領域之間

2022/10/01閱讀時間約 10 分鐘
  在我媽離世之後,真有一度希望有一個女性可以跟我進入所謂的「親密關係」。然而,這也不是因為我媽離世之後的緣故,之前就有這樣的想法,在愛情前的幾個章節,我提到感情是我的天敵,我必須正視它,而當我去聯誼,去婚友社,去想盡辦法想要有一段關係時,我發現,愛情還是離我很遙遠,無論我改變我自己很多次。有人說,你應該做回你自己,合的人自然跟你很合,不必強求,我反而認為,現代人不是合則來,不合則散的想法太過直接,而且過於偏見,政治的章節中,我提到,當政治碰到了愛情,就容易有偏見上的「巧合」,我不是要強摘的果一定會很甜,我只是希望可以多多深入了解人心之間的連結這一方面。
  有的女生用一個月的時間認識我,就把我用她的想法對號入座她自己的框架中,然而再也不聯絡,即使她願意,也沒有行動。有的女生跟我認識三個月之後,卻沒有說出她真正內心的看法,直到她跟我說她沒有感覺,而有的女生一天到晚工作忙碌,不願意好好給我一點時間來認識彼此,而有的女生因為怕我生氣,對她產生誤解,也或是有太多我沒問的原因,斷了聯絡,也許這些人是怕我傷心。我不知道現代人用什麼方式勾起兩個人之間聯絡的橋樑,但我之間,區區幾個月是無法「真正」了解這個人的,而你不但不「用心」,還偏偏框住你自己的視線。
  有人說,你應該清楚知道自己要的是什麼,我想要一段好相處的婚姻與愛情,兩個人可以尊重、包容與了解,價值觀要類似,甚至可以協調彼此的不合適。但我們在找那個「對的人」時,往往不知道在相處中對號入座,而不願意深度了解,今天我是男生,我還是得扮演「主動」寒暄的角色,關心女生的生活動態,甚至還要在乎這個人所有一切大小事,而女生依舊還在做她自己,忙自己工作上的事。男女要平等,這開始就很不平等,我其實很不想要這樣做,我總學得在兩個人之間,是來來往往的,是你認識我一點,我認識你一點,這樣的來往,而不是我在花很多時間去關心你,或是發給你訊息,問候你今天的狀況。只要我一天「忘了你」,我真的就從此忘了你,因為我還沒把你放在心中,我也不是「多在乎」。每一個人都有自己的事要忙,我當然也有,尤其是我媽離世後,事情就更多了!但我為什麼還想要這麼做?因為我想要去在乎,自然會撥空時間給你關心。我總覺得,人之間的關心就是從這些不起眼的問候開始,很多女生認為「我在幹嘛關你什麼事?」,同樣的,「你在幹嘛,真的都與我沒有關係什麼事」,因為我不在乎。
  社會的連結是出現在男女之間的不協調而造成的,無論你多麽提升你自己,最基礎的還是這樣不平等待遇,有人說,女生是很辛苦的,是我生育,嫁來你家,看你公婆臉色,還有生理痛,各類的女人煩惱。但請先記住一點,無論男女之間的個體如何,我們有沒有想過,即使今天是個男生來求歡遭拒絕,我們而只是想到自己,不是想到兩個人之間,雙方難道就真的都以為這只是「對錯」之間的相處上的問題,而不曾真正理性思考過,感性用心過?
  人是會變的,但問題是,我們有沒有想過,要花多久時間好好去真正了解一個人的內外在,並且真正理解對方與自己的不適與合適之間的相處才是重要。撇開這個,少子化會出現的原因,不外乎是房價與薪資,但真正是社會之間造成的磨合沒有好好擺平過,造成男女之間的差異想法,更有厭女與男性主義之間的性別崇拜出現。女性主義是期望男女之間更夠更加平等,也就是男生可以多為女生思考,而女性也可以在男性思考上更加圓融,但極端女性主義,或是沙文主義之類的男性崇拜就不一樣,都是因為性別之間的爭端而引起,就像政治的極端化,偏見上的極端,容易造成反極端的出現,使我們更加去極端化,即使我們有千百個不願意,因為政治要極力去正確,來符合社會的基礎效應,以及廣大的民意,你當然可以說,同性婚姻以及 LGBTQ 族群是未來不可阻擋的民主潮流,但社會本身呢?不可能要保守派人士,或是反這些人士接受這樣的觀念是世界的風潮,因此,尊重必然很重要。但我們的尊重呢?以性別來說,厭女會出現,是因為女性主義在崛起時,改變了整體的男女思考,造成了反向的性別不一致,尤其是草食男,佛性男子出現,在加深這樣的鴻溝。女性的觀念被灌輸在一個框架下,打破框架是因為女性不「應該」這麼做,但在整個性別市場上,或是我們彼此對於社會的觀念下,這基本上是很難去突破,因為社會依舊有「性別」的樣子。(不然男女廁為何依舊是分開的?)
  再者,對於婚姻,對於政治,對於整個社會政治的氛圍,我們依舊在籠罩著應該要扮演某些角色的世界下,這基本上很難從頭徹尾地去改變。人類演化到今天至此,你真的認為男女之間的轉圜餘地可以轉換自如嗎?
  極端拉動極端,因此,政治的風向球,就倒向自己想要的專屬風向球,看看你自己的動態牆,你覺得臉書會給你看你不想要看的「廣告」嗎?只要我搜索過的關鍵字,天天在看的消息,就變成我的廣告,而當你需要更多的治療,需要更多的專注效應,你的動態牆基本上就是專於你的世界中心。
  政治不該這樣,但沒辦法,政治拉動連結,就像連結之間,我們只看到自己專屬於我們的自己鏡射反射該要的世界觀。而尊重這一方面,或是我們在行為之間方面,唯有一個道德在拉動慫恿我們願不願意這樣做,去跳脫出來去看待這方面不屬於我們?
  道德世界的中心,是怎麼樣牽動我們想要在行動的看法上,能夠更加和諧一致,而不是心口不一。因此,當思想灌輸行為,我們就該來好好想想,這樣的想法在連結結我們之間的行為時,是怎麼樣無法在內心更加矛盾,或是更加地奇特,就像要買東西前,是真的想過我家的需求物,還是我家的「添加物」?怎麼樣才是「剛剛好」?
  這還只是「購物」,而且還是衝動購物,那些偷竊殺人放火的行為還沒有提到,大腦當然不會要你恨一個人之後,就馬上要這個人「消失」在眼前,而只是某種恨意,當然,為什麼會恨?是因為愛太深,還是行為讓人不生氣也難?「怎麼會有這麼自私的人?」不是去思考這個,而我們是不是都是很自私的人。行為焦點上,我們都容易擺設在過程的狀態中,而想不到,壓抑出來,或者衍生出來的行為往往不自覺就對症下藥,以為就是正確的習慣性切入觀點。
  因此,有一點很重要的是,社會連結在行為關係上,是沒有想到政治已經在跟社會整體去做一種不自覺得連結效應,即使我們還沒有這麼做。然而再來看看我們對於「對的人」的想法,你是不是有種「太極端」的理由,堅持要找到「對的人」出現,即使你過了半百歲沒有想過婚姻這件事?
  你可能會覺得一個女人到了六十歲未婚是因為她喜愛自己的生活態度,不強求一定要走入婚姻,可是社會的各個女性都這樣想,或是每一個女性都要求自主提高,社會的連結極端就不脛而走,因此社會在連結是因為我們在政治這樣的風暴中,無預警地在加深我們這樣的觀念,認為性別的男女之間要如何,每一個人都想要找到「對的人」,只是當個體去要求之間的對等,門當戶對的觀念時,我們反過頭來想想,是不是這樣要求太過「自大」豐富我們自己生活的意義,好讓我們肯定認為這些是意義?
  你認為我會相信「心理諮商」這件事嗎?我不相信,因為心理諮商本身只是在針對心理的「問題」去釐清,好讓你的心理問題更加明顯,高度提升自己,是因為貶抑任何人,或是在自卑的這一方面,其實是在兩方之間達到的不對等,我們不能要求「對等」,但是至少要對得起自己的良心,這就是心理諮商在幫助你的效應,說穿了就是療癒你的內心靈魂。但請真正跳脫出來你的內心靈魂所在。
  對了!以上的問題是「problem」,而不是「question」。你內心強大了,讓你快樂了!有意義了!是對你的生命負責,你自己的意義找到關鍵真正問題所產生的意義所在。在社會本身呢?你自己快樂就好,社會或許可以更加美好,更加有進步,你也可以放心做你自己,但世界在強健自己的內心的兩種核心時(自由與保守),就會拉大整個極端上的效應,而你還是堅持這個無所謂,因為你持續這樣相信。我當然相信社會可以更加美好,而且更加有意義,但這種意義不是偽意義,而是真正的兩性之間能夠在相互思考上的意義,而不只是框架下的意義所在,只因為男女在限制我們發展,而如果要男女平和平行線,一開始的演化在加重男女更加在社會上的來來往往就容易造成了我們之間的不對等,何來要對等?因為兩條線只是越拉越長,越不均勻。
打破框架是因為女性不「應該」這麼做,但在整個性別市場上,或是我們彼此對於社會的觀念下,這基本上是很難去突破,因為社會依舊有「性別」的樣子。(不然男女廁為何依舊是分開的?)
  個體之間,無論如何都已經拉大了這樣的集體效應,因為政治在逼迫我們這麼選邊站,即使我們是溫和派路線。因此,殺不死你的,往往是因為每一個人在傷口上的效應不一,就造成了這樣的傷口在任何人之間很難真正完全去理解,就更難讓痊癒地更加不一致,我們就難以去包容什麼,世界就難以看到所謂的「更好」,就算有,也是你看到的那樣。
  每一個人都想要快樂,幸福與成功上的意義,我們不是天王天后,沒有辦法每天精力充沛,面對困難還可以微笑告訴別人這沒有什麼,你們也一樣要加油。每一個人面對的困難不一樣,出生的家庭背景也都不一樣,我們都有自己背後的家庭歷程可以訴說,家庭創傷以及各種社會上的「嘲諷」與冷言冷語,各種冷暴力,加上偏見上的刺痛,要每一個人付出類的去加強身心靈這一方面是不太可能的,或是或多或少我們在了解彼此之間根本就沒有達到看到社會與任何人之間的一套標準就一定要一致些什麼,所以宰制上的力量一直都有無形去滲透這方面,讓我們很難真正得到一致性的對等。
  暴力一直都在,連結之間也本來就應該去相處之間去了解,而不是用偏見去思考什麼,政治是無形在性別、種族與宗教,還有各類的職業,階級等等的歧視更容易在社會上給予更多的見縫插針,讓社會更加刺痛我們任何一個族群,或是任何之間在連結的線路,所以連結的脆弱不是沒有原因,連結也不是我們很難真正去看到這之中的什麼。你有努力過得好,任何人之間呢?你與陌生人之間呢?或是我們在第三層外圍與第二層之間那部分呢?是不是我們在未知領域的「門禁」時,沒有想到連結在斷層上,是加大了意義的自我提升而忘了別人?
  社會處在正向的極端上世界,是不是該回頭想想,我們的世界的「問題」的根本是在哪裡呢?人類演化讓我們學會在個體更加分眾,更加屬於文化上的文明世界的規律原則,也扼殺了真正在自由與保守之間好好的領域,讓這兩個在交錯時,線路更加複雜,更加不解。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Fornik Tsai
Fornik Tsai
我喜歡寫作,寫出人生的意義,這整個世界的平衡規範與了解,洞悉我們之間,深入未知的世界,讓世界更有一個真正的美好。
留言1
查看全部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享受沈浸的閱讀體驗
徜徉在不受干擾的簡約介面,瀏覽數百萬篇原創內容。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