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饅頭

閱讀時間約 4 分鐘
天空

紅通通

的紅太陽
其實,我打一開始,就不應該去談論太多有關“政治”的議題
原因很簡單,因為,我就「不是那塊料
想法,擺在個人主觀立場來看
其實,“怎麼講”都「可以」
但,如果是拿出來做“爭論”
就得極端謹慎,且經得起考驗

政治

本來就是個噁心的東西
“爾虞我詐”,沙盤推演
不是說「不好」,或是學不會
只是,“過多”的這種東西
對於“扼殺”一個人的創造力
「非常」有幫助
至少,對於我來說是如此
尤其是對於“主觀”意味濃厚的人來說

如果要玩政治
最終我發現,凡是和「作戰」
“鬥爭”扯上邊的事
得換“另一顆腦”來做
就是,以前玩西洋棋
或是象棋時,的那種模式
得將喜好,直覺,信念那些東西
都先往旁邊放
「極端純粹」的“就事論事”
然後,觀察,行動,再觀察
狗屁

再扯
海邊
抱歉,這純粹是突發狀況
我原本有我想接下去講的東西
但是,忽然發現
心緒亂了,因為如果要這樣講
事物,從頭至尾的脈絡
以及一致性,就全部毀了
跟敵人作戰的時候,為了打倒它
而不自覺的,「學習」了它
這是極大的錯誤

我自己

我相信我自己
海邊
是,我是該相信自己
事實上,在看了許多東西後
‘懂得越多“,並不見得使人更清晰
知識的堆積,從不應該成為一種障礙
人的頭腦會說謊,但心不會
「靜下來」,感受當下
多則惑,基本邏輯,和簡單事實
往往是斬斷妖魔亂象的寶刀
而,打心底最純粹的直覺
是詭辯
的照妖鏡

照片

主觀的認為,在“荒煙蔓草”的年代
人,之所以受到蒙蔽
不單是因為知識不足
更多的是“靈性”未開
我知道,這樣越講越沒“邏輯”
但我真覺得是這樣

對喔

我都忘了
我是王道熱血
對喔
信奉的東西不是這些
我比較喜歡赤子之心
最一開始,我對鬥爭殺人
以及,如何吃血饅頭
可是一點興趣都沒有
我只是想說,就我所懂的
看能不能多說什麼來幫助人,或環境
但,我覺得,這樣不適合我
因為,這裡面滿奇怪

再見

馬路
這樣說好了,其實我很清楚
不管講什麼,都會錯
過度主觀,或是帶有憤怒
成為,對手的韭菜
越多的不滿與衝撞,對於小人
或是阿共來說,是越有利
「一但暴力被想起
實現就只是早晚

真的,我沒亂講

文明

文明的倒退來自於血腥被憶起
路人
我時常覺得要用酷刑處理死囚
但,如果這樣做了
我們會回到“滿清末年”
就是,這種概念有點像美式恐怖片
小鎮的怪物,因為人們的忘卻而消失
卻因為,再度被人們記起
而又出現了

這是潛意識的部分

煽動

我相信,那個死阿共絕對懂這點
共產黨,是如何在世界各地
進行反動,與顛覆政權
起點就是,先讓人們「習慣暴力」
因為,革命靠的就是“一把火”
火,本身包含著一個元素
就是「火氣」,這股憤怒不滿
經常,被革命家拿來使用

造反

游泳

我就是我

也還是我

始終都是我

不可能為了那些東西,去改變我的本性,也根本沒有必要,我還是可以,保留我的不滿,去衝撞一切,做我要做的顛覆與改變
但,我如果太過與政治扯上邊,勢必就不能「亂講話」,這種不隨心所欲的感覺,對於我這種反體制,的極端自由主義者來說,有點沉重
並非,真的不懂他們在幹嘛,只是,要公開講的話,我覺得那是另一種能力,我不認為我符合標準資格,況且,我也不覺得.....,應該說,我覺得「我是最對的」
應該說,就局部來講,我可能什麼都不懂,但我有把握,我的核心想法,才是“第一”的,但很現實的,我並不具備實現它的能力,在現階段
因此,我不是專業的
在這人類社會的方面

見風轉舵

櫻木軍團

時常更動想法,前後不一,自我矛盾
但,我認為
認錯與改變,並不能算是一種「見風轉舵」
除非,當事者
不替行為的更動做解釋
一直打死不放的傢伙
我覺得才是真固執與愚蠢
我只想堅持對的事
而不是我的事
天才
為什麼會看到廣告
新世紀糟糕戰士
新世紀糟糕戰士
部落格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