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輯嚴選
羞恥、噁心、骯髒、邪惡、血腥、汙穢、月經

2022/08/31閱讀時間約 6 分鐘
閱讀本文前,請先閉上眼睛,試著在腦中想到三個描述月經的詞彙。
好的,你可以繼續看這篇文章了。

2015年,加拿大的藝術家Rupi Kaur在IG上發布了一系列與經血有關的藝術作品,包括了不小心露出的血液,女性蜷縮腹痛不舒服的樣子等。照片引發了人們的熱議,但馬上便遭到社群平台(IG)的下架。
無論是臉書或是IG,都有一套自動化審查機制,他能夠辨別血腥、暴力等敏感圖片。是的,或許這樣的思考脈絡是正確的,但讓我們重新想一下,女性的經血居然需要與血腥、噁心、腥羶色的事物進行區分,看似正常無誤的理由,月經就這樣被劃入了這樣的「小圈圈」中。對於經血的想像,確確實實的被歸類在「噁心」、「需要遮遮掩掩」的這類元素裡面。這是為甚麼呢?是原本就這樣嗎?抑或是我們的想像罷了?
此外,近期印度一部探討女性月經問題的電影,在其宣傳海報上將印度教的神祇「黑天」放置在了衛生棉上面,引起民眾的不滿,電影團隊甚至因此被告。警方依據的法律是褻瀆神明,不免讓人進一步聯想,所以女性的月經到底是有多髒,髒到連一塵不染的衛生棉都可以被控訴成褻瀆神明的汙穢之物。
接著,就讓我們從歷史上挖掘人們對女性經血長期以來的不友善吧!
現存最早的中國傳統醫書《黃帝內經》就有了女性月事的紀錄,歷代古書對於女性月事的闡述都有一個共通點:神秘感。女性月事從私密處流出,多少讓古人摸不著頭緒,另一方面則受傳統陰陽五行的概念影響,女性的月事因此被納入了一套思想規範中,視為是某種神秘力量而被人恐懼著。
傳統中國社會恐懼著這股力量,以「汙穢」「邪惡」的眼光看待,為何會以這樣的眼光看待?有些學者認為這是因為女性私密處與肛門的距離很近,因此被聯想為同樣汙穢的事物;有些學者則認為古人對於女性能夠從私密處流出血液投射了一種與神有關的神秘現象。可惜的是這樣的神祇居然只發生在女性身上,因此與其說人們懼怕這樣的力量,不如說用「邪惡」來汙名化這樣的力量,讓女性為此感到羞愧,並使人避之唯恐不及,規避這樣的力量。
但有趣的是,這股力量同時也能夠被拿來治病、下藥甚至拿來破除敵軍的戰術。也正是說,只要有需要,社會與國家就能夠輕鬆寫意的以「月經」為標的,操弄與擺佈這股神祕的力量。
相反的,傳統中國社會的女性距離自己的經血相當的遙遠。可以說是神秘力量與男性之間的媒介,女性被看成是無法操控這股神秘力量的弱者(一些原始的社會,女性正是因為有月經而被視作是強著),換言之,女性在「神秘力量─女性─男性」的邏輯中,被男性所剃除。在男性主宰的社會下,這股神秘力量是邪惡的也是污穢的,但當男性需要他們的時候則是富有力量的,能服務於男性的。
女性在中國歷史的發展脈絡下,幾乎是沒有機會能夠操弄這股神秘力量。自漢以後,陰陽五行的概念被深刻的納入了中國思想與哲學的體系之中,無論是漢代的經學乃至於宋明理學,都能夠看到五行的概念,更遑論民間對於陰陽乃至宗教的遵從。而在陰陽五行的概念中,女性被歸類為「陰」的,是柔弱的,是軟弱的,是需要被保護的;男性則是「陽」的,是陽剛的,是勇敢的,要有擔當的。因此,月經所攜帶的神祇必然由男性掌控,但也由男性所恐懼著。
而除了中國,世界各地對於女性月經的看法其實有著驚人的一致性。普遍上,女性的月事往往與神秘力量有所關聯。日本民俗學家宮田登便曾指出在科學還沒那麼發達的時候,人們直觀的看到血就會聯想到死亡,因此月經被套入了「出血─死亡」的神祕聯想之中。
另外也有其他日本學者認為女性經期所反映的情緒上的起伏在古代是「神意」的展現,相較於情緒起伏一般的男性,女性更被視做與神更為接近的群體,甚至因此被擁立為王。
北歐的毛利人稱月經為「月亮病」,相信女性的初潮乃是因為月神趁著女子熟睡後與之發生性關係,除了象徵女性的成熟之外,也象徵著與神秘力量的結合。
人們為了阻絕這股汙穢、髒髒但又神聖的力量想出了各式各樣的方法,對月事的規範可以說是數不勝數。例如聖經中〈利未記〉提到女性月經來不可以摸聖物、不可以進入神聖場所;尼泊爾與日本都曾有所謂「月經小屋」,當女性月經來時便被關進小屋中,通常不能出來見人甚至不能洗澡;傳統漢人社會則不允許月事來的女性參與婚喪喜慶,也不允許拿香拜拜甚至進入寺廟;傳統猶太教更是不允許經期的女性與男性坐在同一張椅子上,經期結束後更要舉行淨化儀式才算是「乾淨」的。
而談到「神秘力量」就不得不談到鼎鼎有名的《安妮的日記》。在書中,安妮以「甜甜蜜蜜的神祕感」形容自己的初潮。這樣可愛又中性的形容甚至被日本知名衛生棉品牌「安妮」當作其品牌名稱以及核心精神。只是這樣的神祕感被父權重新包裝與利用,在當代社會型塑著種種文化現象,展現著男性對於神秘與未知的恐懼。
到了現代社會,這股「神秘力量」依舊影響著女性,沒有因為科技的進步而煙消雲散,畢竟父權是需要這套約束的。女性的月事羞恥被隱藏在所謂的「大姨媽」、「那個來」等詞彙中,月經羞恥依舊自遠古社會滲透到了現在。
歷史與傳統、在父權的循循善誘之下沉重的壓在了沒有主體性的女體身上,月經依舊是羞愧的、是不可以說的、是禁忌的、是骯髒的、是需要被審查的……

但,只要男性要使用他的時候依舊可以輕鬆寫意的說道「月經來就不用上體育課了。」


稍微整理了一下世界各地,歷史上出現過的對女性月經的限制與約束:
  1. 不可以進出廟宇
  2. 不可以拿香拜拜
  3. 不可以隨意觸碰宗教法器
  4. 不可以出入公共場域
  5. 不可以與眾人接觸
  6. 不可以與男性同房
  7. 不可以與男性接觸
  8. 不可以和男性講話
  9. 不可以與男性坐同一張椅子
  10. 不可以觸摸古蘭經
  11. 不可以坐在放有頭盔的(歌仔)戲箱上
  12. 不可以進入廚房
  13. 不可以沐浴
  14. 不可以澆灌植物
  15. 不可以上學
  16. 不可以將用完的衛生棉丟到垃圾袋裡
  17. 不可以參加任何婚喪喜慶
  18. 不可以靠近漁船
  19. 不可以靠近工程場地
  20. ......
歡迎把大家聽過的有關月經的禁忌分享在留言區,與大家分享吧!

無情工商PART1:
讀Bar共學社群建構中,歡迎一同打造友善且去中心的學習社群!加入我們一起互相監督,互相學習!
下禮拜一晚間九點半,我們會共讀《性別打結─拆除父權違建》一書,沒有讀過書的朋友也沒關係,我們會以問題討論的方式展開,所以對女性主義,女權議題有興趣的朋友,歡迎加入我們的DC群組一起討論吧!
無情工商PART2:
DemiHuman新項目:DemiHolim鑄造中!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黃立杰
黃立杰
自我介紹: https://linktr.ee/jeffrey0102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打造你的創作天地
在這裡尋找共鳴,與方格子的 35 萬格友分享觀點與生活。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