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輯嚴選
貓尿逼我學動物溝通💦

2020/12/02閱讀時間約 7 分鐘


失敗的英文翻譯

國小的時候大家都必定寫過一篇作文,題目叫做:「我的志願」。那時候每週都泡在圖書館,早就讀遍金鐸獎、銀鐸獎、亞森˙羅蘋全套小說,甚至開始進入西方原住民文學。那時候成日浸淫在西方文學世界的我,曾經妄下狂言說,長大以後要當英文翻譯。一想到有千萬讀者透過我的雙眼與理解在另一個世界中徜徉,那身為窗口、看得懂別人看不懂的文字的我,該是多驕傲的一件事。
沒想到念個英研所被現實生活壓著打,每學期身上必得身兼四五份差事才能打平學費與生活費。那時候連作夢都不敢想了,差點跪在地上懇求教授趕緊放手讓我去外頭討生活,翻譯夢不了了之。那個狼狽的我成不了一扇窗,倒因為一泡貓尿,成了人與動物之間的溝通橋樑。


那些讓我不知所措的

我老家是開門做生意的。不知哪來的緣份,那門不止迎來了客人,還迎來了從未間斷的動物們。老杯獨鐘台灣犬,特別是毛色黑得發亮、尾巴半卷向天、舌上佈滿黑斑的土狗,聽說既忠實又凶狠。於是老杯就向鄉下老家的親朋好友討來一窩,前後十幾二十個年頭,家裡來來去去起碼也七八隻台灣犬。老母喜歡觀賞度高的品種,臘腸、博美,都養過。還有一次是雪白的自來貓。軟綿軟綿的,大大方方走進屋內,待了短暫的幾天。老弟喜歡貓。某年找我陪他去一場認養會,就抱了一隻橘白貓回家。至於我,在學校規定的蠶寶寶以外養過兩隻迷你雞,還認真孵過一顆蛋。我哥就...顯然是家裡的理性份子,除了他絕頂聰明的腦袋,其他毛茸茸都沒養過。
只是那些曾經來我家作過客的狗狗貓貓鳥鳥們,基於當時對牠們的不了解,下場都蠻淒慘。有因為細碎雞骨卡在食道旁,又太靠近心臟不建議開刀而離開的;有誤食鄰居惡意投遞的老鼠藥吐黑血身亡的;有誤踩黏鼠板全身沾滿無法清除的黏膠被掃地出門的;也有因為誤判人類環境溫度而喪失生命的。這些上一代眼中的『無法度』,這些每一次錯愕的離別,都在我心裡落下一道道不知該如何自處的痕。灰濛濛地,一點一點,慢慢挖出一個又黑又冷的洞,越落越深。

我心中的第一隻橘子貓

特別是老弟那隻橘白。他總攤著肚子躺在沙發上和老弟床上,唯有聽見人準備打開波卡袋子的瞬間,會忽然從某個角落竄出來,大聲地邊喵邊把頭用力地湊進袋口,必得搶走幾片洋芋片才甘願。這樣貪嘴的個性博得一家老小笑嗨嗨。老弟交女朋友以後,隨著女朋友待在房裡的時間越來越長,橘白貓便偶爾轉移陣地,窩到我被窩裡一起睡。而後是開始走出門外,跟老杯養在門口的狗窩在一起看人類忙。而後是開始往隔壁的草叢跑。
最後一次見到橘白,是在家裡二樓的走廊上。我正急著出門補習,橘白忽然喵了一聲軟躺在我腳邊。走廊盡頭的夕陽恰好落在橘白身上。我好急,只得拍拍橘白,說,「好了好了我得出門要遲到了」。橘白不肯。他躺在我腳背上,我可以感覺到他試圖以全身重量將我留在原地。
一陣不得已的推託之後,我狼狽地跨過橘白,抓著書包趕著下樓。不知怎的忽然回頭,望見橘白眼中濃濃的失落。當下一股痠意直衝心底、鼻裡、與眼上。我拒絕承認那份感覺。我只記得我逼自己不准哭,要不然下樓被人看到會很丟臉。

橘白的照片只有三張。這背影,我一輩子大概都不會忘記。

只有貓尿蓋的日子

出社會存了少少的萬把元以後,掂了掂荷包,我鼓起勇氣踏進流浪貓保護協會。我還記得我跟室友一起做了一場夢。我說我要養兩隻橘子,一隻要叫漂撇欸,一隻是古錐ㄝ。走進保母家跟兩橘互動以後,保母讓我回家考慮一週,再做第二次探訪。第二次甫開門,大的那隻就站在門邊的電視櫃上對著我很是激動地喵了一串,我便簽了賣身契,和二貓自成一家。

讓我簽下賣身契的橘子兄弟。左是蘭小帝,右是蘭小非。

保母替大隻的橘子取名蘭小非,小的為蘭小帝。說,蘭小非會故意亂尿,要我留意,還開玩笑說蘭小非的綽號就叫尿尿小非。當時仗著體內催產素激增,我覺得有什麼難關好跨不過?便拍拍胸脯一口應允:沒問題,我可以的。
二橘和我成家後,一起過了一段幸福的小日子。每晚必定高級乾乾罐罐零食伺候外加滿滿一小時的逗貓棒,二橘見到我都喵得熱切,一家三口很是甜蜜。但隨著我自己加班加得越多,貓砂便鏟得越懶,最後乾脆換成崩解砂,還等到砂全都崩散了才願意更換。有一天回家遍尋找不著蘭小非,正心急的時候瞥見髒衣籃裡探出一顆貓頭與我四目相望。我那懸宕的心正要鬆下的前一刻,恰好聽見髒衣籃裡傳來噓噓解放的聲音... 自此的每一天,我早上與客戶抗爭,晚上與貓尿奮戰。那年冬天溼冷得很,我在住處備的九條被子,竟沒有一條能蓋。要馬是在洗衣店裡待乾,要馬是在ikea大袋子中待洗,要馬就是被送去垃圾車淘汰。跟蘭小非的相處,也就一路從含笑怒罵,到舉手威嚇,到狠下心關房門隔離。甚至有一次,我還崩潰到坐在地上哭,對著尿尿小非大吼:「你再這樣,我實在不知道該怎麼跟你相處了,你是不是不願意跟我在一起?」
直到那天。加班後拖著疲憊的身體回家,開門時一恍惚,蘭小非又竄進我房裡。但這次我極冷靜。冥冥中有個感覺讓我別急著罵貓。然後我就看見蘭小非在我的床上,狠狠尿了將近半張床單的血尿。我嚇到瞬間腦醒。抄起貓直衝動物醫院,才曉得原來蘭小非因為先天條件的關係,特別容易染上泌尿道疾病。當時的他已經膀胱炎半個月有餘而我竟渾然不覺,渾然不覺的同時還將所有的脾氣全撒往他身上,認定他就是故意搗蛋作對,認定他就是不懂感恩知足,認定他就是老天派來懲罰我的壞貓,天...
那一晚,心裡的洞,還有濃濃的自責和愧疚,將我擊垮。當醫生用譴責的眼神叮囑我貓砂必須得一天起碼清理兩次、貓咪也需要盡可能給予濕食才能有效預防泌尿道疾病的時候,我不曉得身為飼主的臉面該往哪擺去。我以為每天固定餵食好吃的食物(還會當著他們的面說罐罐有多貴)、有陪玩的時間(還會三不五時偷懶請假)、有清理貓砂(兩三天清一次還嫌貓砂臭),已經足夠負責。卻從來未曾想過,那些我以為足夠的付出,竟遠不足一隻健康的貓最基本的生理需求。而無知的我,整天逛網拍,竟不曾想過要上網搜集資料做功課認識貓生應有的生活結構,還任性地以各種理由推託鏟屎的必要,以至於心愛的貓因我的犯懶而病,都還得承受各種莫須有的指控。當晚我便連著幾天上網狂查如何了解貓咪在想什麼,有沒有方法第一時間就讓貓咪告訴我他身體不舒服,而後便擠兌所有的存款報上了一堂動物溝通課,開始了跟著動物一起的旅程。一路走來至今第七個年頭,以動物溝通師身分在人間走跳的我,回頭想起這段充滿貓尿的往事,心中依然感觸萬千:
究竟人的無知有多巨大,覺知有多渺小?
FB:https://www.facebook.com/releasing.connecting
IG:https://www.instagram.com/releasing.connecting/
本篇文章另有輕鬆好聽語音版:
Fistory:https://reurl.cc/gmdmep
Apple Podcast:https://reurl.cc/R1N1Yn
Spotify:https://reurl.cc/ygqgRl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桑雅(Sonja),一名依心而行的女子。日日驗證動物溝通是支持身心轉變的歷程。7年,超過2000場次的溝通經驗,涵蓋常見寵物(貓狗鳥鼠兔)、特殊寵物(魚龜蛙蛇貂)與非寵物(蜘蛛、大象、植物)等。提供動物溝通個案、講座、教學、活動、工作坊,在這裡分享我在動物溝通這路上的歷程與心得,以及各種溝通故事。
旅行有兩種意義,一是空間上的移動,二是內在情感、念頭的流轉。學習動物溝通的那一刻起,我便在動物們的陪伴之下開展、新生。從都市內的寵物溝通逐漸走向以非馴化的物種為主的動物溝通,這系列的溝通故事搜羅了我走訪各地與蜘蛛、喇牙、銀合歡、山羌、藍腹鷴、海豚、氂牛、大象、馬、犀牛的互動紀錄。來參與我的轉變吧!
留言2
查看全部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享受沈浸的閱讀體驗
徜徉在不受干擾的簡約介面,瀏覽數百萬篇原創內容。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