檢舉內容
2022年11月5日

2022/11/05閱讀時間約 3 分鐘
  夢到的好像是看電影,不是去電影院的那種,也不是在家隨便看的,而是類似沈浸式的觀看。沒有螢幕,也沒有界線,更沒有實體的我的存在,我以一種意識存在於其中,觀看全局,有上帝視角的感覺。
  是一部港片,或者說故事發生在香港的某校園。先來介紹一下這個學校,這是一個很大的學校,從國小開始,到國中、高中和大學,都是連在一起的。
  有記憶的畫面的開端,是在一個很大的運動場,建在半山,很多人在上體育課。鏡頭聚焦在一個中年男性且微微發胖的體育老師身上,他站在六、七個學生一字排開的隊伍的面前。顯然那個班級不可能只有這幾個人,應該是這幾個人發生了什麼事情才被揪在一起的。我以上帝視角觀察到,這個體育老師以訓練為藉口,對這幾個學生體罰,而且是很嚴重的體罰。至於是什麼體罰,大概是醒來後記不清了,又抑或是當時的畫面太血腥而直接在夢中也產生了條件反射式的馬賽克,總之是不知道的了。
  這幾個被體罰的國中生,當然也可能是高中生,反正不會是國小生和大學生,但都是男生,他們有的逆來順受不敢反抗就默默的被懲罰,有的面露憤怒表情,好像要揭竿而起的樣子。
  接著畫面切換到了國小部的場景,有一個國小的女生被發生了性關係,至於是強制的還是自願的,夢裡沒有具體交代清楚,反正那個女生沒有反抗,反正如果是在現實中,那麼無論是強迫還是自願,都是算強姦的。
  電影的戲劇性在這裡表現得淋漓盡致,因為強姦國小女生的那個男生就是上面被體罰的國中生之一,面露憤怒表情的國中生之一,而那個被強姦的國小女生是那個體罰國中生的體育老師的女兒。
  無論是以武力還是以智力抑或權力都無法與作為加害者的老師相抗衡的國中生,最後選擇了更弱小的國小生來作為報復老師的目標。夢到這裡差不多就結束了,醒來的時候早晨六點多,沒有鬧鐘,也沒有人喊,更沒有周圍環境的吵鬧聲,就是自然醒的。後續的思辨大概是需要回到現實中才能繼續進行,所以就甦醒了。
  醒來之後,我稍微思考了一下關於報復在家人、親友身上的這種在現實中司空見慣的行為。
  首先,在古代有個株連九族的「罪」。
  我個人覺得這是欠妥當的,一個人即便罪大惡極,他的家人也很有可能是無辜的。雖說存在著相關聯性,例如:貪官貪汙了很多錢財,那麼很大可能他會把那些錢財用於家人朋友的身上。家人朋友在知其是使用貪汙來的錢財而不制止繼續享用的話,無疑這是共犯的行為,被連帶懲罰也是應該的。那麼還有一種情況是其不知情下使用了,那麼我覺得情有可原,只要把你用掉的收下的全部拿出來賠償出來,那麼不懲罰也是可以的。最無辜的情況就是貪官們只是貪汙給自己個人使用,家人朋友完全沒有沾邊,那麼就不應該對其懲罰,也不能有任何一絲的歧視。可是這些情況要怎麼加以區分處理呢,在我看來滿難的,所以在古代就一刀切,乾脆株連九族算了,也可以避免有後代復仇之類的麻煩事,畢竟古代是獨裁的嘛,什麼事情都做的出來。
  其次,上面那個夢裡的情況。
  我覺得國中生為了報復體育老師而去強姦他女兒的行為肯定是不對的,當然這是假設,假設真的是強姦,如果是兩情相悅的話,那我有另外的觀點。
  話又說回來,作為一個弱勢群體的國中生,如果沒有公正公平的檢舉與調查制度的話,那麼他很難與一個老師來抗衡。在束手無策的前提下,他的選擇也就只有兩個,一是默默忍受最後可能導致自殺的悲劇產生;二是如夢境中那般尋找更弱小的國小生來欺負,以滿足自己不平衡的心理,最後的結局往往是把自己搭進去,被所謂正義之手拿捏抓起來關之類的,而那個始作俑者的體育老師依然逍遙法外。
  最後,可惜我不是上帝,無法究其根本原因來做評判和分析,所幸的是,這只是一個夢,夢也終究還是醒來了,雖然醒來的世界和夢裡一樣阿雜。
贊助創作者百元,就抽 $8,888 紅包與好禮!
清晨甦醒之後
我的夢的出口會是醒來的我嗎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打造你的創作天地
在這裡尋找共鳴,與方格子的 35 萬格友分享觀點與生活。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