犯,而是拿囚犯執行各種非人道的人體實驗,例如低溫實驗,讓人泡在低溫的冷水中挑戰耐寒極限、海水實驗,只給人飲用海水,研究可使海水適合飲用的方法,以及各種絕育實驗,造成諸多婦女死亡。
集中營的四周除了難以跨越的壕溝,還佈滿通電的鐵絲網,同時四處崗哨還有帶槍的禁衛軍巡邏,任何想逃跑的猶太人皆會毫不留情的開槍射殺,天羅地網猶太人宛若甕中鱉無處可逃,許多撐不過營內磨難的猶太人選擇跑向鐵絲網,自殺結束這痛苦的宿命。
進到毒氣室裡是懲罰還是解脫我不忍再想
站在毒氣室裡,我心裡想著,對當時的囚犯來說,活著比死亡痛苦,或許走進毒氣室是另一種解脫。焚化爐的火沒停過,每天都有數十、數百名囚犯在集中營死去,旅伴覺得這樣的環境很陰不願與我前來參觀集中營,是的,這裡的確讓人毛骨悚然,讓人心情沉重悲痛,營房旁的白楊木靜靜的見證這一切,物換星移,苦難雖已停止,但傷害成為永久無法抹去的眼淚。Viktor E. Frankl著作《活出意義來》,是從精神醫學角度分析自己當時在集中營裡所觀察到的人們的行為,他曾提到,每個囚犯日夜勞動,只有在睡著的時候能在夢裡獲得短暫的自由,某日,他身旁的室友很明顯的是在做惡夢,痛苦的呻吟著,他伸出手想搖醒室友,但猛然停止,他意識到自己在做一件非常殘忍的事,夢裡再痛苦,都比不上醒來時這樣的人間煉獄,他怎麼忍心讓室友醒來呢?戰亂時的苦難,是現代的我們永遠難以感同身受的,石碑前的標語Never Again,祈禱悲劇永不再發生。
旅行時間:2017/08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喜歡旅行、閱讀、文字,然後好好生活。 2017年以前,對於世界的認識只有韓國,旅行七八次玩遍韓國各地,自詡為韓國通; 2017年初訪歐洲,從此認識新世界。 二十幾歲時的夢想是在國外生活一段時間,將所見所聞化為文字,作為人生一段紀念,心之所向讓它成真,覺得這是自己做過最棒的一件事情。
30歲這年完成旅居歐洲的夢想,旅途中的美好是綻放的花朵,藍天下光線灑落,微風吹起,歐洲的夏天沒有蟬聲,所見、所想撲鼻而來。 177天,8個國家,45個城市,我將旅途的回憶化為文字,反覆咀嚼,隨時舊地重遊,重溫舊夢,當然,也不忘繼續啟程。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享受沈浸的閱讀體驗
徜徉在不受干擾的簡約介面,瀏覽數百萬篇原創內容。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