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灰姑娘的真相》第三十一章 神蹟的秘密梨音未央梨音未央

《灰姑娘的真相》第三十一章 神蹟的秘密

2022-08-06|閱讀時間約 8 分鐘
  「仙杜瑞拉。」
  女子的紫眸還是一如既往的平靜無波,但我正面迎向她的目光,沒有退縮。
  「修芙娜伊、比特。」我開口,堅定而緩慢地說著。「對不起,昨天我沒有乖乖配合,很抱歉。」
  說完,我彎腰躬身,於今日第二次盯著自己的腳尖不放。前面口頭表達都還能心平氣和地進行,結果一低下身,歉意、不安感紛紛湧現,這道歉簡單直白得讓我不敢重新抬頭。
  正當我暗自糾結,比特突然噗哧一聲笑了出來。
  「哈,還真的被妳說中了啊,修芙娜伊!」他說。「仙杜瑞拉,妳這人就是這麼正直,才會連這個粉紅木頭都猜得到妳在想什麼,哈哈哈!」
  「……少囉嗦!」
  被他毫不節制的笑聲惹得抬頭,我惱怒瞪視,卻反遭修芙娜伊更加率直的話堵得說不出話。
  「因為……我也有反省。」修芙娜伊的語氣認真無比,讓我無法應對。
  「這女人回來之後可是被亞薩克斯訓了個遍。」替她打圓場,比特停止大笑,可嘴角的還是誇張的彎著。「所以說,結論就是妳們兩個都有錯,道歉就沒事了。」
  十分配合的,修芙娜伊低頭。「對不起。」
  「那這樣就沒事了……仙杜瑞拉妳又是什麼表情。」見我一臉吃驚的樣子,比特皺眉嫌棄。
  我有些結巴地指著自己。「不是……這樣就可以了?只要道歉?」
  「怎麼樣,不然妳要叩頭或自斷雙手?」
  比特露出無言的表情。「又不是什麼深仇大恨,妳以為吵架有多嚴重啊?頂多再握手言和就可以了好嗎。」
  「我也,很認真反省過了。」彷彿還嫌不夠尷尬,修芙娜伊湊上來補了一句。
  「……沒有怪妳啦!我自己也有錯。」
  別開臉嘟噥,掙扎一番後,我伸出了手。修芙娜伊和比特輪流握住,如此一來,三人便正式達成和解了。
  「好了,現在該來談點正事。」從桌面跳下,比特站至修芙娜伊身邊,兩人雙雙瞧向我。「這個時間特地過來,妳應該不是只單純來道歉的吧?妳發現了什麼?」
  「是稍微有點頭緒,但還有地方沒法確定。」我說,雙眼直直盯著他們:「修芙娜伊、比特,你們知道『韻律』這個詞嗎?」
  沒料到我會突然提起這個,女子和少年互看一眼,最後由比特負責回答。
  「是『洋』的波動。」
  比特說道。「所謂『浪高之處,事半功倍』,只要掌握到『洋』的能量波動特別強的時機,就能提取出強大的魔武之力。」
  「雖然不知道你說的洋是什麼,但我認為那個幕後協助的人,就是利用這一點進行遠距施術的。」我說。「我親眼看見她憑空生成魔法,那種無視距離限制的能力,我在想,是不是只要對上了『韻律』,就能成功使出來?」
  一陣意料之外的安靜。
  「妳竟然不知道『洋』?」比特毫不留情地吐槽。「連自己使用的魔武之力的本質都不知道,妳到底是怎麼練到現在程度的?」
  ……這小子果然還是很欠揍!
  「還能怎樣?當然就是直接練啊,有意見嗎!」
  「……真是可怕的傢伙。」雙手摩擦手臂,比特打了個哆嗦。「不過,雖然我知道洋和韻律,卻沒看過有人使出隔空施術,妳確定真的辦得到?」
  「我曾經成功過一次。」
  忽然出聲插話,修芙娜伊開口。「修煉的時候,有一次,感覺到和某個地方連結的感覺,然後,使出的火移動了一點。」
  「這麼說,這個猜測很有可能。」聽完的比特低頭沉思,半是自言自語的說道。「只不過,就算知道原理,我們大概還是抵抗不過那種非人的攻擊。想要反制,我們只能從其他地方下手。」
  「要怎麼做?」我問。
  「這個嘛,我和修芙娜伊今天也稍微做了點研究。」
  說著一邊伸展手臂走到牆角,翻起隨身背包,比特向我提問。「仙杜瑞拉,妳還記得那個自稱聖使徒的男人那一天的打扮嗎?」
  「打扮?」有些疑惑的我歪頭:「不就是全身珠光寶氣的,戴滿寶石和首飾……」
  ……等等,該不會?
  「注意到了?如果那個人可以這麼精準地從工廠發出攻擊,那就一定有手段監控會場。」比特將背包裡的東西拋了過來。「所以,我也試了一下。」
  我接過東西,發現那是一顆刻滿金黃色咒紋的石頭,密集程度遠超之前看過的所有道具,而且充斥著滿滿魔力。
  「因為是用修芙娜伊的魔力做的,要使用火焰型態的魔之力才能作用。」比特的手上也有一顆相同的石頭。「妳把它拿到修芙娜伊面前試試看。」
  我把石頭遞給修芙娜伊,這時,修芙娜伊伸出手使出了火焰。像是說好一般,比特身邊竟然也冒出了同樣的橘紅火苗。
  「還只是初步測試而已,但原理應該沒錯。」比特說。「讓這顆石頭變成類似感應器的存在,並且同步模擬另一邊的魔武波動。我目前只能讓火焰起反應,但,我認為那個人應該連一般人體內,無作用的混沌態魔武都感測得到。」
  「……說起來,這和仙杜瑞拉妳剛剛提出來的『無視空間的魔力』還挺像的。」
  比特又忽地喃喃,但我並沒有理會,而是抱拳露出了笑容。
  「管她的能力有多出格,總之,只要毀掉那個感應器,『她』就拿我們沒辦法了吧?」
  我咬牙微笑。「這樣一來,我獲得的另一個情報就派上用場了。」
  「明天早上,真主會安排了入教者的特別禮拜活動。然後,因為一些原因,我獲得了一人份的入場資格。」
  ──我知道,我不應該再接近了,但是……我還是會忍不住想,萬一,查理是真的能夠回來,我……
  最後私下對談時,那名婦人說的話還在我的耳邊迴盪。
  ──我會替妳釐清一切的,請交給我吧。
  我又這麼在心裡默念了一次。
  「雖然說只有一人,但用同行親人當作理由,或許可以兩人潛入。」轉身面對桌子,我將雙手放至桌面,認真注視女子和少年。「你們有地圖嗎?我把地點標出來。」
  聽見我的話,比特向修芙娜伊點頭,後者走出會議室,不久後便帶了一疊資料回來,一一攤開在桌上。
  「在這裡。」找到瓦蒂尼亞尚未擴張時的地圖,我手指王都的最南端,說。
  在他們開始仔細研究環境的同時,我瞄到了一同被展開放在旁邊的,整個烏魯大陸的完整地圖。盯著地圖,一股衝動湧出的我靠了上前,手指緩慢地找到北方山區,輕輕撫過。
  「怎麼了,仙杜瑞拉?」注意到我動作的比特出聲詢問。
  許多山脈邊的窪地都標示了大小不一的湖泊,但就只有這個地方,群山之中畫了一座小小的湖泊。雖然小,但已經足夠在遼闊的極北大陸留下一抹痕跡。
  「我記得你們,是從北方過來的沒錯吧?」我開口。「這個地方……這座湖,中央有沒有一座小島?」
  「嗯?可能有吧。」
  因為我的問題湊過來,比特如此隨意回答。「不過,就算有,那裡大概也都是荒涼一片,基本上沒有幾個人會靠近。」
  「是嗎……」
  現在的瓦蒂尼亞王國由於過去的戰事,北邊國界擴張至平地邊界,鄰接北方群山。如果那個地方就是「她」口中的家鄉的話,依照那天「幻境」的情況,我們所在的地點,最有可能是……這裡。
  ……不對啊,怎麼會是這裡?這樣一來,不就代表那三人,事實上根本──
  感覺到自己很有可能掌握了足以翻轉整個情勢的線索,我不禁打起冷顫,但隨即又搖頭,逼自己別再深究下去。
  證據太少了,隨便斷定只會變成栽贓。我這麼說服自己,然而修芙娜伊已經發現我奇怪的行為。
  「仙杜瑞拉。」剔透的紫色眼睛靜靜的看著我。「妳,發現了什麼?」
  「不……不是很重要的東西。」
  「仙杜瑞拉,妳,在緊張。」
  跟著女子的話抬起頭,比特眉頭微皺,眼裡是前所未有的嚴肅:
  「仙杜瑞拉,我知道妳大概還不是真的打從心底信任我們,我也不怎麼強求。可是,我還是希望在任務方面,妳可以多相信我們一點。」
  ──又來了,仙杜瑞拉,臭屁的傢伙。
  記憶裡的聲音陰魂不散,但我認不出說話的人究竟是他人還是自己。女子和少年的視線過於熾熱,讓我下意識地想要躲藏,畢竟,自己從沒擁有過那種東西。
  但,我也清楚自己不能再繼續原地踏步了。
  「對不起,我不會再隱瞞你們了。」重新抬起頭,堅定地,我正視兩人開口回答。「剛剛我只是猶豫了一下……其實,可以的話,我不希望我們最後用到這一招。」
  「我發現的是──」
  
0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作者介紹
沒有書本跟音樂就活不下去的梨子,沉迷在故事的魔法中無法自拔。撰寫幻想、痛楚,以及和解的救贖。
本文發佈於
這是一則,徹底顛覆童話的故事。 作為在地下擂台打拳,代號「灰姑娘」的仙杜瑞拉,一直以為練武、賺錢、唬小孩就是生活的全部,直到遇見自稱傭兵的女子。 壞後母、美麗神仙教母、帥氣王子?那些都不存在謝謝。 為了賺錢,我們的女強人身穿禮服,腳踏玻璃鞋的上舞會查案啦! 不過要小心,未知的暗處中,一齣陰謀,正悄悄地進行著……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 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