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鬼到底在哪裡?論魯西迪遇刺案的反思

2022/08/26閱讀時間約 4 分鐘
最近美國發生一件震驚世界的大事:知名印度裔英國作家薩爾曼魯西迪在演講時,遭人行刺重傷。而魯西迪之所以有名,在於其創作生涯中最為爭議的作品《魔鬼詩篇》,在伊斯蘭激進派眼中視為褻瀆先知,甚至伊朗精神領袖何梅尼祭出全球追殺令,要送魯西迪下地獄。雖然追殺令伊朗政府已經宣稱不再執行,然而魯西迪遇刺後,伊朗政府公開稱讚兇手所為,並強調言論自由不能牴觸伊斯蘭信仰。
魯西迪(圖片摘自上報)
《魔鬼詩篇》的故事開端是從兩個倖免於空難的人,一個患有思覺失調症,自稱當年啟示穆罕默德的大天使加百列,而另一個則自稱魔鬼,兩人善惡對決,互相敵對卻又互相救贖的過程。而其中對於伊斯蘭基本教義派,也有辛辣批評。但最有爭議的,就是書中引用的可蘭經內容,有出現穆罕默德允許向三個阿拉伯神祇祈禱的文字,在傳說中,這是穆罕默德被魔鬼所欺騙的證據,然而伊斯蘭教認為貴為先知的穆罕默德絕對不可能犯錯,因此這些文字就以魔鬼詩篇之名傳世,而魯西迪則透過文學,間接質疑伊斯蘭教與穆罕默德,因此招來殺機。
其實,有歷史淵源的宗教被質疑,也並非伊斯蘭教的專利。舉例而言,佛教教主釋迦牟尼,在一些醫學研究中,也被提出疑似有罹患憂鬱症的可能。而基督教更是被時常搬出來討論,比如《達文西密碼》與知名電影《基督最後的誘惑》,前者以懸疑故事探討耶穌是否有結婚生育後代,而後者則懷疑耶穌究竟是否真的如新約聖經般所描述,對於殉教義無反顧的道德完人?過往的西方世界,也將聖經當成不可質疑的圭臬寶典(因此才會出現伽利略主張日心說而遭羅馬教廷囚禁的醜劇),但隨著聖經考古等科學的發達,也逐漸產生究竟聖經是否所言皆真的大疑問。
任何的信仰,除了信徒們可以有信仰宗教的自由,也應該尊重他人有不信仰與言論的自由,面對任何批評,都應該有雅量接納,筆者認為伊朗政府的聲明該被譴責,也很遺憾伊朗政府就像中古時代動輒宗教審判的神權統治,將宗教染上政治化的色彩,透露出自己的心虛恐懼,也讓人更唾棄神權統治。伊朗政府鼓勵剝奪他人生命的暴力行徑,背離伊斯蘭教以人心和平為己任的理想,這樣做是真的榮耀真主與先知穆罕默德,還是被魔鬼欺騙而不自知?任何的暴力都不能被合理化,這樣的作法,只會讓更多人對於伊斯蘭教誤解,認為與恐怖份子無異,造成不必要的歧視甚至是衝突,這並非一個文明國家所當為,也非世界之福!
筆者認為,雖然伊斯蘭教說法說《古蘭經》是穆罕默德口述所成,然而《古蘭經》的成書年代,離穆罕默德的時代也有段距離,此外,《古蘭經》本來就有眾多版本,是因為後來經由第三代哈里發烏斯曼下令統一版本才有定本(但又與現在的版本不同,現今通行唯一版本是1923年埃及欽定版),在這過程中,疏漏難免,我們可以不相信穆罕默德被魔鬼欺騙,畢竟那是傳說,但無可否認的是,這些允許向異教神明祈禱的文字,或許透露一個事實,那就是當代的一神伊斯蘭教隨著東征西討,可能仍然尚未完全植入民心,因此才會有這種奇特的紀載出現。
筆者認為伊斯蘭世界不能再故步自封,應該要學習西方世界對待基督教,透過搜尋證據,在思辨中找真相,而非一概先入為主,將別人扣帽子。這樣的爭議如果要真正止爭,應該由歷史與考古學界去搜尋古蘭經的早期版本進行比對,因為那才是最切實的證據!就如同中共頻頻對臺灣以及世界挑釁,言及台灣主權與台海中線不存在等議題,自由世界更應當訴諸國際法,讓中共知所當止,而不能使其輿論作戰得逞!
魯西迪的遇刺事件更告訴我們,身為臺灣人,要時時刻刻守護好不容易爭取到的民主,保護每個國民的言論自由,臺灣應與其他自由世界的國家(如美國、日本、捷克、立陶宛)保持友好,堅拒中共的戰狼統戰,面對中共頻繁軍演,臺灣人絕對不會屈服於暴力之下!儘管言論自由尚且無法普及於世界,成為普世人權,然而黑暗後必有光明,這次事件後使更多人想了解魯西迪的著作,我們可以樂觀的解讀:暴力不可能撲滅自由的火種,民主世界一定要更加團結一致,持續施予極權國家壓力,絕不能任其予取予求,而最終民主將徹底戰勝專制,人權會真正成為普世新價值!
illustration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42會員
40內容數
這裡將分享我讀過的好書與好電影的心得,這些心得將以隨筆的方式寫成,歡迎各位參觀喔,請多多指教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從 Google News 追蹤更多 vocus 的最新精選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