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09/27閱讀時間約 3 分鐘
這事發生在大概一年前。
才送了要趕校巴的女兒出門,不到五分鐘收到從管理處打來的電話:「媽媽,我在路途中碰到一隻小鳥,牠不會飛,你可下來把牠救走嗎?」我心急了:「你不是要趕校巴嗎?快去趕上!不然司機不等你走了。」放心啊媽,你還是答應我快點下來看看那小鳥,我去上學了。
做好早餐還是睡衣一度的我正想耍懶回去仍暖的睡牀,不得已吵醒快要上班的外子把事情告訴他。把一個袋子和手套交給他後他換了衣服便下樓。他說小鳥抓不了,我唯有發給他城中救野鳥的電話,着他聯絡動物督察把鳥兒接去嘉道理農場。他說督察說半小時內會到,和他視訊了把街燈燈柱號碼記下,確保小鳥位置。果然晚一點我下樓小鳥已不見了,給接走去看獸醫。
回過神來便和學校老師聯絡,麻煩她在課前告訴女兒小鳥已安全,不然她一定坐立不安大半天。放學回家後秉告女兒事情發展,着她下次可以先上校巴才借電話找我免得遲到,她說:「我擔心啊,那不應該把小鳥丟下自己上車……所以我想了想就跑回家樓下打給你。」處理得很好,但時間有點兒急啊!我還是囉唆。「那小鳥準是又在巢上被擠下來,就像去年那一隻,對嗎?」女兒問我。應該也是吧?爸爸說牠不能行,可能掉下來是腿受傷了又或者未長大到懂得飛翔。別擔心,獸醫會看好牠,牠沒事就會放回野外。女兒才放心一點。
她平時很少會不安,學習成績壓力不大,頂多在不同公開演出前會有點緊張,但面對小動物她總是憐愛。我以為所有孩子都是這樣,可原來不少人天生怕動物,這樣要關顧動物原來也非人人都能夠做得到。
不是不關愛,而是害怕。恐懼不是理性可壓下來的感覺,怪不得人。女兒難得不恐懼,但有對動物毛和口水敏感,小時候和家中的貓一起都會突然眼腫流鼻水出皮疹,要在家中準備好一間清潔沒動物進入的房間,她敏感一發作便着她入內開空氣清新機待她過敏消退才出來。如是者人越大,她也更能拿揑自己的過敏症何時來襲,有時大狗兒熱情地撲到她懷中令她雙腿泛紅過敏她也立即知道要洗澡把致敏源沖走。
我問她為何執着要跑回來打電話而不是上校巴才借電話打給我:「是一條生命。」她道。那一刻我心一暖,也內疚在那通電話裏頭催促她趕車。「對啊,牠是一條生命。」
然後數個月前,我和爸爸在一多層停車場發現不能飛行的鴿子,二話不說又把牠帶回家。原來鴿子不能送嘉道理農場,只能自行照顧,連帶到獸醫處都有困難,因為是野禽而非寵物,很多獸醫都未能替野禽診症。好不容易找到一個,確認鴿子沒有大傷,只要休息服藥,一段日子牠便精神飽滿地康復放飛了。女兒不捨得,和鴿子說幾遍再見,還不時想念着牠過日子可好。
暑假外子問女兒有沒有興趣去做義工照顧動物,女兒想也不想說好。結果去了好幾天照顧待領養的貓狗倉鼠,替牠們清洗住處、餵飼和玩耍、作一些基本訓練。女兒累得要命,但嘴上老是說開心啊,快樂啊,臉上掛着的總是滿足的表情。
見她累得工作完回來倒頭便睡,閒時還會分享照顧動物的相片給我,細說每一隻動物的故事,我想每一條和她有緣相聚的小生命,都種了一點點善在她的心裏。但願這點點善心,能一直在她心頭滋養着,感謝每一條小生命,為人的善良細心灌溉,讓孩子明白勿因善小而不為。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一個普通人,居香港,喜歡文字但討厭煩悶,以文字記下自己的感受來反思,逼迫自己成長。
本來以為一邊當媽一邊學做媽,怎知反過來被女兒每天調教的是小女子。所謂親子,原來是互動而非從上而下的教養。拋棄八股的君臣父子兄弟等包袱,原來當媽所得更教我驚喜萬分。有孩子的人,是上天多賜重活一趟的機會。把握這機會把點滴記下來,提醒自己無論當媽當爸當甚麼,最重要其實是當好一個人。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享受沈浸的閱讀體驗
徜徉在不受干擾的簡約介面,瀏覽數百萬篇原創內容。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