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桃園平埔族的二三事(七)

2022/09/23閱讀時間約 10 分鐘

前言:

現在大家嘴巴所說的「桃園市」,是在2010年五都升格以後才出現,之前叫做「桃園縣」。升格前的「桃園市」則是現今的「桃園區」。升格前後,「桃園」的面積沒有什麼改變,看起來相當穩定,幾十年來沒有重大變化。我想,使用這個比較穩定的框架來談桃園平埔族,讀者的接受度會比較高,也比較容易理解。
如果用地理區作框框,桃園境內有高山、丘陵、河階、台地、平原……多種地形,可以分作好幾個區域,寫成好幾篇文章,不過這樣做,已經超越我的負荷能力,需要勞煩學有專精的教授與文史工作者來寫了。為了讓內容不要太過無趣,嚇走讀者,以下我將用Q&A的方式呈現,如果這篇文章能讓您快速得到相關資訊,甚至得到一些趣味,想進一步了解桃園的平埔族,真是再好不過!

郭光天是什麼樣的人?這位在台灣漢人拓墾史上有小名氣的墾戶,我們是否該正視他對桃園平埔族的傷害呢?

我們確實需要正視且好好思考郭光天、薛啟隆這些墾戶與閩粵移民對桃園平埔族人的傷害,但前提是他們的生平事跡要清楚明確,不能背離史實太遠,否則花那麼多力氣去批判那些虛假不實的人事,去推行轉型正義,不但無法保障現今原住民的權益,也不能還給受害先民及其子孫遲來的正義。
郭光天是一個相當麻煩的人物,其生平事跡乍看之下,沒什麼問題,但我們如果將不同資料放在一起比對,很快就會發現問題一堆,有的地方甚至讓人不得不懷疑:它是真的嗎?該不會是後人編造出來的「鬼故事」吧?
如果郭光天的事跡全部或大半是編造的,譬如:他如蕭那英那樣──明明是平埔族漢化第一代,卻被寫成是來自廣東嘉應州的粵人移民,那我們檢討半天,豈不是朝錯誤的方向努力嗎?
如果郭光天確有其人,而且是道地的漳州人,可是他向當時的閩浙總督提出開荒桃園的構想,若是後人編造的鄉野傳聞,背離史實甚遠,甚至連總督派兵去驅趕原住民的事都不是真的,那原運人士、關心原住民權益的知識人耗費時間撰寫論文、評論,不就虛擲了自身寶貴的時間、精力與金錢嗎?
桃園的地方誌,記載並不全然可靠。有的以訛傳訛,已非事件原貌。

舊版的《大園鄉志》說:郭光天是福建漳州人,是個讀書人,考上漳州司馬,頗有才幹,雍正三年渡海來台,巡遊台灣北部沿海地區,發現所到之處一片蠻荒,亟想開發當地,於是回到福建以後,拜見福建總督,希望總督答應他的請求。結果總督大受感動,不僅口頭嘉許一番,還派人幫他達成目標!---我頭一次看,覺得這個故事好正能量,非常勵志~~再看一次,卻發現有些地方怪怪的!與我所知的清代官場風氣、官銜、官階、官員的工作內容不太相符!

這個充滿「篳路襤褸,以啟山林」精神的拓荒故事,確實很多地方怪怪的!
首先我們來看郭光天的出身。一些資料沒有說郭光天是文人、儒生、漳州司馬,只提他巡遊台灣北部而已,有的資料更簡略,只寫他巡遊「台灣西部沿海」或「台灣」),您讀的舊版大園鄉志寫的比較詳細。────可是清代根本沒有「司馬」這個官文人雅士在文章與口頭所說的「司馬」,其實是指官位正五品的「同知」,而非其他官名。郭光天是同知嗎?他當過同知嗎?沒有史書與郭氏族譜都沒有他當同知的記錄。舊版大園鄉志與其他記載「郭光天當漳州司馬」的文章明顯有誤
其次,雍正年間,一個人要渡海來台,除非決心要當偷渡者,不然要向官府申請,並經過核准,也就是說:郭光天不論是如某些資料所言,是「漳州司馬」這類的小官,還是一介平民都要如此,但坊間極大多數資料卻省略不提。這樣就存在以下的問題了……
如果郭光天是一介平民,事先沒向官府申請許可,便擅自渡海來台,巡遊台灣北部,這樣的行為已經觸犯法令,為何他事後還敢呈請福建總督,向總督提出開墾土地的訴求,而沒被總督或負責渡台事務的官員下令逮捕,予以治罪?────這是非常荒謬、不合理的!現實不太可能出現這種情況!
如果他是官員的幕僚---師爺之流的人物,奉上級命令來台,巡遊台灣北部,考察土地使用狀況,這可能發生!但奇怪的是,既然如此,為何郭家子孫及文史工作者沒說;沒說,不就代表郭光天渡海來台,並非上述的情況?若郭光天是官員的幕僚,出於自身意願,而非奉上級之命,擅自渡海來台、巡遊台灣北部,這樣的行為仍然觸犯法令!郭光天後來不僅沒因此被懲處,還被上級長官福建總督嘉許──這不是非常荒謬嗎?雍正治下的官場會發生這種怪事嗎?
除了郭光天本人的記載有問題,其他人也有明顯錯誤與無法自圓其說的地方,例如:郭光天在當時的大清國出身平凡,既不是蒙滿權貴,也不是高官的家族成員,正二品、旗人出身的福建總督竟然會平白讓他當大墾戶(怎麼沒向郭家要紅包呢?),不僅讓郭氏一族去桃園開荒,還下令正五品的同知大人率兵渡海來台,先幫郭光天跟他的家族驅趕桃園的原住民。這種超乎現實的台島開荒夢,恕我直言,以滿清當時極度著重等級尊卑的社會環境而言,幾乎是不可能發生!何況正五品的同知是文官,而非武將,怎麼能「帶兵」、「率兵」渡海來台征討原住民呢?這是違反清代官場與軍隊的常態運作。
當時的桃園平埔族不少已經歸順滿清,成為熟番、化番甚至有的已經向官府輸餉、服勞役,總督、同知若為了郭光天的台島開荒夢,去拿一百零六名軍官與士兵的生命、大筆的軍餉軍費,以及那些熟番、化番的土地與忠誠當作犧牲品不但非常失格,而且容易出事,極有可能發生以下的事件:
1.激起桃園地區的原住民串連抗官
2.給漳州移民群聚作亂的機會
3.平埔族頭人冒險進京上訪向朝廷舉報郭光天與福建總督的惡行惡狀等等
智力正常的官員不會做這種拿石頭砸自己腳的決策。──大園鄉志所寫的內容很可能不是整個事情的原貌!
舊版大園鄉志的郭光天傳。不少介紹桃園的文章、學者論文採取這種說法,不疑有他。

有一篇文章,名叫〈清代芝葩社和過嶺、雙連陂的拓墾史〉,上面寫:「清雍正三年(西元1726年)福建人郭光天從原籍渡海巡遊台灣北部,他返回福建後就呈請福建總督開墾本區,福建總督後命海防同知尹士良率兵106人,在清雍正六年(西元1728年)渡海從今許厝港登陸,芝葩社原住民在清廷大軍壓境的現實環境下,不得不接受朝廷的招撫與開發安排。郭光天首先在今圳頭村後館(舊名圳股頭)設館,以圳股頭為中心開始了芝葩社的開墾史。」

可是舊版大園鄉志及一些網文、景福宮廟誌卻說:尹士良率領鄉勇、士兵去招討野番,行經南崁社、桃仔園,然後野番見到鄉勇、士兵聚集,自知無法抵抗,就帶著老幼退入東邊的深山。

到底哪個才是對的?


很遺憾。目前我實在無法判斷哪種說法才是對的,因為缺乏可靠的史料當作標準。上述說法都存在不小的問題,不排除這兩種說法全都是假的,沒有一個是真的。
許多資料把那位帶兵征討原住民的官員寫作「尹士良」,其實正確的寫法是「尹士俍」。其次,清代的「同知」是文官,並非武官,可是不少資料卻寫同知尹士俍「率兵」或是「帶兵」來台,代表作者不是不了解滿清的官制與軍隊運作,就是沿襲前人說法不疑有他。
對於尹士俍所率領的士兵,有的作者說是「軍隊」,也有的作「鄉勇」,也有人認為兩者都有。如果「征討番人」確有其事,應該是「軍隊」比較合理,因為雍正年間,八旗、綠營戰鬥力仍在,並不需要特別招募鄉勇,何況台灣北部當時原住民佔絕大多數人口,閩粵移民根本還沒大批移入,哪來的「鄉勇」?是找當地的熟番壯丁去當鄉勇,征討「番人」嗎?招募鄉勇征討番人這種說法明顯不合理。。

尹士俍當年到底有沒有奉總督之命,率兵來台,到桃園為郭光天驅趕原住民呢?幾乎每篇網文、地方誌都說「有」,而且不少作者說是1728年。可是研究南崁社的台史學者簡宏逸卻說,考查清代文獻,尹士俍1728年還在福州擔任同知,受命驗收福州附近修理城垣的工程,隔年才調任台灣海防同知。伊士俍的轄區一開始並不在台灣北部,而在台灣南部。後來遇到台灣北路原住民叛亂,署理淡水撫民同知,配合福建陸路提督王郡去鎮壓原住民,這才開始涉及北路事務,因此簡宏逸斷言《郭氏宗族北臺移民拓墾史:郭光天宗族》所錄的時間有誤,可能是後人將兩件發生時間相近的史事混為同一件事情。
由於簡宏逸寫的論文(我讀過),以及他所考查的清代文獻,比錯誤百出的網文、地方誌可靠,所以我選擇接受簡宏逸的說法,認為:尹士俍當年奉總督之命,率領一百零六名官兵去鎮壓桃園地區原住民(包含泰雅族的祖先),好讓郭光天及其佃戶順利開墾……諸如此類的說法,很可能是後人將「尹士俍署理淡水撫民同知期間,配合福建陸路提督王郡去鎮壓台灣北部(不限於桃園地區) 原住民」與「郭光天得到官府許可,開墾桃園地區」這兩者混為一談。

〈清代芝葩社和過嶺、雙連陂的拓墾史〉這篇文章有一段實在寫的很怪異!作者說:「郭光天先後大規模進行開發,他開墾的範圍非常廣,包含清代桃園芝葩社所有地域,還有今台北縣市部分地區,南至鳳山崎(今新竹縣新豐鄉),北至八里岔、長頭坑(今台北縣八里鄉長道坑口)和大加吶(台北市大安一帶),清廷賜以鐵印稱為「大業戶」,意思是朝廷提供芝葩社原住民土地給他開墾。這樣,朝廷和原住民、大業戶之間就互得利益。大業戶又招來佃戶開墾,大業戶、佃人又互得利益。 這就是台灣開墾的原動力。」

為什麼朝廷提供芝葩社原住民的土地給郭光天與他的佃戶開墾,當地原住民、大業戶、佃人能夠互得利益?文章前面明明寫:「芝葩社原住民在清廷大軍壓境的現實環境下,不得不接受朝廷的招撫與開發安排。

原住民被迫交出土地給外地來的大業戶、佃人以後的處境,就好比中國統治台灣以後,把你家的房子、土地發配給好幾個福建無業青年,要你們一起使用,然後那些人發展順利,他們的子孫興高彩烈歌頌祖先(而且只有父系祖先)勤奮節儉的精神。而你呢?無論是特區政府、台灣社會,還有那些把你誤認成古早福建無業青年的子孫,幾乎沒人在乎你當年的真實感受──如果後者叫做「共匪的強盜行為」,前者怎麼是「大家互得利益」


如果這篇文章寫的內容接近史實,您講的很有道理,如果背離史實甚遠,您的質問也仍然有道理,因為這種一面倒只在乎我們閩粵移民祖先的說詞,背後隱藏的可怕雙重標準,確實值得我們正視!

(第七部分結束)


參考資料

1.張茂松題字的《大園鄉志》
2.陳宗仁/撰、鄭明枝/編,《郭氏宗族北臺移民拓墾史》,大園郭性族譜資料(網頁名稱)
3.許時烺〈清代芝葩社和過嶺、雙連陂的拓墾史〉,筆者從「過嶺雙連陂的饒平客家歷史」(網頁名稱)轉引。
4.簡宏逸「從Lamcam到南崁」(台灣史研究第19卷第1期)
嗜好閱讀。在這裡,有6個出版專題:「文學吧」、「聽‧他們說歷史」、「教外觀點」、「性平、婚平議題」、「異議國文」、「小說馬奎斯」(不定期發文)。「鏡文學」寫作平台--筆名「雀榕」。
這個專題的文章主要在介紹歷史方面的書籍、影片、網站文章的內容,以及我的讀後心得。我是以非科班出身、非史學圈的讀者做介紹與批評,請多多指教!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享受沈浸的閱讀體驗
徜徉在不受干擾的簡約介面,瀏覽數百萬篇原創內容。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