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長學弟制的終結者:記那位被老鳥霸凌的同梯弟兄
鴻雁
鴻雁

學長學弟制的終結者:記那位被老鳥霸凌的同梯弟兄

2022-06-05|閱讀時間約 7 分鐘
「你們知道那個新來的伙房兵嗎?就是高高瘦瘦黑黑的那個,」參一、參二見到有八卦可以聽,馬上放下手邊工作,興致昂昂望著老駱,老駱接著說:「他超屌的哦,他剛來伙房的前兩個禮拜,看到我們叫『學長』;第二個禮拜以後,就叫我們『』;一個月以後,我們叫他,他都不理人耶!」
在馬祖東引這個相對於本島的單位還封閉的小島上服役,最怕的就是老鳥玩菜鳥,因為被霸凌的菜鳥得等好幾個月才能回本島,形同身陷監獄,壓力無處宣洩。尤其是在以前視學長學弟制為理所當然的年代,再加上申訴管道不發達且官官相護的制度陋洞--如果老鳥玩得太超過,菜鳥一時撐不過,往往發生憾事。當年我就聽聞好幾起菜鳥不堪霸凌,羞憤自殺的案例……
不過,這都是發生在幾十年前的事。我在東引服役時,洪仲丘事件還沒發生,然而軍中已經非常關注新兵的適應情形,我們剛上任的連長更是下令杜絕老鳥欺負菜鳥的情事。雖然我們下部隊後難免感受到來自於學長的鄙夷目光,或是言談間有意無意的奚落,但倒是沒有真的被欺負過。
即便如此,連上仍然有一個單位是連長鞭長莫及的地方,那就是--伙房
在前任連長的年代,伙房學長關起門來玩弄學弟,伙房以外沒人知道,學弟也不敢申訴;等到這些學弟終於熬到學長退休,自己當學長了,正想如法炮製玩玩學弟時,不巧現任連長明令禁止欺負學弟--好不容易熬成婆卻有人幫媳婦撐腰,不能動她,可以想見他們內心的不平衡。
可是,即使不能「動」學弟,總可以「說」學弟吧,反正伙房關上門來,裡面發生什麼事誰知道?學長到外面造學弟的謠,只要技術高明一點,仍然難以構成霸凌。
話說,我們到東引後,先在幹訓班進行為期一週的調適教育。在這幾天當中,我認識一位弟兄,名叫小方(化名)。小方的爸爸開餐廳,他在課後常到爸爸的店裡幫忙,很早就熟悉待人處事的道理;再加上他個性敦厚老實,樂於助人,大家都很喜歡他。
調適教育結束,我們很幸運地分發到指揮部旁的本部連,他是伙房兵,我是駕駛兵。本來以為在同一個連隊相處的時間較多,還可以互相照應,沒想到伙房兵跟我們的作息完全不一樣,平時也都關在伙房裡,通常只有吃飯的時間才會見到他在餐廳忙進忙出,當然沒有多餘的時間閒聊。
過了一陣子,新兵們開始以小組為單位輪流擔任打飯班(協助伙房兵分配飯菜、清洗碗盤、廚具),我有比較多時間跟小方接觸,不過我很意外地發現--以往掛在小方臉上的爽朗笑容不見了,取而代之的是一臉愁容。我找到機會跟他聊了兩句,並且問他在伙房過得怎樣,小方硬擠出一絲微笑,直說沒事。
不久後,輔導長把我從駕駛兵調去辦公室做政戰,處理一些文書工作,和參一(管人事的)、參二(管行政的)、參三(管訓練的)、參四(管後勤的)……等學長共事。凡是連上有人要申辦相關業務(尤其是返台假事宜),都會來辦公室處理,這裡也成為八卦的集散地。
有一次,伙房的學長老駱大搖大擺走進辦公室,一看就知道不是來辦事,是來閒聊的--自從小方等新兵進入伙房後,他把大部分的苦差事都丟給他們做,自己閒得很--剛進門就露出不懷好意的笑容,對參一和參二說:
「你們知道那個新來的伙房兵嗎?就是高高瘦瘦黑黑的那個。」參一、參二見到有八卦可以聽,馬上放下手邊工作,興致昂昂望著老駱。老駱接著說:
他超屌的哦,他剛來伙房的前兩個禮拜,看到我們叫『學長』;第二個禮拜以後,就叫我們『』;一個月以後,我們叫他,他都不理人耶
當老駱在描述外觀時,我一聽就知道講的是小方,不過接下來他所描述的這個人的態度,卻怎麼樣都不是我認識的小方。
此時,辦公室的學長開始你一言我一語,「媽的,現在的學弟都這麼跩哦?」「你不會找機會弄他哦?」……聽他們這麼說,雖然箭靶不是我,但我和小方同梯,關係也不錯,所以我還是滿難過的。無奈我實在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不能幫小方說兩句話,只能任由他們說。
從那天起,關於小方很跩的事情,便在學長間流傳起來。一時之間,學長之間打開話題的第一句話都變成「你知道那個新來的伙房兵嗎......」
一天上午,我又被徵調去當駕駛,開車載長官回指揮部時,已經下午一點,大家都吃飽飯午睡去了。我經過廚房時,見到小方和幾個新兵正在賣力地刷洗爐具--這項工作應該是全體伙房兵一起做的,老駱等學長硬是推給學弟做,害他們不能午休--我看他眉頭鎖得更緊了,好像有滿肚子的心事,我本來想上前和他聊兩句,卻不好意思打斷他工作,於是便離開了。
關於小方的閒話,傳了幾個禮拜後就沒有再傳了,我也漸漸淡忘這件事。

撐過去就是你的了!
不記得這是哪一位長官說過的話,他說沒有人覺得當兵是輕鬆愉快的;不過,只要挺過前幾個禮拜最艱困的日子,則會越過越順利。或許這句話適用於大多數人,但絕對不適用於小方及其他伙房新兵;在伙房的小小空間裡,和整天等著看你笑話、抓你把柄、把爛差事丟給你做的學長待在一起,要撐過去真的很難。對他而言,最受用的一句話應該是--撐到那些會欺凌你的學長退伍就是你的了!
終於,老駱和幾位伙房學長一個接一個退伍,小方越來越資深。恰好當時指揮官發現伙房兵由於工作時間的關係,無法參與五點的體能訓練,因此強迫他們必須每天輪流出來和部隊一起運動,我們總算有時間和小方好好聊聊了。
這時的小方臉上,久違的溫柔笑容又出現了,並且和以前一樣健談。在一次的自由運動時間,我們幾個同梯的兵坐在籃球架下面聊了起來,不知不覺聊到幾個月前的那個關於小方對學長不禮貌的傳聞。
小方大大地嘆了一口氣,好像有一種壓抑許久,忽然可以一吐為快的感覺--
「你們都當過打飯班,應該知道廚房裡忙起來是什麼樣子吧?」我們點點頭,他接著說:「剛加入伙房,老駱他們把一些爛差事全丟給我們,我們同時要炒菜、清洗廚具、清洗油水分離槽……等等之類雜七雜八的事。
「有一次,我正在炒菜,已經快忙死了,剛好鹽巴用完了,就順口跟老駱說:『欸,幫我拿一下鹽巴,謝謝。』結果他當下沒說什麼,後來卻到處跟人說我沒禮貌,害我那段時間被很多學長討厭。
「哦對,他還說我不理人對不對?那一次也是因為我在炒菜,聲音已經夠吵了,他叫我兩次我沒聽到,他就說我故意不理他,當著所有人的面罵我。就算我跟他道歉了,他還是一找到機會就拿這兩件事來酸我。
「那段時間我過得超痛苦的,但想想他也只是嘴巴賤了一點,沒必要為這種事報告輔導長,只好自己吞下來。」
事情真相大白,果然和我推測的一樣,是老駱故意搞他。雖然知道小方對老駱厭惡至極,我還是忍不住問他:「你以後退伍了會想跟他聯絡嗎?」
不會!」小方斬釘截鐵表示:「我這輩子沒有這麼討厭過一個人!

小方畢竟是我認識的小方,個性敦厚,他告訴我們:他絕對不用老駱對付自己的手段來欺凌學弟。
小方真的說到做到!我好幾次經過廚房,不是看他和學弟們一起刷廚具,就是看他和學弟們坐在餐廳開懷大吃,任由廚具在水槽裡堆得跟山一樣高,等他們吃飽喝足了再一起處理。他和學弟們同甘苦共,自然贏得他們的尊敬和愛戴。
在東引島上,過去曾發生多少起學長欺壓學弟而導致的憾事?我不知道。然而,我卻明明白白知道:
至少在我們這個連隊的伙房裡,學長學弟制的惡劣風氣,被小方在短短幾個月內終結--對此,我由衷佩服!
0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作者介紹
鴻雁
鴻雁
本名洪俊彥。我從不無照駕駛,卻是體制外的小小無照教師,從小學作文到大學寫作--能教就教,不能教就學,學不會就動手寫,寫到有心得再教…… 喜歡書寫飲食經驗、鬼怪短篇、雜感趣聞、叭啦叭啦……等題材。透過我的作品,你將會走訪教育現場、命案現場以及菜市場。歡迎參觀選讀!
本文發佈於
吃飽飽、走透透、看破破、笑哈哈……隨便寫、隨便聊,歡喜就好!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 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