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週分享]14是誰的功勞?從讓我不舒服的人中學東西;將話說出來;新生活

前幾週決定要幾樣事一起做,照顧自己

隨即想到下面這些情形,其實是有些好笑:

1.拍打和按摩都做

身體有改善的話,拍打老師和按摩師都會認為是自己的作用。
像:上次去按摩,我說要做舒緩精油,全身都按就好,不用特別針對左手。按完後,她說,我的左手有比較好了,我說是,我有拉,有運動,之前不敢動。因為上一次她有教我單手貼在牆壁上的伸展,拍打老師也有教另外一種,我都有做,我也覺得左手的情況比較好了。應該是拍打發揮了比較大的作用,不過上上次的按摩有加筋膜刀,那也是有效果的。

2.中醫和拍打

最近在看中醫吃中藥,保養的應該是染過新冠肺炎的後遺症,有咳嗽,有些器官比較虛,吃了藥有慢慢改善了。上次拍打時,我咳嗽又不舒服,拍打老師就在手腳的幾個地方上打打打,打了好多痧出來,沒有針對痛的左手,左手的問題已經打過好幾次了;昨天也是,說是肺經還是什麼,我也記不起來,他說這是針對新冠肺炎的後遺症,我說你也有研究喔!他說他打過好多個,他太太隔離完也幫她打。

3.催眠和上課

催眠給我的幫功比較明顯和立即,上課是針對基本的我慢慢來,讓改變實在地發生,而且不再倒退回去,還有我自己勤靜坐和寫日記,如果雙方的老師感覺到我有進步的話,會認為是他的作用,哈!

4.糖尿病醫師和中醫

中醫有時候會問我血糖的情形,我將數字告訴她,之前她會打在病歷上,最近好像沒打,她有提到幫我加補腎的藥,說糖尿病是因為腎的關係,前幾次我想到,提醒她要加補腎藥,吃了之後,對於血糖好像有點效,那就好好吃中藥,或許會有幫助,這點我之前一直沒聽進去,沒想過中藥的幫助。後來飯前血糖又比較高,她說身體不舒服時,血糖也會比較不穩定。
這週糖尿病要回診,一想到如果糖化血色素沒降下來的話,醫師又要跟我說133的吃法(每餐一份醣,3份蛋白質和蔬菜,我都是這麼吃的),心裏就有點不高興,有準備了幾天的血糖紀錄,需要時給他看,也來問問我吃的藥的作用是什麼?

其實是誰的功勞都沒關係,只要我比較好就好了。

就像以前,在新竹的花精總部,聽到老師在說個案的例子,有的個案有改變,她自己也發現了,那大家就會問是什麼發揮了作用呢?老師說是花精,個案本人說是因為看了一本書,或聽了一場演講而改變的,老師笑說:「妳看書看了10年了,都沒改變,怎麼最近才改變呢?」「演講聽了那麼多,改變了什麼呢?」
接著說:「不管因為什麼而改變都沒關係,只要個案有進步,比較好了就好。」是啊!只要個案比較好就好了。他也說:「你們比較好了,以後也不會記得我,那也沒關係。」
所以,我用了我知道的方法,讓我自己比較好,我的孩子、家人也比較好,周圍的伙伴、朋友也比較好就好了,至於是誰的功勞也很難說,就感謝上天吧!
孩子們這幾年的情形有好很多,我認為是我做了很多功課的關係,我變好了,他們也跟著好,這種說法他們是不會認同的,我也沒說,一樣的,只要他們好就好,是誰的功勞無所謂。

從H身上我可以學到的,修正的

已經2年多了,和H沒聯絡,偶而她會分享個東西來,我就回應一下。今年年初,她說她要上催眠課,要請我當練習的個案,我找個理由沒答應;過2天,她有個功課,要我寫我眼中的她,說要誠實寫出來,她也會寫她眼中的我,算是給我的回饋,那時候我對她有情緒,根本不想做這些,就說我在陪新手媽媽,沒腦袋想這事。
最近她line我,要跟我講話,我說語音講話很累,用文字寫,彼此寫了些近況。過幾天又要求用講的,我說我要寫東西……,如此幾次,我都沒答應講,一方面講話費力氣,我比較喜歡用寫的,二方面,我知道她不耐煩打字,我偏要她用打字的,哈!
上週三,我特地回礁溪,要去參加音藥人參選鄉民代表的選舉理念音樂會,臨出門時,手機響了,看是她打line給我,我沒接。到達場地時,還有10分鐘,我在走廊看line,她傳了電影資訊,說她有票,要邀我一起看電影,我回她:「我要聽音樂會,回去再打給你。」我進去,在位子上坐下來後,再看line,她問:「幾點?」我回:「約9點。」手機收起來後,我想到,我應該打「大約9點」,不是「約定9點」喔!算了。
快9點時,還沒結束,我line她:「要延後,改9:30。」9點多,音樂表演結束了,還在講話,我就先走了。回到家,打給她,說這幾年來,這種沈重的電影我都不看,看了會很難過,講了10多分鐘。
過了2天,她line說她家有白蟻,問我有沒方法?我回訊息後,她問能不能用講的?我馬上打過去,講完白蟻,又說了生活的事,講了20多分鐘,我還是說得有點多。結束前她說她每隔一陣子會找我講一下,我用愉快的口氣說好。
看來她會繼續找我,我不知道為什麼她要找我?我對她也沒有情緒了,回想這2次的講話,想想之後要怎麼跟她互動?

我想到,我可以練習的是:

1.Line文字時,我寫少一點,一、二句就好,練習寫短一點,不用每次都要寫很長,將前因後果都講清楚才行,對她是不用的,她只想知道結果,具體的一、二點就好。
2.用講的話,就儘量聽她說,她問我的,我儘量簡短回答,練習將事情簡潔到只說結果和結論。她問什麼,我回什麼,不用另開主題多講,因為多講的,她不一定想聽,還有,只說具體的事情,什麼心裏的想法、感受等,不用說,她從來也沒問過。之前想到,她好像只想從我這裏得到資訊,心裏就不爽。
3.如果她只說結果,我想知道過程和細節的話,就問她,請她多講一點,不用自己在心裏生氣啊!想到我之前氣她只講結果和結論,不說細節,自己很好笑。

就是我練習講短一點,她練習說長一點,

嗯!不錯!很好的互動方式。

有能量將話說出來了

一、上週對大表妹發了一則line,將2年前沒說的話說出來

過了2天,她回:「那都是兩年前的事了,若照成你不喜,請原諒!」過了3天的昨天,她找出之前line的聊天紀錄,只有彭文正那則,找不到韓國瑜的,我也找不到,今天看到line上有15則,我先寫這文,還沒看,我想,或許趁機跟她講講話,也是可以的。(其實是3年了,我算錯了。)

二、回覆二女兒的話

選後,我在和小孩的群組中貼了一則,大學別系同學的群組中,有人在選前的貼文:
(公投法改了,不能投廢票,是要投反對票(不同意票),要不然按第一條(同意票多過反對票就成立了)請留意!
(別意氣用事了,公投票要領,而且要投(不同意票),別中了網路亂教什麼投廢票的計謀。(如果我們不領票或是投廢票,等於是在幫助該案通過的成案率喔!)祝福全民百姓安家樂業,迎向幸福。」
我說:「我當時看不懂她在說什麼? 想問她 "你要投 不同意票 嗎?" 也懶得問, 不理她.
結果出來, 原來有人就是不同意」
二女兒回:「這次不是公投案…..是憲法複決案….而且有明確的通過門檻,跟廢票有幾張無關…. 」,接著;「你是在裡面臥底還是一起被洗資訊啊…」她有時候會這樣,講話很嗆,之前我都不理她,沒吭聲,這次決定要回應了。
我先說一下我對這則的看法,再回覆上面那一句:「你這麼說, 是覺得幽默、好玩, 或是認為我很容易被洗資訊呢? 」加:「我一點都不覺得好玩或幽默」
她:「你會被洗資訊啊」
蛤?她認為我會被洗資訊?她眼中的我竟是那樣的。
我:「所以, 你認為我是無知的, 沒有判斷的能力?」這樣不夠,直接回覆上面那一句,問:「你這個看法是怎麼來的呢?」(這是週日2022.11.27.傍晚我問的)
「自從我聽過沈伯洋上法白的podcast ,對於假資訊的傳播有了新的概念之後,我覺得處在一堆似是而非的line群組裡,會不知不覺被洗資訊。
尤其你又說過你不想接收新資訊,那又要如何分辨是真是假呢?
現代的假資訊已經不是無知才會被洗了,是在不知不覺中受到影響。」她晚上答
我第2天回:
1. 我 沒有 在似是而非的群組裏。 以前短暫在的話, 也不會看, 更不相信。
2. 那些大學同學, 都留在過去被教的說法裏, 我不想看他們寫的, 很早就退群了。
很感慨, 當年所謂的菁英, 過了幾十年, 變成這個樣子
3. 同事中, 認同台灣的人都不會公開說話, 讓那些認同國民黨的人以為大家的想法都一樣, 其實人家只是沒說而已」
4. 我說我不想看新資訊, 是不想像以前一樣看很多, 有看一點,
像: 報導者寫的, 有的會整篇看完,
哲學新媒體、法白都有追踪, 會瞄一下,
幾個臉友分享的會看到, 都是資訊比較正確的來源,
沒有看那些街談巷議的, 看電腦的時間有限,
昨天從礁溪回來, 過了坪林塞在路上, 行進的速度比走路還慢, 我想到去看"高速公路1968" 的 最新消息, 原來有事故, 花了2個小時才到台北。
我昨天有進 中選會 看候選人得票數, 發現有些縣市的當選議員是無黨籍或無黨推薦最多, 今天看到報導者一篇, 7個縣市,
我會去看原始資料, 不只是看人家的評論而已。
X常用猜測和推論的看法說我, 不知道我是什麼樣子的人。」
她:「好啊 沒有就好啊」

三、這也是創意

因為週日11.27.晚從礁溪回來,碰到國5有事故,花了2個小時才到台北,我知道她有回應,我不想看,也不想回覆。
第2天醒來,突然想到,孩子們都不知道我想什麼,做什麼?二女兒對我的看法竟然是那樣的,我不能再沈默了。最近開始在我的粉絲頁貼出[每週分享],給她們看看好了。所以最後寫:「這是最近我在粉絲頁貼的, 可以看看我在想什麼, 做什麼, 遇到什麼困難。 因為從別的網站複製過來, 空行都沒了, 不好閱讀」,後面加網址。
粉絲頁是公開的,想到陸續還是有人新按讚,追踪,但是我都沒辦活動,沒東西貼,偶而分享我喜歡的文章,也是很少的,對他們有些不好意思,我得將這些按過讚的人維持住,尤其是我希望維持的,他們也願意看我的文章的人,所以想到將[每週分享]貼上去,沒想到也成了孩子們看到我的想法的一個方法。我自己都為自己鼓掌、拍手,想到了這個主意。這週的主題是「創造」、「創意」,這是很大的創意啊!哈!(老二和老三沒加我臉書好友,他們的文章大都限朋友,不想讓我看到,不知道在對我防備什麼?)(現在只貼到第3篇,9月的)

四、原來,我有力氣,有能量了 

昨天在跟表妹和二女兒回信,覺得有點累,到了下午,想到用勇者之光來為自己增加力量吧!後來的感覺就比較好了。我才覺察到,「將話說出來」,我做到了,而且是很難纏的人(家人和親戚最難,尤其2位都是成見很多、固執、只相信自己的人),哈!

五、以前有話不說,或許是我深層的問題

那個「不說」、「沒說」,除了沒想到要說、不敢說之外,其實還有許多的考量,就是為人家、周圍的人、當下的氣氛、後果等想太多,最後就沒說了,然後放在心裏腐蝕我自己。

六、或許是這些事的作用

1.三週前去催眠,講了3個小時;
2.第2天去按摩,心情很平靜,配合著按摩師的動作,我跟著鼻吸、嘴吐氣,到快結束前,覺得喉嚨乾,趕快改用鼻吐,並多吞口水。回家後開始咳嗽;
3.第3天上課,說了蠻多話的,咳嗽變重。到了週日才想到吃之前準備的萬一染疫時的止咳、化痰等藥。週一去看中醫。
回想一下,一般會認為是按摩時用嘴吐氣,讓喉嚨乾,加上上課講話讓我咳嗽的,其實不只是這樣,是催眠讓我放鬆,將堅固的死結稍微搖動一下,身體按摩和上課講話,讓我深層的東西發出來,不管是身體的或心靈的。咳嗽或哪裏痛也是一種發出來,沒有不好。還是那一句:「按摩了那麼多次,上課了那麼久,怎麼沒發生這種事呢?」我堅信我沒有感冒,因為只有咳嗽,也不是過敏,就是奇怪的咳嗽,我接納它,好好和它相處,謝謝它願意冒出頭來,讓深層的東西流動一下。然後就跨過了「話沒說出來」的障礙,不費力,也沒情緒地將話說出來。

女婿沒當選,要回家了,大家都有新生活

在投票前幾天,我將一點東西搬回新店,一次只能帶一點,也將一條被單帶回來洗。週六下午,女兒帶著孩子飛去外島,陪他一起看開票。晚上消息傳來,他沒當選。週日我回礁溪一天,他們在島上玩;週一我開始整理房間,依我之前的想法,將房間讓給他,床和一座上面是書櫃,中間是抽屜,下面是儲藏的櫃子,還有一張桌子給他,衣櫥和一張書桌我繼續放東西。
有些東西丟掉,有些帶去新店,少數帶回礁溪,礁溪的東西還是以會用到為主,不貯存。週一整了一半'週二回礁溪,因為週三一大早要回診,中午回台北後再繼續。要想想東西的安排,還有生活,一週會有幾個傍晚在台北陪孫女,在台北有空的時間我要做什麼?
女兒和她先生也要想想他們接下來的工作、興趣和生活,各自想各自的,碰面時可以說一說,討論一下。
(2022.11.29.)
贊助創作者百元,就抽 $8,888 紅包與好禮!
和「覬覦」同音。小時候總是被教導,女孩子要溫良恭儉讓,有功勞要「讓」給別人,苦勞自己擔。這個「別人」包括:比我年長的,輩份高的,位階高的,身形大的,還有男的。半百之後,決定不再讓了,我的就是我的,別將我的搶去,我還「覬覦」我想要的東西,如:錢、權力、名聲、成果等,再也不讓了。實際上還是很謙讓,唉!
情緒和理智是不相統屬的2國,理智無法「處理」情緒喔!情緒沒有不好,它在提醒我們有事情做/想錯了。當我們有情緒時,不要急著逃避、壓抑或轉移注意力,雖然暫時不見了,但不是真的不見,只是被壓下去了,將來要再挖出來處理,要耗費更多的心力,而且會在某個情境時,爆裂出來。 [email protected]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打造你的創作天地
在這裡尋找共鳴,與方格子的 35 萬格友分享觀點與生活。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