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情覺察]「其實心裡知道,他沒那麼喜歡我…」從「小美人魚」看「嗎啡愛情」,對方不夠愛自己,還像傻瓜一樣不願意醒

2022/08/05閱讀時間約 7 分鐘
我們都曾經在愛情裡,當過那個奮不顧身的傻瓜

甘心為一抹微笑,愛得卑微委屈

  相信每個人都有聽過「小美人魚的故事」,故事有眾多版本,主要都在描述海洋公主愛麗兒從小就好奇心旺盛,熱愛陸地上的事物,某一天在岸邊看到昏迷的王子,愛麗兒對王子一見傾心,救下王子後很想到陸地與王子戀愛,但自己是人魚沒有腿,於是就用美妙的聲音和向巫女烏蘇拉交換人類的腿後,到陸地上與王子相會,從此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
  其中有一個版本,是愛麗兒與烏蘇拉約定,如果上岸後王子有認出自己並與自己相愛,那就可以拿回聲音過上好日子,但若王子不愛自己,愛麗兒必須用刀子刺穿王子的心臟,不然愛麗兒就會化為泡沫,永遠消失在海洋中。
  此版本的小美人魚故事恰好投射出我們人生中都曾有過「最卑微的愛情經驗」,即便知道愛得委屈愛得無奈,卻仍是投入其中無法離開。聰明能幹的女人不論在職場、家庭、感情都很自主獨立,把生活梳理得有條有理,活得漂亮;睿智的男人能力好,對事物洞察清晰明瞭,隨時都能迎接任何人生難題。
  這些人都在我們身邊甚至是我們自己,平常腦袋好智商高,給人一種精明可靠的感覺,而卻有一些人出現後,讓我們的人生控制盤大亂,一抹甜淺微笑、一句傻氣話、就讓我們的智商直接歸零,願意無條件守候他一輩子,甘心成為他的俘虜。
  「其實心裡都知道,他沒那麼愛自己…」,就算愛得辛苦、愛得痴狂、愛得失去自我,卻還是難以自拔,甚至不確定這到底算不算是一段「愛情」?只想要好好的待在對方身邊,就算知道對方沒那麼愛自己也願意。
  這種「傻瓜愛情」,明知道對自己不好,仍甘心沉溺在想像的夢中不願醒,是怎樣的一種心理狀態呢?讓我們從榮格心理學角度解析「小美人魚」,看看發生哪些事情?

從聲音換成腿的刺痛中,完整「對愛的想像」

  忘記這到底是第幾次抱怨了?Amy常跟身邊的人說男友有多糟糕,好朋友都聽到耳朵長繭,懶得再勸醒Amy(已被放棄)!但Amy還是忍不住拉著閨密,一邊訴苦說自己的委屈,一邊拼命幫對方找理由:「是因為他以前受過傷(怎樣怎樣)…才會這樣這樣對我,他其實是愛我的,對我也很好,我願意再給他機會改…」想盡各種方法來說服自己「對方不是故意的!」一定也是珍惜我們在乎我們,心中是有我們的。
  或許每個人都有跟Amy一樣從公主委身成平民的經驗,平常是智商上線,對自己有想法有自信的人,從愛上王子的那一刻起,就注定這段不公平的愛情!故事裡人魚與人類是不同種族,即便再怎麼努力長出腿來,王子在潛意識裡可能覺得愛麗兒只是一條有人類長腿的「魚」,為什麼這麼喜歡我?我也不知道,總之不是我最理想的公主。
  在這段苦戀經驗裡面,我們印象最深刻之一是把「聲音換成腿」的情節。聲音是一種最直接的表達,而腿則象徵著強大的行動力,愛麗兒把聲音換成腿來與王子相會,失去原本唱出美妙歌聲的能力,象徵內在豐沛的情緒無法流動表達,就如同我們在這段關係中,總是壓抑自己的感覺,願意無止境的付出不求回報,用各種行動來對對方好,只想好好陪伴在他身邊,即便再怎麼辛苦與不公平,只要對方一個微笑、一股氣味、一則小訊息、就讓受盡委屈的心情瞬間加滿油。
  我們隱約知道這樣的愛情有多不公平,身邊的人用盡吃奶力氣提醒對方有多糟糕、對方只愛他自己,但我們彷彿失去聽覺收不到,甚至討拍還變成吵架,拼命抓住少少對自己的「那麼一點點好」,來說服自己彼此是相愛的!但其實自己也不確定這倒底是什麼樣的心情?這樣的關係很椎心,就如同用聲音交換腿,魚長出腳走在陸地上的每一步就像刀割一樣,是非常刺痛的!吃痛但越沒有辦法喊出聲音,只能繼續忍耐跟著王子走進他的城堡,過程中不斷反問自己,為什麼這麼不舒服還不願意回到海底?
  這些無法解釋的慘痛經驗太複雜,很容易被簡化為「人就是犯賤」「越得不到的東西越珍貴」的結論,而在榮格心理學的觀點裡,對方身上往往有我們最欠缺的特質,投射出我們心中求不得的那一塊,並同時蘊含複雜的情感在裏頭,可能是羨慕、忌妒、欣賞、佔有等,每當我們靠近對方時,都能透過他來滿足潛意識裡的想像,讓我們願意付出任何代價來體驗這種幻想。不論過去的愛情是如何,這段關係裡都能長出很強大的「照顧能力」來討好對方,在照顧對方的同時,也彷彿在照顧過去的自己一樣,透過付出讓兩人黏膩相處,這種纏在一起的感覺就如同我跟對方是一體的。
  比如個性剛強的Amy遇上性格柔歛的男人Jim,Jim那單純而柔軟的微笑深深吸引Amy,也讓平常受盡呵護的Amy好想對他好,放下傳統女人的嬌弱印象不斷對Jim好,打理Jim生活心靈所需的一切,Amy在不斷照顧Jim的過程中,大量發展心中的男性特質阿尼瑪斯(animus),這種感覺讓Amy的潛意識感到自己很有用很完整,同時也補償Amy渴望被照顧的那一塊,就像媽媽照顧孩子一樣,在照顧孩子的同時彷彿也修好自己過去想被呵護的感受,但這些情感太混亂複雜,暫時無法轉換成平衡的愛情。
  • 阿尼瑪斯:女人心中的男性特質。

當幻想化做「泡沫」回歸海洋,才能開始讓自己重生

  愛麗兒在岸邊發現王子認錯救命恩人,並與其他人相愛,傷心的她不願意傷害王子,最後選擇回到海洋,化為泡沫消散在海中。
  泡沫有一些核心質地:「圓型、簍空、反射光源、易破裂,是很好的載體」。就如同我們對「傻瓜愛情」的需要,對方如泡沫一樣反射出我們想像的樣子,承載我們對愛情的期待,但這樣的關係終究就如泡沫一樣脆弱,隨時可能會破掉。
  我們所喜歡往往不是對方真實的樣貌,更多為了滿足自我潛意識而想像出的美好,裝在漂亮的泡泡裡,就算知道是作夢也沒關係。而當血淋淋的現實打破泡沫,提醒我們該醒了!才不得不接受這些失落,像愛麗兒一樣回到大海把自己也化做泡沫消失,分開的痛如同心死一般。
  大海是孕育生命的象徵,也是通往潛在意識的路徑之一,回到大海後我們開始重新孕育自己,整理這段關係對自己的意義是什麼?過程中很痛苦,也是重新認識自己的契機,這通常許要很長的時間,可能一年、五年、十年、甚至一輩子。
  遇到這樣的傻瓜愛情,在很多心理治療經驗中都是持久戰,前期一起努力把傷口清創,再用人工皮膚聊聊貼上保護它,直到結痂後仍會留下疤痕,幾年後看起來已經沒事了,但遇到類似的人或是情節,回憶很快就會再被勾起,最難熬是萬一對方回來找自己,多年的努力很容易瞬間潰堤,可能預想未來還有機會跟對方聯絡,心中早已預演如果對方打過來,我要怎麼把自己當年的東西講清楚,甚至排演過數百次拒絕的方法,卻在電話另一頭熟悉的語調響起時:「喂…是我!最近好嗎?」,「好,我有空」。
  「傻瓜愛情」在心理治療中遇到的最大難題,是我們好不容易稍微整理好自己了,知道原因了,但感覺還是「無法完全過去」,只能不斷找更多方法,來讓自己感覺舒服一點。而越是靠近潛意識的議題,需要準備更多要素才能整理它、修通它,像是時間、知識、實際行動、新體悟等。

在「傻瓜愛情」中看見對「創造力」的渴望

  愛麗兒本質是人魚公主,卻渴望到陸地上生活,體驗更多未知的生活,這有一大部分是呼應我們心中對「創造力」的渴求,在海底生活太久對水中事物已經麻木沒有感受,受困在一成不變的心理中,而出現一個能帶來希望感的人,會不自覺期待在關係中長出更多樣的自己,吸收對方身上與自己截然不同的特質,這樣的欲求太強烈,會晃動我們整個世界,也因此容易感到難受。
  面對這種潛意識需求的議題,需要大量的整理自己,生活中引進新的體驗不斷與過去核對,才有辦法安置那些,曾經從對方身上讓我們投射出來幸福與安心的感受。
圖:蔡博堯心理師
文:蔡博堯心理師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蔡博堯諮商心理師。負負不得正,負能量是潛意識給我們的寶貴暗號,卻在生活中常常讓我們與身邊的人感到不舒服,如果能解讀出負能量背後的關鍵訊息,轉化為現實中能運用的資源,就可以累積出反轉人生的力氣。臉書粉專:https://reurl.cc/QWY2xq;聯絡信箱[email protected]
心裡話很珍貴,慢慢地說、緩緩地說,好好的說,傳達給我們身邊重要的人,更是說給自己。共同探索人們心裡的酸甜苦辣,一起成為更完整的自己。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打造你的創作天地
在這裡尋找共鳴,與方格子的 35 萬格友分享觀點與生活。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