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我和解與,父親的關係修復|生活雜談

2022/09/01閱讀時間約 2 分鐘
直到我終於出了社會、做了第一份正職工作,直到我開始看葳老闆的YouTube頻道,開始接受「其他老闆」的價值闡述與思維。
我才終於與爸爸,慢慢修復關係,也慢慢與自己和解。

當我高中時說:「想讀美術科」
爸爸說:「讀普通科以後選擇比較多。成就感是自己給自己的」
當我說:「為什麼要一直去賺錢」
爸爸說:「不賺錢你們吃什麼、學費怎麼來」
當我說:「你到底懂不懂我」
爸爸說:「那你到底懂不懂,自己要什麼」
當我說:「不要再碎碎念了,很煩」
爸爸說:「不想要別人講,自己要長進」
當我說:「讀書到底要幹嘛」
爸爸說:「那除了讀書,你還會幹嘛」

在學生時期的成長路上,總覺得爸爸一直處於一個權威的批判角色,總覺得他的期待對我來說太過壓抑,總覺得他不愛我,所以才一直挑我毛病。
葳老闆在影片當中所闡述的人生觀、價值觀、職涯觀,明明就是從小到大,似曾相似的語句,以前覺得不中聽、不入耳,現在卻點頭如搗蒜,頻頻覺得太有道理。
其實學習和交朋友的作用,就是如此,我們很常需要從「另一個人的嘴巴」聽到一樣的話,才甘願、才甘心。就像,明明最有效的評判標準就是問問自己快不快樂,卻還是要去找塔羅師卜卦算命。
而我也終於開始可以「課題分離」,分清楚,爸爸的期待,是爸爸的期待,而我的決定,是我的決定。兩者不衝突,也不影響。
現在的我,會和父親擁抱,會在我覺得他批判我時,為自己辯駁,我不會讓自己默默受委屈,我不會把一股氣悶在心裡,而是保持一致性的姿態,內外如實。覺得感恩的時候說聲謝謝,覺得生氣的時候說:「你論述的範疇,請重新定義」。
再分享一次之前看到的網路文章中,裡頭的一個段落:「他的人生沒有和平相處,只有輸贏勝負。但是他讓我讀的書、受的教育,也讓我有理解他的能力,讓我理解回台北不是為了他需要,而是我需要。如果還有下輩子:『爸爸,我們當朋友吧』。

傳給父親看這篇文章,父親的回應
願大家都能找到一條,回家的路。

延伸閱讀


以行動支持創作者!付費即可解鎖
本篇內容共 903 字、0 則留言,僅發佈於糖漬檸檬片你目前無法檢視以下內容,可能因為尚未登入,或沒有該房間的查看權限。
你的見面禮 Premium 閱讀權限 只剩下0 小時 0
205會員
177內容數
關於影像的省思,也關於在生活裡浮沉的方舟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從 Google News 追蹤更多 vocus 的最新精選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