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安影評|二十五,二十一:你傷害了我,但是我願意理解你
海安 Szuan
海安 Szuan

海安影評|二十五,二十一:你傷害了我,但是我願意理解你

2022-04-25|閱讀時間約 5 分鐘
《二十五,二十一》劇照

《二十五,二十一》劇情介紹

1988年亞洲金融風暴,追求擊劍夢的羅希度,遭遇社團倒閉的危機,同樣受到時代影響的白易辰,父親公司倒閉,讓他從富二代淪落到找不到工作的打工仔。
22歲和18歲的相遇,從喊出對方名字開始,經歷三年的創傷、誤會、依靠後,那段25歲和21歲相愛青春故事。

「每次講到爸你都避而不談,妳總是想當他從來不存在一樣,把他遺忘掉」_女兒 羅希度視角

《二十五,二十一》劇照
從小只能在電視螢幕上看到妳的身影,爸爸過世那天我好難過,好希望我們能一起面對,但是一直等不到妳出現,卻在靈堂的電視裡看到妳播報新聞快訊。
「妳根本不在乎爸爸,妳也不在乎我吧?」
長大後,妳的工作更加忙碌,下課回家後看到空無一人的屋子,只能打開電視聽著妳的聲音,假裝有人在家。
我的劍擊比賽妳從來沒來看過一場,我知道妳從不遵守約定,也清楚妳每次說好要來,但是最後都不會出現。
當別人誤會我時,妳都不會問我到底發生什麼事,只會指責我,妳眼裡只有你的工作,妳根本不在乎我,而我一點都不想理解妳。

「我不會再期待妳體貼我,但你不要批判我選擇避開、忘記所做的努力,因為那是我撐下去的方法」_媽媽 申在京視角

《二十五,二十一》劇照
1993年,我剛從記者轉為主播,總是被上司責備表達能力不好,在職涯壓力極大的轉換處,老公還生重病在醫院。
那天主管說高層已經開始抱怨我的表現,也提到我不年輕了,這時醫院要我過去一趟,正好社會組發生了嚴重的新聞,於是我自薦播報快訊。
準備上主播台前,我站在鏡子前練習著口條,眼淚不由自主地落下,我告訴自己——「申在京,妳要以最專業的姿態播報」。
「我不是不愛妳,我只是用我愛的方式來愛妳」
老公過世後,留下我獨自撫養女兒。「老公⋯⋯我好想你」但是我知道要壓抑著思念,把女兒好好撫養長大。
希度對擊劍很有天份、也很有興趣,但是裝備和訓練的費用很高,無論如何都要好好工作讓她繼續下去,雖然會因此常常不在家,但是希度長大後能理解吧?
希度要比賽了,加油!雖然不能到現場支持,但是我一直以妳為榮!
《二十五,二十一》劇照

「也許,你傷害了我,但是我願意理解你。」-海安

羅希度的母親是一名新聞主播,在父親生病過世時,希度等不到母親來到,卻在靈堂的電視上看到母親播報新聞快訊,從此希度更加無法原諒成長過程中總是以工作為由缺席的母親。父親過世後母親更是常常不在家,希度也習慣了空無一人的房子裡,只有母親播報新聞聲音的孤獨。
對於希度來說,父親是她十三歲前重要的陪伴,也是開啟她對擊劍熱愛的推手。在希度的回憶裡,父親總是帶給家裡歡樂。庭院裡父親手工製作的三張椅子,也是過世後留下的遺物之一。
希度與母親的誤會到第十一集時有了轉折。
經過日曬雨淋,父親的特製的椅子有些損壞,原本跟母親約定好要一起拿到木工廠修理,希度卻再一次等不到和公司聚餐的母親。後來希度直接到木工廠跟老闆拜師學藝,卻意外發現母親獨自將椅子拿到工廠修理,並對修理的細節要求極高。
希度和母親在父親的忌日到墓前緬懷他。在祭拜時,母親跪著、頭低著,祭拜完已站起的希度隱隱聽到啜泣的聲音,她才明白一直以來總是避而不談父親、呈現強勢形象的母親,只是將埋進工作裡麻痺自己,而強勢是為了保護希度所呈現的形象
母親心裡有對於老公和希度愧疚,也有對自己的失望,卻也有對老公無止盡的思念,與守護還活在世界上的人的堅持。
「等妳長大後我想告訴妳,我其實很想念妳爸爸,希度」——《二十五,二十一》申在京
最後,希度與母親相擁著。希度真正明白,原來母親不是不在乎,也不是不愛她,而是母親身為母親這個角色以外,她同時也是一位失去伴侶的人,在思念同時也揭開著脆弱,而她還是一個對於工作有所堅持的主播。
二十五,二十一》劇照

「光是要理解對方,也許我們就要花一輩子的力量了」

羅希度的父親過世後,使她們被迫成為單親家庭,母親要在忙碌的工作裡照顧孩子,只能讓孩子寂寞地長大。
《二十五,二十一》的背景設定為九〇年代的韓國,而在亞洲的另一端的台灣,離婚率也在好幾十年前將近一半。
我記得高中時,教學多年的老師突然問我——「為什麼現在會有那麼多單親的孩子?」
以前我覺得說出「單親家庭」是一件與他人不同、難以啟齒的事情,但現在和其他孩子聊天時,卻發現這是很普遍的狀態。
許多單親家庭的父母親,要處理繁忙的工作,在台灣(莫名其妙)的加班文化裡,下班後衝到安親班接孩子,為了讓老師延後下班而道歉。帶著疲憊身軀打理晚餐,還要面對洗衣籃推積如山的衣服,處理瑣碎的家務事。
工作加班和處理家務事腦容量和體力已經達到了極限,還要面對孩子的課業和煩惱,光是想像生活就毫無喘息的空間。
身為單親家庭我也曾埋怨過,像是安親班下課,總會看到其他同學的家人來接送,而我總是完成功課後默默獨自走回家;每次家裡吃飯到一半,先吃完的母親便會獨自回到房間休息,留下我和姐姐;羨慕同學假日的家庭旅行,而我總是看到媽媽在床上休息。
我都會覺得「為什麼母親不能多陪我們一點?」但是這些埋怨和不諒解,都在出社會後得到開始慢慢體諒。
工作後發現下班要和任何人見面都心有餘而力不足,更不用說工作忙碌需要加班時,連打開通訊軟體回訊息都覺得心累。
某天下班後我躺在床上,突然想「如果我現在有孩子我會怎樣?」光是想到一半就列為惡夢一場(大笑)。
雖然成長的過程有寂寞、有缺憾,但是我想第一次來到這個世界上,成為母親的她也用盡全力了吧?
最近,我領悟到有些從家庭而來的傷害,反而創造獨一無二的特質,現在我所擁有的獨立、細膩都是在那名為家庭的傷口中,藉由成長的滋潤而長出的獨特
也許有些傷害永遠不能原諒,但也不用逼迫自己要原諒,或是一定要全家抱在痛哭流涕和好(笑),有時候光是要理解對方,也許我們就要花一輩子的力量了
0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作者介紹
長期關注社會的幽暗處,紫斑症、精神疾病、無家者等議題。在文字裡失序,在攝影裡得到救贖,再由設計恢復理性,在反覆中思考自我。 曾為出版社企劃編輯,現今為平面攝影、平面設計、文字工作自由者。
本文發佈於
每一次觀看,都是一趟靈魂旅程。讓每一個喜愛的影劇都被文字記錄下來,尋找擁有同樣共鳴的回聲。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