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懷舊系列》那些年,我們玩的小瑪莉機

2022/03/29閱讀時間約 3 分鐘
「小瑪莉」俗稱麻仔台,是六七年級生的共同回憶。
在我唸的國小旁邊有一家雜貨店,老闆是一對阿公阿媽。這間店下了課後總是擠滿學生,有的同學是去買食物吃,有的則是去花5元抽一些玩具,剩下的則是擠在一個狹小空間內,看著同學挑戰著「小瑪莉機」和「彈珠台」。
當時無論是「小瑪莉機」或「彈珠台」,玩一次就要投入5元硬幣。這對於當年的國小生來說,是一筆不小數字,所以能站在台前玩的,要不是爸媽零用錢給的多,再不然就是存錢存很久。
相較於小瑪莉機,彈珠台比較不熱門。因為彈珠台遊戲時間太短,球打出去,落下來,不到五秒的時間就結束,對我們來說CP值遠不如小瑪莉機。
我們最期待的,就是「小瑪莉機」的燈號停在倍率高的圖案上。它會先是悅耳的零錢落下聲:「花啦,花啦,花啦」,接著就換成同學不停的喊叫聲:「吃紅,吃紅,吃紅」
中獎的同學除了會買一堆零食分給大家吃,同時還會直接拿錢給他的好馬濟。
有一次我拿到同學給我吃紅的10元,那瞬間彷彿賭神上身,立刻衝向小瑪莉機前,試一下自己的手氣看能不能也來個高倍率。
「哎呀,運氣不好沒中,某某某再給我10元,我再試一次啦,拜託」
「某某某可不可以再給我10元,我再試一次啦,拜託……」
就這樣一連玩了五輪都槓龜,輸到同學都快翻臉了。而自從那一次後我就被同學嘲笑是「逼雞手」,而它也成了我在雜貨店裡的稱號。
雖然身為「逼雞手」,但我仍然對那台機器充滿十足的信心。
為什麼呢?
因為我曾經親眼看過我同學和他哥哥,在機台前一直中獎,他們不停歡呼直到阿公老闆走出來,把插頭拔掉,機台收起來不給他們玩才收手,這一把他們賺了快1000元。
曾經有一次我手氣很順,當天在「小瑪莉機」和「彈珠台」賺了50元。這對我這「逼雞手」來說是一件很難得的事,本來想再拗下去,看能不能贏到讓老闆都害怕。但旁邊同學勸我叫我見好就收,他說贏錢是運氣運氣的事,不要鐵齒。
回家後愈想愈不對,不停的埋怨同學為什麼要在我手風最順的時候把我制止,明明就是一個可以大賺一筆的機會,卻因為別人的一句話而中斷。那個同學一定是自己想玩,怕我贏太多。
於是我開始存錢,打算不要讓那個同學知道,自己在那裡默默的贏錢就好。
某天放學我刻意避開同學,等大家都回家後再回頭走向雜貨店。我獨自一人在狹小的空間裡和小瑪莉機奮戰著,經過它燈號一輪又一輪的轉動著,我放在桌上的零錢也愈來愈少,直到我帶去的五張100元都全數陣亡,我才驚覺那天叫我收手的同學才是真正的智者,現在的我只是一個窮困潦倒的賭徒,我真的好傻好天真。
那天也因為晚回家一個小時,還被媽媽痛罵了一頓。
從此之後,我只會小玩5元10元,不敢再大手筆的拗下去,同時我也不敢和同學說這個「超級逼雞手」的經驗。
國小畢業不久後,老闆就退休了,雜貨店拆掉改建成大樓,我們最愛的小瑪莉機台也被政府列為賭博性電玩而禁止使用。現在經過夜市,經過彈珠台我都會停下來玩個50元,每當看著小鋼珠一顆一顆的落下,我都會想起當年在那狹小空間內,和同學一起在麻仔台前大吼大叫的點點滴滴。
為什麼會看到廣告
illustration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林凱彥
林凱彥
我是一位國中老師,過去一直以為只要當一個知識的生產者,但發現除了教學外,班級的管理和溝通輔導也要與時並進。於是針對不足,我開始學習,溝通,寫作,說故事和易經, 我相信:「大人若健康,孩子的成長就會健全」 希望透過文字和演說帶來正向力量,在紛亂的社會中做到安定人心的力量。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從 Google News 追蹤更多 vocus 的最新精選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