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蝕之夜的水燈節

2022/11/15閱讀時間約 3 分鐘
僧侶在寺廟前方的廣場點燃煙火,喧鬧的爆炸聲和短暫閃耀的亮光吸引我趨步靠近,拿起GR3抓住從地面迸發的煙花綻放成璀璨星空般的這一瞬間,竟美到讓人忘記水燈和天燈的盛況。
在清邁盛大舉辦的水燈節(Loi Krathong)為期三天,在第二天晚上,D先帶我到素攀寺走走,與其他金光閃閃的寺廟不同,這間廟是用銀製作的,旁邊還有一尊來自印度的象神(據說祈求財富和愛情特別靈驗),當時剛好遇到一群人在象神前方的廣場製作花圈供品,遠遠聽見她們是用中文談話,而且不是普通話的口音,我忍不住向前搭話,發現她們也是台灣人!難得用中文聊了一下天,異常開心吶(´▽`)
接著前往湄平河(ping river),一路上一邊走一邊不時抬頭望向夜空中正在歷經月蝕景象的月亮,從略為橘紅的弦月逐漸恢復成原本橙黃的滿月,似乎有種在數十分鐘內快轉度過了半個月的錯覺,想起剛到清邁的第一個晚上就是弦月之夜呀。
路途中有許多攤販販售各種不同款式的水燈,D讓我也挑選了一個以鮮花裝飾的水燈(30泰銖),然後走到湄平河的河岸邊,看大家陸續點燃蠟燭,並放到水面上隨河水緩緩漂流,於是我也依樣畫葫蘆,手捧水燈蹲在岸邊,看著燭光隨意在心裡許了個願望,然後輕輕地放下,讓流速非常緩慢的河流將我的小小心願帶向遠方,會漂到哪裡去呢?D說隔天在河的下游會以竹網攔截水燈進行回收,避免對河道造成垃圾污染。
我想,大概是所有人的心願都會漂到下游被集中處理,轉送到垃圾場焚燒,然後隨著繚繞的煙霧飄向天空吧,也是一段略為曲折的旅途呢。
不知道那些心願是就此留在天空讓神明挑選適當的時機實現?還是會再繼續跟著雨滴流浪而回到人們身上?想起待在清邁的這兩個禮拜都不曾下過雨耶,會不會願望成真的機率比較高呢。
因疫情而停辦兩年的水燈節,聽說今年舉辦的特別盛大而熱鬧,聚集了世界各地的觀光客,而且第三天還有綿延不絕的花車遊行,在遊行結束之後則是眾人在河岸邊齊放天燈的盛況,只不過天燈不易回收,比較容易產生垃圾或造成火災,沒有太多願望想要許的我選擇只拍拍照就好,不一起湊熱鬧了。
我混入人群中,靜靜觀察放天燈的人們,大部分都是歐美人士,忍不住想說:也可以到台灣放天燈呀,還可以把願望寫在天燈上呢!
(泰國的天燈比較簡約,純白色也沒有寫任何字)
這天晚上,我是獨自前往水燈節的活動場地,但沒想到路途中竟然瞥見疑似D的身影,我不自覺加快腳步,沒有打算跟他碰面的意思,但從他身後快速經過之後,似乎聽見背後有人喊了一聲:「Hey, you!」不過我頭也不回地繼續往前走,有點緊張且懷疑他可能認出我了…
更神奇的是,看完天燈回家的途中,眼角餘光看到D又默默出現在花車遊行必經的道路旁!不確定他是否有發現我,我故作鎮定地直視前方,維持原本的走路速度,繼續朝住處的方向走。
雖然清邁不是個非常大的城市,但竟然這麼容易遇到,心想是不是該檢查一下身上有沒有被裝GPS(笑)
如果當時有攝影機拍下我撞見D的這些畫面,看起來肯定是有點可笑吧…明明他是幫了我許多忙的好人,還說改天要載我去國家公園玩,我卻逃走般地不想跟他相認。
可能是因為太過熱情反而讓我忍不住退卻,可能是因為我已經預設獨行的模式而處於不想被打擾的狀態,也因為他總是要幫我付吃飯錢、門票費等,不願如此佔人便宜於是默默地產生儘量避免碰面的想法,還因為他有一次找我合照時搭肩自拍讓我略微不自在之類的身體碰觸,大概是這些零零總總的原因,讓我在巧遇D的瞬間就反射性地做出逃離的反應吧。
很感謝D對我的好意,卻也因為自己的這種閃避行為對他感到蠻不好意思的,希望他不會就此對台灣人留下不好的印象QQ
贊助創作者百元,就抽 $8,888 紅包與好禮!
Make your weird light shine bright so the other weirdos know where to find you.
疫情後,買下單程機票,帶著行李就出發的無計畫旅行。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享受沈浸的閱讀體驗
徜徉在不受干擾的簡約介面,瀏覽數百萬篇原創內容。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