瀑布|人性中的溫柔日常 嗎?

2021/12/26閱讀時間約 3 分鐘
總之結論是我不喜歡這部電影。
當然我還是可以理解這部拿金馬的理由,只是我不認為這部能和《陽光普照》相比。不管是哪個層面都沒辦法,並且我個人也不算是《陽光普照》的忠實粉絲。
看完電影之後去看了鍾孟宏的採訪,瀑布是他希望抽離暴力單純敘述溫柔日常的故事,很多報導好像也是以疫情之下的溫柔來宣傳,實際上這部電影也的確觸碰了很多議題:疫情、單親、精神疾病、中年失業、甚至升學體系等等,但都淺淺的刮過去。很像在說——看我有看到這個議題喔!很棒吧!然後就沒有然後了。
疫情除了開頭二十分鐘,作為這部片的基調之外一點也沒講到吧,而且居家隔離的人跑出去真的是可以的嗎?
瀑布電影前半段一直在試圖營造出驚悚片的氛圍,被藍色布籠罩得家庭,母親眼中青春期的女兒行為的反常,像是美國俗爛鬼片中的畫面,想像中的大雨和不見蹤跡的女兒,被送進醫院的母親出院之後,恐怖的存在成了母親。
破壞女強人形象的第一步不是愛情失敗就是歇斯底里,總歸有點不完美在身上,你才是女人。
相較於與惡的距離,瀑布將「思覺失調」形塑成了美國俗爛鬼片中的鬼魂附身在了母親身上,但它又試圖以各種符號與意象想昇華這部電影,意象的展現刻意的粗糙了。品文坐在小靜床邊描述著她的夢——試圖保護女兒卻意外把自己的生命搞丟的女人——說完這個夢又要恐嚇性的說「怎麼不問我從什麼時候坐在這裡的?」、「怎麼不問我要坐到幾點?」我不知道我應該要有什麼感受,是要覺得這女人很恐怖嗎?在我們試圖解除精神疾病的污名化的現在,思覺失調還是以這樣單一的形象出現,並且這被放在一部「溫柔」的電影中,我個人滿失望的。
然後到底為什麼要一直讓魏如萱演戲。我要瘋。《刻在》短短幾幕我都不行了,魏如萱朗讀竇加那段台詞我真的??你們是在博物館??
如果說品文這個角色完全是靠賈靜雯支撐起來的,魏如萱那個角色就是我不知道是她的問題還是台詞的問題,她出現的每一幕我都好痛苦,可能是都有問題。
這部電影的溫柔出現在毫無基底的角色上,多年幫忙維持家庭整潔的打掃阿姨、失去妻子多年的經理、戳破下屬謊言的房仲經理(不得不說那一段,是整部電影第三尷尬的橋段,一是魏如萱,二是結局)他們象徵著社會上仍舊存在著會伸出援手的好人,而我不知道有沒有人被感動,至少我沒有。
我只是有一點不知道這部電影究竟想告訴我什麼。
最後結尾是老師帶著一群學生去溪邊烤肉,然後水庫無預警洩洪,我看到那個水淹沒學生的時候是真的差點笑出來,連公安危機你都有關心到了是吧?我秉持著良好的觀影素質沒笑出來。我當然能理解結局想要塑造出一個開放性,小靜是被救了出來還是只是品文的想像,我可以理解,但我不接受。
這部電影圍繞著兩位女性,母與女之間從隔閡走到扶持,但非常平面,甚至連光線、畫面的展現都是,藍色的布被拿線,光終於照進房子,我都可以聽到非常基礎的視覺理論的書在旁邊為我講解這個畫面。水的意象、瀑布的意象,我真的,甚至沒有什麼能說得,就相當扁平。
我原本沒有要寫任何心得的,因為我太不喜歡這部議題與意象的拼裝車了,大部分也都在看完之後直接跟同伴一口氣倒完了苦水。但最近因為課堂報告所以重新看了82年生的金智英,那股怨氣好像又有點爬升。
是不是當一個「瘋女人」真的瘋了的時候,她才會被看見?
剛好想到這句話,也能套用在瀑布上——母女走向互相扶持的契機是母親瘋了,所以女兒必須去理解母親了,否則母親一不小心就要把家給燒掉。而在《金智英》中,金智英的瘋帶出了整個韓國社會的許多問題與風氣,當然她最後如何走出來是稍微樣板且理想的,但在《瀑布》中品文的瘋帶出了什麼?看起來就像那塊藍布逼瘋她,拆掉之後她就好了。
哇我真的是謝謝你唉。
我只能說出這樣的話了,我是真的覺得這部的問題根本不用用什麼理論思想討論,我是真的看不出這部電影的核心價值:)可能等我搞完報告,會在完整一點寫「瘋女人」這件事,但我目前只是想抱怨一下瀑布。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路過的人8
路過的人8
寫點字說點話,存在與不存在一念之間。
留言1
查看全部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打造你的創作天地
在這裡尋找共鳴,與方格子的 35 萬格友分享觀點與生活。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