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兵衛脇差】淺論岸田文雄聯合國之行的背後因素及期待

2022/09/25閱讀時間約 7 分鐘

【背景:岸田首相的國內處境】

參議院大勝後的自民黨,因著安倍晉三遇刺而被媒體陸續爆出黨內不少議員與舊統一教會有所牽連,加上8月5日中國在台海軍演並將飛彈射到日本的經濟海域,讓岸田文雄首相將原本應在九月進行的內閣改組提早到8月10日進行,想一舉化解舊統一教會案的醜聞,並針對中國破壞台海現狀進行預防性內閣改組,特別是幾個重要部會交由曾任閣員者回鍋來負責。持平來說,這次改組的內閣人事其實非常漂亮,兼具專業與能力。
圖1:8月10日內閣改組(照片來源:岸田文雄官方臉書)
無奈舊統一教會案卻如雪球般愈滾愈大,儘管要求黨內議員『坦白從寬』,但就是有人硬要隱瞞,結果在自民黨中央公佈牽連議員名單後,卻被媒體一再曝光未如實交代的相關議員名字,讓國民的不滿日增。
舊統一教會案也牽涉在內的在野諸黨,特別是立憲民主黨則是心虛地改攻安倍晉三的國喪案,兩兩相乘之下,國民間對國喪的反感也日漸增加,結果導致岸田內閣的支持度直直暴跌,除了老闆跟岸田首相同為開成高校校友的讀賣新聞的民調,得出岸田內閣跟上個月一樣還有五成的支持度外;其他各家主要媒體得到的調查都是直線降落。
由於舊統一教會案非關政策事宜,岸田政權的主要核心如麻生太郎、茂木敏充、松野博一等人也都沒有牽涉在內,因此岸田也只能啞巴吃黃蓮;而安倍晉三的國喪案,更是涉及黨內保守派的向心力問題,更沒有更改的餘地。
對岸田首相而言,儘管民調數字慘不忍睹,但不幸中的幸運還是有的,其一是下次總裁選舉是2024年9月,依法下次的國政選舉則是2025年7月的參議院改選及該年10月的眾議員改選,所以眼下並沒有改選的壓力、黨內也就沒有逼宮的正當性;其二是儘管內閣支持度降低,但自民黨的支持度只有微降,意謂著不滿的人並沒有轉向支持在野黨。因此岸田政權目前只有難看的支持度,沒有太大的政局危機。

【一時脫困之道】

但執政者面對困局總要拿出辦法,目前岸田內閣能採取來轉移國民注意力的方法,大致有二項;一是經濟改善,二是外交成績。
就經濟改善方面,短期內最有效的方法大概就是「開放觀光客入境」,這對受到疫情打擊的地方經濟而言,是最快速、可見的特效藥;尤其是日元目前貶值的狀況正適合觀光客來大買特買。
過往日本的觀光客群主要依賴中國,但一方面是日本國民這幾年來對中國的好感度降到極低,再加上中國現在防疫清零政策之下,幾近鎖國的狀態,也不太能依靠;因此預期岸田首相應該會利用這次聯合國之行,在美國演講之際宣佈「放寛防疫入境規定」,來吸引中國以外、特別是西方的觀光人潮。
圖2:聯合國演講的岸田文雄(照片來源:岸田文雄官方臉書)
就外交成績部份,可以得分的部份包括安倍晉三的國喪及這次的聯合國行程。
岸田首相原本設定的安倍國喪,是認為以安倍的國際地位必會有世界級領袖群集日本,這對日本國民的心理其實是有微妙的補償作用,而得以轉變成政權的加分;但不巧英國女王伊麗莎白二世於日前去世,反倒將世人的眼光都轉移過去,尤其是各國王室、元首去英國的出席名單,更讓安倍的國喪相形遜色。但不管怎樣,9月27日安倍的國喪挺過去,在野黨能攻擊的口實就又少了一項。

【安理會:日本渴求的大國勳章】

另一個可以讓外相出身的岸田首相認為可以得分的地方,無疑就是目前進行的聯合國大會了。
岸田此次聯合國之行所設定的主要政治目標有二:其一是聯合國安理會的改革,這無疑的是針對中俄而來;二是「全面禁止核實驗條約」(CTBT)。
此行附帶的政治則得分則有跟美國總統拜登、英國新首相特拉斯、菲律賓新總統小馬可士,以及韓國總統尹錫悅等人的會談或談話。
聯合國安理會的改革訴求,是日本多年來一直倡導的議題,當中自然有日本成為「常任理事國」的目的在內,但這議題事實上也結合了德國、印度、巴西、南非等國在內,因此比較具有話題性;特別是在俄國入侵烏克蘭之後,俄國及中國利用「常任理事國否決權」的特權,更讓安理會改革、乃至國聯的改革得到了正當性。
同樣的,一如今年上半年,岸田文雄跑遍全球各地,表面上在奔走抵制俄羅斯的同時,事實上是在對中國進行圍堵大串聯;這次的安理會改革訴求,一樣是拿著抨擊俄羅斯當口實,事實上在暗批中國,而且在東亞地緣上,日本也不能讓中國一直「獨享」安理會常任理事國的位置。加上明年起,日本將第12度擔任安理會『非常任理事國』,更是發起改革攻擊的好時機;而這對日本國民而言,也是日本要真正成為世界大國所必須的勳章。
岸田首相跟拜登之間這次的會談,除了例行的對中政策再確認之外,對於聯合國的改革發言,特別是安理會改革得到拜登的肯定與支持,無疑對岸田首相而言是最大的收獲。
至於「全面禁止核實驗條約」(CTBT),只是出身廣島的岸田首相個人的興趣主題而已;在唯一受核爆攻擊的立場來說,日本在「道德上」當然具有正當性;但作為「非核武國家」來說,日本其實在這個「以武止戈」的場域,沒有什麼發言的本錢。

【首腦外交】

此外,岸田首相跟英國新首相特斯拉的首次會談中,特斯拉譴責中國對於台灣的挑釁,並認為將對日本造成重大的影響,講得比前首相強生還直白,兩人也對日英間的軍事合作、軍機開發以及英國加入CPTPP等事宜達成持續的認知,是岸田此行的英日同盟的再確認。
圖3:岸田文雄與特拉斯(照片來源:岸田文雄官方臉書)
至於跟韓國總統尹錫悅的見面,比較起來是尹錫悅方面為了補救自己國內支持度更低迷的狀態,更想要在國際上有所表現,特別是日韓關係的突破。但由於韓國方面雖然積極要解決跟日本之間的慰安婦跟徵用工問題,但因為文在寅政權時期把兩國關係弄得太僵,讓岸田雖然有心化解,但在韓國方面未能提出具體方案之前,在顧慮日本國內保守派的反彈下,也沒有想積極出牌的打算。
所以這幾個月來,總是一直看到韓方放消息說要尹岸會了,日本則是一再否認;證實了的確雙方有在談,但節奏並不一致;所以繼前次在西班牙NATO峰會的餐會上『相遇交談』的方式,這次在聯合的談話,韓國用『會談』,日方用『懇談』一詞,就是在向國內保守派表達「聽一聽而已」的態度。
而跟菲律賓小馬可士總統的會談,無疑是此行重點之一。特別是在美國積極協調之下,菲律賓駐美大使日前曾公開表態,若是台灣有事,菲律賓將會提供美國使用菲國的軍事基地,這等於是對中國想進入太平洋的企圖,關上了從台灣北方的日本跟南方菲律賓的兩道閘門。對於近年極力協助菲律賓軍事及首都建設的日本來說,無疑是蓋了保證書;因此岸田跟小馬可士的會談內容,其實相當值得關注。
圖4:岸田文雄與菲律賓總統小馬可仕(照片來源:日本首相官邸臉書)

【延伸新聞】

本文主要是回應日前美國之音記者向凌的採訪而擬的短文,因此也在此附上美國之音就此議題採訪我以及日本大學國際關係部教授松本佐保的新聞記事。
此外,美國之音近日也在嘗試以影音方式呈現採訪內容,所以也將本新聞的推持影音附上,僅1分鐘,目前近3萬的點閱,底下小粉紅崩潰漫駡的留言很有趣。
(本文結束)
(如您覺得這篇文章值得給予作者鼓勵, 請按下方心形的讚,感謝!)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從秋風蕭瑟的戒嚴時代,穿越百花爭鳴的解嚴風華,來到如今的眾聲喧嘩。/ 後先不與時花競;自吐霜中一段香。
介紹令和時代的日本政治現況走向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享受沈浸的閱讀體驗
徜徉在不受干擾的簡約介面,瀏覽數百萬篇原創內容。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