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中的光與火——《讀後:王厚森「論詩詩」集》

2022/11/04閱讀時間約 2 分鐘
王厚森在〈詩的鍊金術〉寫道:「在黎明到來以前/每一首詩/都害怕黑」,然而,展讀《讀後:王厚森「論詩詩」集》,可以發現,詩人非但不害怕「黑」,甚至對「黑」情有獨鍾,整本詩集(不含標題)使用了三十九次「黑」,此外,更有三首詩作在標題即可見到「黑」。
詩題出現「黑」的詩作分別是〈舞台劇-讀商禽〈溫暖的黑暗〉有感〉、〈詩與遙遠星球之記憶-讀陳少詩集《被黑洞吻過的殘骸》〉、〈音樂,是屬於黑暗中的-鴻鴻詩集《黑暗中的音樂》讀後〉,其中兩首詩題使用「黑暗」,而「黑暗」也是王厚森詩作常見詞彙,在三十九次的「黑」之中,就高達十一次為「黑暗」。
王厚森筆下的「黑」,包含:「黑暗」、「深黑」、「黑夜」、「闃黑」、「黑洞」等,雖然帶有黑暗、挫折、失望等負面義涵,但更多時候,「黑」是與光明並存的,詩人透過陰暗與明亮的並置,帶領讀者從漆黑中看見希望。詩人在〈自在不在,相亦無相-崎雲詩集《無相》讀後〉一詩寫著:「讓黑暗照亮未及寫就/旋即被灼傷的靈魂」,因為有黑暗的淬鍊,才能磨亮生命的可能;〈解離與不相遇的象和像-王宗仁詩集《象與像的臨界》讀後〉更是直指:「黑暗中始終/是真正光明的自己」,超越黑暗就能迎接希望。
誠如王厚森在〈詩心頓悟成白-《辛牧詩選》讀後〉詩作最末所言:
躁動無明的光是屬於盲者的
只有黑夜可以看清
海是那堅持
且唯一之姿勢
在搖晃不安的旅程中
讓思與詩
一一串連成飛翔的存在
閃耀的光芒雖然亮眼,但過多的光源反讓人沒辦法看清楚,「躁動無明的光」同時象徵著外界的誘惑,若心無法堅定,很容易成為盲從者,隨波逐流。「黑夜」雖然是困頓,但在黑暗之間,反而更能看清自己的信念,正因為人生歷程不斷湧現挑戰的海浪,方能不斷累積作品的哲思與高度,翻飛的思緒也才能在黑暗中洞見光與火,將生命一一成詩。
《讀後:王厚森「論詩詩」集》的第一首詩作〈青春,詩人夢-李桂媚詩集《自然有詩》讀後〉,當中有這麼一個段落:
風景躍動
落葉在思念中轉身
月台笛聲未停
無數甬道穿越
有光的黑暗裡
那始終緊握的手
讓沉寂心底的音符
是刪節號
也是未完旅途的句號
躍動的風景是飛逝的時間,也是快速轉動的思緒,持續響著的月台鳴笛則是一連串的事件,在人生的甬道裡,難免有光線被遮蔽的時刻,但黑暗裡始終有光,珍惜每一個光影片段,自然能譜出心底的詩樂章。
而詩就像詩人所點出的,每一首完成的作品看似完結的句號,其實也是未完待續的刪節號,等待讀者的參與,讓詩的音符引發更多交響,歡迎翻開《讀後:王厚森「論詩詩」集》的你,一起在黑色的鉛字裡尋找詩的光與火。
——發表於《掌門詩學刊》第75期(2019年6月)
贊助創作者百元,就抽 $8,888 紅包與好禮!
李桂媚,中國文化大學印刷傳播學系工學士,國立臺北教育大學臺灣文化研究所文學碩士。榮獲106年教育部閩客語文學獎閩南語現代詩社會組第二名,著有報導文學集《詩人本事》、《詩路尋光:詩人本事》,詩集《自然有詩》、《月光情批》,論文集《色彩‧符號‧圖象的詩重奏》等。
愛詩人曾發表的書評、詩評、文學評論與其他。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享受沈浸的閱讀體驗
徜徉在不受干擾的簡約介面,瀏覽數百萬篇原創內容。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