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要

2022/11/29閱讀時間約 3 分鐘
終於認真的開始去感受一個人的生活。在六月一日來臨的前兩天,距離我們約定的日期太過於靠近以致於覺得真的時光飛逝,是真的開始去認真的過過看一個人的生活回憶當時單身的感覺。說真的!我很不快樂!因為那不是真的,一切都不是真的,正如同我每天看著日曆一張張的被撕去驚覺光陰的不再。
我和那個人真的有一段雖然不在一起但是事實上牽腸掛肚的生活,但是這些天我終於有了一些不同的部份,在房子一步步的建築成一個樣子後,我停下來思考這樣的一個問題;我找到我不要的。
雖然我也不能確定這樣說自己是不是能懂,但我經過我自己的試驗,在說給我和那麼的一些共同的朋友聽過之後,我慢慢可以確定問題的重點;我想要自由的放縱吧!是吧!我想。那雖然是很多人最不想要的,但那是我最想要的。
我眼見我和那個人的生活已經走到頂點,走到了底,不能再向上或向下。走到了這一步,已經是最後的部份,生活中所有能經歷的部份的,對我來說都已經像是看著連續劇般的無趣。
已經走到了頂點了;我總是比別人提早過著十年後的生活,三十歲用四十歲的心態過活;四十歲用五十歲的心態活著,我好討厭我自己。
從小到大都一直在重覆同樣的模式,真是折磨人的方式。我跟本沒有我自己生活的方式。十五、六歲的時候,就不斷有人告訴我:我應該要怎樣怎樣;要為未來打算、不能嘻皮笑臉、要成熟穩重、要怎麼樣怎麼樣。
我已經沒有了我的童年,沒想到連青春期也沒有了。在十八歲之前我將一個像是成年人該過的生活已經過完了,在傳播廣告界的這十年,我也度過了所有應該的過程。是。我已經到了底了。我的早熟已然不是我的自願,忽然我覺得好無助,如同看著我和那個人的生活模式。
我們如今所用來存活的方式可能三十年以後也不會有太大的改變,因為我們都已至此,都行已至此還有甚麼好求?沒有了罷!我只是不要早熟。正如同一定有人會說「現在所談的不就是將來要遇見的」是!我也清楚的很,可是可不可以就讓我等到那一天?現在不要知道!
就一直是這樣,老是比別人先知道可能要發生的事,比別人先面對。
我好討厭我自己,因為被教育的比別人早熟,比別人聰明那麼一點,我連犯錯的快感都不會有。就如同那一天朋友跟我說:「為什麼我會有到了底的感覺;是因為我的成功都來的太容易;雖然的確有所努力,但是來的太容易;也比別人來的太早。可是若不是當初家人們從旁的引導,我今天也不會在這樣的年紀便可以這麼成熟!」
我一驚醒,是了。沉冤得雪了!罪魁禍首。我那身不由己的成熟便是由此而來。那麼我寧願犯錯。我明知那顆石頭放在路中央,可是我連看見石頭的機會都沒有,我已經到了石頭的前方。我好灰心,我也渴望安定,可是誰可以告訴我安定背後隱藏的是甚麼,是不是一種令人不能再向上的力量?
我好困惑?我一路走到天涯盡頭,回頭一望竟找不到那一條路是我當初所想要行走的路,所經之路都有人安排好的,於是我便已到達安定。多安詳溫和的安定之海,我走到海洋之心的中央,我好快樂;可是如果就這麼停留在海上呢!?這片海洋連波動的機會都不再有了。
於是我眼見我們未來三十年的命運。多令人愉悅的安定,山到無涯天做邊,天做邊;天做邊。我不過也只是覺得不公平而已,如果再要找一樣可以令人有心去追求的目標,除了安定;還可以是什麼?我都想知道。
怕極了安定的壓力和溫柔的力量。你若背著人行愛情的苦,必擔當自己的不得自由,把愛作用的太好,不必知覺,這些甘願、愛的人就受驅役,甘心領受。
我們都將頭低下去吧!在這個遊戲中沒有人是贏的吧!
贊助創作者百元,就抽 $8,888 紅包與好禮!
中年大叔。文案控、影像控、音樂控、強迫症。在廣告、公關、數位、行銷、活動、品牌圈茍延殘喘。
我不只是覺得累,而且是一種痛到無法呼吸的窒悶感,朋友很是無助的盯著我瞧,我說:「不用懷疑我,我不是自閉症!我只是失去了交談的能力。」正如同我可以找的到令我動心的人,我也可以交談,可是不能愛,失去了愛的能力;忽然失去了以往的那種為未來編織夢的能力,而且覺得累 ...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打造你的創作天地
在這裡尋找共鳴,與方格子的 35 萬格友分享觀點與生活。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