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希望自己是被行銷的大多數人,還是被傾聽的少數人?
公關人生相談室
公關人生相談室

你希望自己是被行銷的大多數人,還是被傾聽的少數人?

2022-04-16|閱讀時間約 3 分鐘
前陣子因為年底的地方選舉,有政黨在進行黨內初選,在黨內民調截止前,拜票電話和宣傳車聲音不斷。特別是家中的市內電話幾乎每一星期,都會在上班時間接到三、四通以上的電話錄音拜票電話,開頭除了裝可愛地説「各位叔叔阿姨好,我是OOO,請支持年輕人出頭天」或是請資深藝人裝熟説「喂~好久不見,我是OOO,請支持肯做、肯打拼的OOO」,而一般來說,若在上班時間接到這種電話,通常還沒等到講完就會掛掉。
而街上的宣傳車也沒停過,總是繞著住宅區附近的巷弄,大分貝地放送預錄的宣傳台詞或是現任政治人物站台的證言。然而,若住在較高的樓層,通常這些透過空氣傳導而透進室內的聲音,到了高樓就只會成為模糊的人聲和噪音,如果家中有午睡習慣的人或孩子,一定會被大分貝的噪音吵醒。反覆地聽,不但無助於選民認識候選人,反而更多是加深了對於這種幾十年都沒進化選舉文化的厭惡感,特別是這種套路是來自於標榜著年輕、創新的候選人,更增加了矛盾和認知不協調的感覺。
在日常生活中,我們也不時接受到各式各樣鋪天蓋地而來的行銷,無論是貸款或是網路購物優惠,而常見的套路往往是一接起電話,發話者也不問候受話者或等回應,就開始一連串地行銷話數,彷彿只要把手上那份稿的內容唸完,訂單就會自動入手;或是一聽到沒有資金或貸款需求,連個謝謝都不說就直接掛掉電話。另一種人,則會用文字行銷,用簡訊裝熟開場就說「我是前天聯絡你的黃經理,怎麼還沒回覆我訊息呢?」,這一切的一切,只把電話那頭或是接受訊息那端的人,當作是一個個同質且不會思考的面孔,即便已經取得了這些人最直接的聯絡資訊,卻也只能搬演最平凡無奇也難以打動人的台詞。
然而,最近我也接到一個自己是訂戶的雜誌電話行銷來電,來電的女性電銷人員,不像是前述的電話行銷一樣,她先確認了我的身份,另外還多問了一句:「現在是否方便通電話?」而也因為她多問了這句話,我也暫時放下手邊的事情,聽她跟我介紹目前提供給訂戶的優惠方案。就算我跟她説我好像已經有用App訂閱,她也不會馬上說謝謝再聯絡,而是跟我說明App訂閱跟電話行銷的方案的優惠差別,也詢問我是否方便寄送相關訊息到登記的E-mail?我也樂意地答應了。後來結束通話前,她很有禮貌地道謝,我也謝謝她分享這個訊息給我。
通話結束後,我仔細地想了一想,這通行銷電話其實也沒有什麼太特別之處,但是為什麼我願意聽完並感謝她的分享呢?
或許原因在於,從通話的一開始,從她詢問是否方便通電話,一直到最後是否寄送優惠訊息到E-mail的過程中,我感覺到自己是被傾聽而且對於通話與否是有主控權的人。不但沒有被迫聽著電話另一端的人自顧自講話又不能打斷的煩躁,或是被迫要馬上決定購買、一直被緊迫盯人詢問的壓力。反而,我感受到的更多是她聽起來有意願了解我的訂閱狀況,而也願意把她認為更優惠的訊息分享給我,無論我是不是即刻會成為她手上業績的人。
其實,產品行銷或是個人行銷不也是如此嗎?銷售的發生就在在雙方主客觀意願與需求的對焦,而對焦又有賴於對於雙方出發點與利益的溝通。即便知道不切實際,但很少人會願意承認自己只是一大群模糊面孔的行銷名單上的名字和號碼,而更希望自己是被傾聽的那個特別的少數人。無論是知道自己原先我不知道的事情,或是自己的需求是否有些不一樣的解決方案,這都取決於對話的兩端,是否都有溝通意願以及是否有接受訊息與承接情緒的能力。
或許在下一次,當我們有需要跟一個或一群素未謀面的人溝通之前,是否能先問問自己,你希望自己是被行銷的大多數人,還是被傾聽的少數人呢?
0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作者介紹
張塔莎,人生關鍵字有國際關係、翻譯、科技、公關等,喜好文學、閱讀和吸收各種新知,也關心科技對人類社會帶來的影響。希望科技能成就更多的善,而非成為主宰與監控世界的老大哥。 平日在臉書粉絲頁「公關人生相談室」筆耕,分享公關、科技、職涯等主題的觀察,希望能透過自己走過的路,為後進的同好點起一盞引路的光
本文發佈於
你常聽到公關卻不知道公關在做什麼嗎?你想進入公關業卻不知從哪裡開始嗎?代理商和品牌端的工作差在哪裡? 無論你是對於公關行銷職涯有憧憬的新鮮人,還是已有數年資歷期盼在職涯繼續突破的職場人,這裡就是屬於你的學習空間 透過業內人士親身經驗分享,為你的公關行銷與職涯道路點上一盞光,也透過交流討論拓展職涯視野,一同實踐理想生活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