雞鳴狗盜講陽明

2022/09/10閱讀時間約 2 分鐘
在第一講裡,筆者曾提及一些大陸學者,說:「即使在大學研究院突起一股王學熱潮,研究王學的人,恐怕也未必能與陽明先生的生命精神相應啊!」果然畀我話中!
近日瀏覽中港臺關於「天泉證道」的學術論文,大陸有位哲學系副教授,竟然說:「雖然王陽明並不否認王龍溪的『四無說』;但是,仍然希望他們能夠秘而不宣,堅持自己所說的四句教法…」云云。
以這樣的心態來看陽明,什麼「秘而不宣」呀?要偷雞摸狗嗎?這還能叫「陽明」嗎?
該論文還說:「最終『四無』之說卻得到了陽明的肯定…只不過,王陽明自己並不太願意把話說得這麼明白,不太願意在自己的理論中走這麼遠,心中有所顧忌」云云。
陽明生前就從無肯定過四無之說,陽明在世時,根本仍未出現「四有」和「四無」這些概念,而只是說龍溪側重本體,緒山側重工夫,彼此要相取為用。陽明還強調說:「人有習心,不教他在良知上實用為善去惡工夫,只去懸空想個本體,一切事為,俱不着實,不過養成一個虛寂。這個病痛,不是小小,不可不早說破。」(見傳習錄下)陽明這個話,明顯就是批評龍溪在天泉橋上之言,這話還不夠明白?還有顧忌?這些研究陽明心學的所謂學者,已經把陽明的光明磊落,說成為過街老鼠,落荒而逃,這豈是「聖人之道,吾性自足」的氣魄呀!
當然,這只是個別情況,也希望是如此吧!像清華大學的陳來教授、浙江大學的董平先生,他們倆都是做實學的學者,還是有學術良心的。
近這二十年,研究王門天泉證道的相關問題,有學者的學術論文,有博士、碩士論文等等,真是鋪天蓋地,目不暇給,有些講到出神入化,摸不著頭腦;有些學舌攀附,說王門教法原有四句教與四無教之兩種等等,完全躲在象牙塔裡打滾,有種不知今夕是何年的感覺。難道這就是研究王陽明的生命學問?難道這就可以挺立起陽明先生的人格?實在值得懷疑!
這些學術觀點也好,學術創見也罷,但都必須反躬自問,這與自身的道德生命有何關係?是否可以提升吾人之道德感?是否可以透過理解陽明心學而引證自家的道德生命?這才是最重要的、最關鍵的。
陽明先生的詩句說:吾心自有光明月,千古團圓永無缺。
這裡要問:研究陽明心學的,其心可有光明月,千古光輝永不滅?
(寫於2022年8月26日)
為什麼會看到廣告
    49會員
    767內容數
    現代人該怎樣看待儒學呢? 能替孔子說句公道話嗎? 怎樣做一個《論語》的明白人呢?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