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禪林寶訓》卷三 179 心術不正

2022/08/02閱讀時間約 2 分鐘

2016.9.25 良因法師 隨筆

草堂曰:
「學者立身,須要正當,勿使人竊議。
一涉異論,則終身不可立矣。
昔太陽平侍者①,道學為叢林推重,以處心不正,
識者非之,遂致終身坎坷,逮死無歸。
然豈獨學者而已,為一方主人,尤宜祇畏。」
《與一書記書》
【注釋】
①太陽平侍者:宋朝明安・警玄禪師的弟子,曾隨侍明安禪師多年,雖得其旨,惟以生滅為己任,擠陷同輩,忌妒別人比他強。時瑯瑘廣照公安圓鑑二師居眾時,汾陽善昭禪師令其探明安宗旨,明安禪師說:「興洞山一宗,非遠即覺也。」二師說:「不是有平侍者在呢?」明安禪師以手指胸說:「其人此處不佳。」又捏拇指叉中示意說:「向去當死於此耳。」不久明安禪師遷化,遺囑說:「瘞身十年無難,當為太陽山打供。」入塔時,門人恐平侍者將不利於師,遂將李和文都尉所施黃白器物,書於塔銘。其實塔中並沒有所謂黃白器物。後來平侍者出住太陽山,有一天他說:「先師靈骨風水不利,應取出焚化。」山門耆宿切諫,平侍者說:「與我有妨。」遂打開靈塔,見師顏貌如生。薪盡儼然,眾皆驚異。平侍者以钁頭破其腦,再以油薪,俄成灰燼。眾以其事報於官,定平侍者謀塔中物和不孝其師的罪,令其還俗。平以後自稱為黃秀才,訪謁瑯瑘廣照禪師廣照禪師說:「昔年平侍者,今朝黃秀才,我在太陽時,見你做出來。」遂不納。又謁公安圓鑑禪師,亦不納。平流浪無依,後於三叉路口,遭大虎食之。竟不免明安禪師手叉之記。

【演蓮法師譯文】
草堂善清禪師說:
「學道的人立身一定要保持端正,不要被人在背後議論批評。
倘若品行有虧遭他人非議,此身就再也不能站起來堂堂正正做人。
以前湖北太陽山・明安禪師身邊有一位平侍者,若論他的道學見識,本來也是很受叢林中所推重的,只因為他的心術不正,而被有識之士看穿了,以後大家都瞧不起他,以致終身坎坷,死無葬身之地。
然而豈獨學者心地要端正,作為一方的住持,更要小心謹慎、有所敬畏才好啊!」
良因贊曰:
蕅益大師說:「一切法正,一切法邪」
亦即心正,一切法正,心邪,一切法邪。
當初學佛,是為了求解脫;倘若又將世俗名利習氣帶入,
縱或解、行精進,往往也只是助長名利的工具罷了。
心是無常的,當時時檢點起心動念,是正?是邪?是夾雜?
莫為人間粗糙之樂,而動轉初心!
苦志勞筋骨,大任乃克將。
由四眾弟子們編輯整理,法師平日開示法語,俾令見聞者歡喜,普潤法雨。廣度群品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打造你的創作天地
在這裡尋找共鳴,與方格子的 35 萬格友分享觀點與生活。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