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土木系列~6
小瓜呆的天空
小瓜呆的天空

李土木系列~6

2022-06-28|閱讀時間約 4 分鐘
童年幾近病痛高燒纏繞渡過,苦累身心是媽媽內外兼顧,以不識字往來都會區醫院診療,還得照護家族大小三餐與善後整理,幾近是每隔幾天往返都會區醫院ㄧ次。
如白天還好有門診與搭車便利可言,在晚上發燒?就得苦累加倍,還得千言萬語拜託小黃司機往返,也幸好村間鄉下司機通人情世故,也因阿公德高望重在存間鄰里敬重三分。
夜間急診往來都會鄉村折騰一分一秒過,早期治療不便利診療,有時晚上去急診,儘是家人陪同處理與做伴,遇母則強實有依據,那有心思感受深夜低溫徹骨侵襲?
就這樣折騰媽媽4~5年期間,而且家族人口眾多餐點,與牧養生畜照護與清理,因為帶我上都會區醫院,往返皆超過半天以上,如又沒巧合車班時刻,又需再等待1~2小時。
姓名會取土木,是土地根基與木材棟樑引領啓示,綽號有阿土啊!鄰里玩伴就叫大頭(童年頭部大特徵),就從稱呼綽號得知家族成員,或鄰里附近玩伴喔!
家族牧養牛群皆有孩童們照護圈養,有天兩隻公牛發情争鬥毆,我年幼就緊拉牛繩(自認為保護家產畜牧守護)。
其實是無效益的,就這樣外來公牛進攻鬥毆入侵,我家公牛有釘柱固定牧養,當發情鬥毆發生時,連釘柱也拔起要進攻鬥毆,我拉住繩索與聲聲呼喚和哭鬧求救,當然沒效益的幼稚守護。
當外來公牛挑釁鬥毆虛張聲勢,我家公牛因被固定釘柱限制空間,又加上我在釘柱上拉繩索,只能被動受限的憤怒哀嚎,外來公牛就可四週入侵攻勢贏勢選擇,當時我才三歲多個體,身高矮小只顯頭大軀體。
引來週遭人群愈來愈多觀望,沒人敢鞭打驅離鬥毆,家人得知回報立即趕緊現場制伏驅離鬥毆,就近家族成員快到現場時,我家公發狂憤怒拔除釘柱要往前鬥毆,兩隻公牛就在我前後夾攻擊目標。
我只有緊拉繩索與哭鬧叫喊,就在兩隻公牛近攻擊前約五公尺距離,我被我家公牛拉倒地拖拉着,我原雙手緊拉,因被拖拉倒地時,僅剩左手牽拉繩索拖拉着,就在此刻外來公牛前右腳踩著我腋下位置,離身體僅約十公分空間,如無被絆倒拖拉兩步距離,順把雙手拉繩就鬆開右手,僅是左手拉繩索拖拉與身體成120度,就這樣剛好外來攻擊前右腳不偏不倚踩在腋下空間,然後再整隻牛跳躍前進鬥毆。
如無被拖拉順便左手拉開成120度,在當時絕對正中下懷心臟位置當場掛點。當場眾人驚嚇高喊哇!哇!全完了掛點往生,還怎麼小幼童就掛點了。
就在發生塵土飛揚後,驚嚇與哭喊後皆認為沒救了,天下唯有父母親是最勇敢的,爸媽衝向搶救我行為,就在兩隻牛突間就遠離互鬥毆間,是冥冥之中命不該絕。
我家公牛就拉引開戰場,是認為會波及小主人生命,先以敗勢退離現場?或是何因?
觀望者人群驚嚇呼喊聲不斷,唯有爸媽衝向現場搶救,爸爸鞭打牛隻分離,媽媽準備抱持我去搶救行為,就當搶抱前半秒鐘我突哭喊呼救聲,本讓媽媽已近無望之際,媽媽照護我童年往返醫療院所折騰身心俱疲,現要抱持剛掛點小生命情何以堪啊!
就在塵埃漸低落定前,突然被我劃破天際哭泣聲,觀望者哭笑不得,也有人群認為沒救就速離開了,現場觀眾議論紛紛指指點點。
媽媽抱持我整個身體端詳撫摸檢視有無受傷許久,牛隻也被隔離各被帶回,媽媽也沒力氣跪倒緊抱持我,口中唸唸有詞感謝神明保佑,参雜哭泣聲與默唸聲,安撫我有媽在別怕。
事後聽家人說事件前後,爸爸對此公牛再毒打一番,阿公去找對方公牛主人討公道,媽媽也事後為公牛擦藥止疼傷口,ㄧ心感謝公牛愛護小主人牽離戰場,讓小主人有驚無險鬼門關前走ㄧ遭。
從此我就豁免牧養牛群事宜,就跟隨媽媽前後活動,不得離開媽媽視線外,家人已被嚇壞了,這樣連媽媽也被責罵聲,家族重男輕女為首,再排序大人至小孩,尤其是是孫字輩男生,等於是對抗家族阿公嗆聲,可想而知後果會如何!
家族有埋怨不平事宜,最後定會再對媽媽出氣嘮叨抱怨一次,而且不得回應僅能沈默認知生態,所謂鋤頭管畚箕(大管小階級),可見早期婦女承受時代背景凌欺弱勢底細。
雖然媽媽已往生多年,再此對敬畏媽媽增添付出代價,也難怪媽媽彌留時:千交待萬叮嚀大姐定要好好照護土木喔!他自幼微恙坎坷命運,多體恤擔待!
0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喜好大自然環境,目前在花東地區與原鄉部落社區合作經營,以現代生態農業融合文創產業發展,進而青年返鄉傳承原鄉文化再現,接由長青婦幼照護的產學合作延續原鄉昔日光華。是現代農業的永遠服務長工,歡迎您參與健康正確而透明過程農產與原鄉體驗。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 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