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貓愛打地鼠〉

2022/01/24閱讀時間約 7 分鐘
那年,其實和現在沒兩樣,漫不經心聽著,也沒有在讀無聲的唇語,究竟是百般無聊不想聽,還是聽不懂也沒興趣,無論虛實,總將彼此當成缸中之腦,豢養在金魚球缸裡的大腦寵物。
以行動支持創作者!付費即可解鎖
本篇內容共 3,178 字,收錄於此專題與 Premium 專區
你的見面禮 Premium 閱讀權限 只剩下0 小時 0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寫作者找到一個發聲形象或姿態,授權它們活著,並且確保它們在文字展開的領域裡,也就是在虛構的形式下,得以暢所欲言。
Me是我早年離世的孿生兄弟,他告訴我,那些關於「渴愛」與「罪疚」的小故事。 是斷章取義的回憶接龍,也是白日異夢,或是關鍵字般的先知辭典。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享受沈浸的閱讀體驗
徜徉在不受干擾的簡約介面,瀏覽數百萬篇原創內容。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