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我養育的小蘿莉們 (舊宇宙/外傳)愛的窩窩兔 02 愛的四號

被我養育的小蘿莉們 131 2012-NOV-24
  愛的四號
這輛四D的事,整個第七裝甲師很快就知道。
當然我迅速聚集眾人的注意目光,同樣也因此聚集了眾人的惡意。
注意的人,不需負擔領導職的一般戰車乘員或士兵、往往羨慕我能被一群年輕美麗的女孩包圍,因此跑來認識認識,導致我不時得進行『趕蒼蠅作戰』,不論到底是為四D或女孩而來的爛蒼蠅。
至於那些具有惡意的人……大致上都是背地裡的冷嘲熱諷,沒有當面來找麻煩,所以就當做不知道了。
總之,自從我扛下這個責任的那天開始,就意外成為隆美爾將軍眼下的大紅人。
只要當天有空閒,將軍就會面無表情的過來看看我們的情況,跟我聊上幾句,瞭解女孩們的情況。
雖然時間都不是很久,十來分鐘而已,話題內容也都不離公事範圍,但是不管怎麼說已經萬分受用。
畢竟我身為小中尉,無關痛養的底層軍官,卻能讓少將長官這麼關心,總是利多……
當然,撇開和同事長官間的人事不談,我也花了很多時間在這輛四D。
每天吃過早餐我就帶領女孩們出動,或是和同僚在隱蔽性高的森林中進行小規模演習戰,或是進行性能測試,直到中午才回到駐紮地,利用下午時間進行整備和早上的作戰檢討。
說到四號,我忍不住要誇讚不愧是最先進技術,真是輛好戰車。比起之前我使用好幾年的二型就是更靈活,火力更強大,裝甲更厚,故障率更低,維護上也更方便,因此給我一種強烈預感:雖然目前服役數量還很少,聽說才數百輛,佔整個裝甲部隊十分之一左右,不過一定會迅速取代二型和三型成為裝甲部隊主力。
但是戰車再優秀,還是得有優秀的組員才能發揮,不爭的事實,因此女孩們的表現真是讓我意外。看來雖然都才十五六歲左右,明顯的蘿莉,表現出來的卻是訓練有素的優秀組員,開始讓我對於女性上前線這件事產生不同想法。
只是,雖然她們表現的非常優秀,對戰訓練時都完全服從我的命令,平時更一直乖乖的沒有給我惹麻煩,但有些事我真的怎樣都想不透……
第一件事,就是她們為什麼有辦法開心的嘰嘰喳喳沒完沒了,完全不知道哪來的話題?相信我,你絕對不敢相信這群女孩有多健談,真的讓我懷疑她們的嘴巴永遠閉不上了。
第二件事,就是她們為什麼堅持每天晚上一定要在四號旁邊拉起大布幕,然後開始洗熱水澡?她們這樣的洗澡習慣,等到正式開戰要怎麼辦?還能有熱水澡洗?
第三件事,就是她們不知道為什麼,很喜歡在四號內部的個人座附近插上幾朵鮮花,順便噴點香水?難道這樣作戰起來就會更有效率?打起來更起勁?我倒寧願她們想辦法多塞幾發砲彈或是緊急醫療品,肯定更實用。
此外,還有許許多多我一直想不透的小事情。
當我發現這些事,以長官身份告訴她們這樣不好,那樣不好,這群女孩總會天真又好奇的東問我為什麼?西問我為什麼?甚至提出一堆反論逼問我……因此弄到最後我也懶的再說,畢竟我的責任只是當個哥哥奶爸,不是一天到晚帶她們上火線廝殺,隨便她們。
而不論如何,該做的還是得做,我就此繼續天天帶領女孩們進行訓練和整備,和她們一起生活。
只是雖說一起生活,我絕不跟女孩們談論私事,更不會問她們的個人過去和成為坦克兵的一切經過,尤其更無力去問那隻聖伯納大狗是怎麼回事?緊急時刻讓大家吃上三天的儲備軍糧嗎?畢竟除了擔心太過涉入個人私事,會在其他蒼蠅之中傳出更多不良耳語,也是因為問了她們的過去又怎樣?
再說,萬一真的遇到意外早早就戰死,知道太多不是傷感情?
我和女孩們就此一起度過一個多月,這天也終於到來了……
  .
  .
  .
五月九日。
天才剛亮,隆美爾將軍就把第七裝甲師數百名軍官聚集起來,親口正式下令:「明天清晨部隊出動,請帶領部下做好必要準備。」此外什麼都沒有再說。
畢竟還需要再多說?緊急招回休假人員,不許人員離開部隊,充分熱食和熱水澡全天供應,甚至是大量分發香菸、啤酒、巧克力和男性保險套,白痴也該知道要發生什麼事。
這天不意外,眾人預料之中……
以軍官身份前往指揮營房聽受報告結束的我,拿著一大箱分發給軍官的補給物資,到處把分配的香煙換成女孩們喜歡的巧克力才回到四號。
也因此,我親眼看著部隊所有人都沉默寡言起來。
車長或更高階的軍官們,都認真嚴肅的研究地圖。
一般士兵,除了忙於補給和維護武器,就是忙著寫信。
忙著整備四號的女孩們,看到我回來,都趕緊放下手中的事聚集過來,想瞭解我在大清早被緊急召集的原因。
我把補給箱遞給負責後勤的阿呆士官,堆在最上面的幾盒巧克力和保險套不慎掉到地上。
我尷尬的彎腰,撿起那盒保險套和巧克力,不當一回事的重新放回箱子:「現在大家都去營火邊坐著,我有事要說。」
於是女孩們都和我一起,面對正在煮食物的營火乖乖坐下。
我直接說:「隆美爾將軍親自宣佈,明天清晨開始進攻。」
女孩們都沒有意外的只是安靜看著我。
一會之後,莉貝亞才打破沉默:「長官,有說進攻目標?」
「正式進攻前夕才會宣佈。不過看我們的位置肯定衝著比利時去,緊接著南下法國。」
莉貝亞沒有太大意外的呢喃著:「比利時……是宣佈絕對嚴守中立的中立國……」
我告訴她:「我們是軍人,政治的事就別多想了。總之,明天出發。」
莉貝亞接受的點頭。
我環看女孩們,猶豫一會,終於說:「接著我要說一件很尷尬的事,都聽好了?」
女孩們依然安靜認真看著我。
「我想先問一件事,妳們聽的懂什麼是處女吧?誰還是處女?是的舉手。」
我忽然這樣問,女孩們都發愣的盯著我看。
「聽不懂嗎?就要作戰了,後方也不能保證絕對安全。要是有個萬一,我絕不能讓妳們被生俘。到時如果逼得要決定開槍順序,是處女的我要先殺。」
莉貝亞冷靜開口:「長官,為什麼處女要先殺?」
「因為如果處女被活捉,會讓敵人佔便宜啊!」
「為什麼處女會讓敵人佔便宜?」
我忍不住更大聲起來:「因為處女就是比較好啊!」
「為什麼處女就是比較好?不是處女,不好嗎?」
被女孩們不知到底有意或無意的逼問兩性話題,我真的被問窘:「夠了!反正處女就是得先死啦!緊要時刻,處女殺光就換不是處女的殺!只要妳們有被活捉的可能就都得死,不能被活捉!到時別怪我!」
女孩們既尷尬又略微不安的互看彼此。
「這是我的中尉命令,是處女的誠實舉手!」
她們再次互看彼此一眼,然後所有人都慢慢舉手,尷尬又害羞的彼此嘻笑起來……
我差點捉狂:「竟然都是?!真的假的?!乾脆在四號內裝炸藥一起炸上天算啦!」
「呣?!那長官你就是處男?」
強氣呣這一問,女孩們都放下手,好奇看著我。
被女孩這樣問,就算我其實是處男,當然還是只能說:「當然不是!不然軍隊保險套分假的?」
「長官還沒結婚喵?」
「是還沒,怎樣?」
我這樣說,女孩們竟然都露出看著什麼討厭東西的表情看著我……真讓人尷尬又火大!
「反正今天早上不訓練了!想寫信的寫信,想做什麼的都去做,不然就好好休息!」
女孩們就此忙於自己的私事,我也整天和地圖泡在一起猛研究,以免萬一。
不過也因此,今天還是見到不少讓人揪心的事。
我因為必須照顧女孩,被命令要留在安全的後方,所以不必太擔心自己的安全問題,但是其他士官兵呢?
不論是年輕軍官或士兵,都逐一前來找女孩們,非常誠懇的說:「這幾封給家裡的信,如果我有個萬一……」
因為政府的軍隊信件審查制度,遺信依然會先被檢查之後再到家人手中,終究讓人覺得不舒服。
不過就算他們這樣拜託,我們就真的能代收代送?終究還是得交給軍隊的相關單位讓他們處理……不過出於同理心,我還是只能讓負責後勤的阿呆士官出面代為收下,再讓她事後轉交相關單位。
只是除了像那樣請求幫忙送遺信的人,也有像這樣的混水摸魚之徒:「這位美麗的小姐,這場戰打完,請妳跟我回故鄉結──────」
我立刻不留情的大腳踩蒼蠅:「現在就讓你插的死旗實現!!!!」
「嗚啊!!!!」
雖然今天的氣氛是這麼的哀傷,甚至哀傷到我必須含淚把膽敢插死旗者拖出去種進土裡,每當女孩們聚在一起的嘰嘰喳喳小聲咬耳朵順便轉頭看著我,卻還是會一再露出『那種』眼神和表情。
可惡!
難道我就能丟臉的說自己還是處男嗎?!
真讓人火大!
  .
  .
  .
五月十日,清晨,註定被歷史記住的一天。
天才剛亮,我德國便對中立的荷蘭和比利時單方面發動全面性進攻。
不管敵人會怎麼看,至少我們大家都能理解,這是為了避開戰線中央屬於敵方的馬奇諾防線,從防禦薄弱的北面向南打進法國的不得以手段。
正式作戰名稱是為黃色行動,以征服法國為最後目標……
先是空軍和砲兵部隊展開十來分鐘的大轟炸,然後裝甲部隊挺進,步兵部隊再全面性跟上。
絕對的大攻勢,到處都看的到軍隊出擊,如同螞蟻傾巢而出,我德意志是真的大舉進攻了。
指揮這支第七裝甲師的隆美爾將軍,當然也坐在指揮用的四號內一聲令下,帶頭率領部隊衝出森林展開進攻。
無線電一直傳來部下要求將軍退到後方安全處指揮的請求,不過隆美爾將軍完全無視,只管:進攻!進攻!再進攻!
從無線電聽隆美爾將軍這樣的進攻狠勁,我不由得吒舌。
因為將軍要我待在戰線後方是沒錯,不過看將軍這樣的進軍速度,不用幾小時我就根本不是待在戰線後方,而是誇張到根本還待在國土內……
不論如何,我們留在太後方,隆美爾將軍應該也很難跟上頭的大將軍交代吧?追在隆美爾將軍後面安全的地方,但是又不離最前線太近,這樣大家都好交代才對。
車長席上的我問女孩們:「要出發了,妳們都做好心理準備?」
座位上待命好幾個小時的四名女孩都認真看向我,逐一回答。
我一聲令下:「出發!」
這輛一直待在森林中的四號,終於留下支援組的阿呆她們和負責後勤的大部隊一起,獨自追在隆梅爾將軍背後……
  .
  .
  .
一路上當然有耽擱,不過沒有遇到什麼大危險。
耽擱主要來自我必須停下來花很長的時間尋找敵軍防守薄弱的空隙,憑靠四號厚重的正面重裝甲高速闖過其實還在激戰中的地區……
也因為我必須闖過這樣的激戰區,因此深刻瞭解到隆美爾將軍的進攻有多勇猛。
隆美爾將軍真的是一路帶隊猛衝,遇到比軍頑強抵抗只留下必要武力進行正面牽制、自己繼續率軍從旁邊迂迴突入,完全不怕後路被包圍,更絕不輕易停下腳步,真正把背後安危交給友軍的閃電戰。
我們這輛四號就此越過一個又一個路口,一輛又一輛被擊毀擊傷的車輛,孤軍從白天追到深夜,不時跟路上遇到的友軍後勤部隊要點汽油補給,卻還是沒能在第一天追上將軍。看來他是真的持續進攻,不停下腳步休息了。
至於我們,因為沒有任何進攻命令,是完全獨立的一輛小坦克,所以深夜時在友軍部隊的前線營地休息,依靠行軍乾糧充飢,和女孩們一起輪流把夜,就這樣在車內度過第一晚,等天亮再繼續追隆美爾將軍。
至少這說明了我軍的閃電突擊有多順利,是真的打的比軍措手不及,第一天就順利打進比利時內部,進軍時站在道路邊或房屋窗邊恐懼看著我們的比利時居民都說著比利時語,甚至就連建築風格都不太一樣。
我們就此在四號內度過二天,出發第三天的五月十二日傍晚,終於追上率先出發的隆美爾將軍。
迪南這座比利時小城鎮,因為戰爭的關係幾棟建築被摧毀,內部發火冒黑煙,不過抵抗已經結束,還留在城內的居民也大多不敢外出的留在屋內,不時透過窗戶窺看道路上的我們。
隆美爾將軍因為絕不止步的連攻三天,終於決定讓部隊休息。
城鎮外,我留下莉貝亞她們獨自守車用晚餐,便用軍官職權讓摩托兵載我前往見隆美爾將軍。
迪南鎮內最高級的商業旅館,現在已經成為隆美爾將軍的臨時指揮所。
比利時旅館員工完全不見蹤影,取代的是大群德軍官兵。
大廳內的客桌,連戰三天卻臉上依然毫無疲累感的隆美爾將軍、身邊圍著一群校級軍官,邊吃難得的熱晚餐邊一起研究桌上的地圖,討論要怎麼打過西邊防守嚴密的馬士河、進而向比利時國的中心地帶進軍。
我邊聽邊安靜走到將軍面前,進行德軍禮,隆美爾將軍這才好奇來者是誰的抬頭看我。
發現是我,將軍小訝異:「是你?」
「將軍。」
「我不是要你留在後面?」
「將軍,我一直努力讓自己留在你後面沒錯。」
「我是指安全的大後方。」
我只能苦笑的回答:「將軍,第七師在你的帶領下進軍成這樣,從德國領土到這裡一路上都有部隊在打,現在唯一安全的大後方只有德國本土了……我要是繼續留在國土內,到時又要怎麼交代?」
隆美爾將軍張嘴,似乎想訓斥我幾句,不過他還是露出微笑:「沒錯……」
隆美爾將軍這一笑,身邊所有參謀和副官們也都笑了。
隆美爾將軍再問:「有誰拌謢你們?」
「我們單車出發,也是單車抵達。」
將軍和校官們都驚訝起來。
一名上校問:「完全沒有伴謢?」
「沒有。」
這群校級軍官知道我等於獨自闖過全戰線,因此都訝異看著我:「好傢伙……真大膽……」
我只能說:「其實情況還好。」
將軍再問:「一路上你們真的沒事?」
「多少有遇到攔阻,不過四號的裝甲厚,友軍部隊也有幫忙我們闖過戰線,所以真的沒事。」
隆美爾將軍總算釋懷,重新低頭看著地圖:「吃過晚餐?」
「還沒。」
「自己去廚房找。」
我向隆美爾將軍行禮,轉身就要前往廚房。
隆美爾將軍忽然又說:「她們都只是年輕的好女孩……」
我回頭看去,隆美爾將軍依然低著頭邊用晚餐邊看地圖。
隆美爾將軍繼續低頭說:「孩子和好女人永遠是一個國家民族的希望,沒有人希望看到她們死在戰場,好好照顧。」
還用說嗎?
周圍所有校級軍官都友善微笑了。
我再次向隆美爾將軍行禮……
  .
  .
  .
或遠或近,周圍的作戰砲聲一直沒有停歇。
就算已經天黑,頭上還是不時能聽見夜間轟炸機飛過的聲音。
終究我大德國發動的是大攻勢,整個荷蘭和比利時都陷入戰火,為了南下法國……
我聽著炮火聲,前往旅館廚房打包一些食物,再次以軍官身份攔下一輛軍用摩托車,回到鎮外的四號。
乖乖坐在車內吃軍糧的女孩們,拿到我帶回來的溫熱烤雞烤豬和新鮮蔬菜,都開心的合不攏嘴。
也難怪,硬到能拿來當凶器敲死敵人的餅乾和麵包,難以下嚥的罐頭肉,加上根本喝不出是咖啡的奇妙黑色液體(其實是機油嗎?)……軍隊的臨時乾糧就是身為軍官的我都覺得難吃,難以鼓舞士氣,怪不得女孩們。
無線電座的強氣呣邊吃邊跟我說:「長官,剛才我終於跟後方待命的阿呆士官聯絡上。」
車長席上的我,同樣邊吃邊問:「怎麼樣?」
「她們正跟後勤工兵營在一起,詢問是否要現在過來迪南這裡跟我們會合,給四號進行維護?」
「讓她們再等幾天,確定道路都讓友軍安全打通再過來合流。」
「我這就通知。」
我趕緊再說:「對啦,通知她們多準備幾個小油桶一起帶來。照將軍這樣的進軍速度,我們四號還是隨車多帶上一點油比較安全。」
「瞭解!」強氣呣就此把食物放一邊,拿起無線電開始向後方通知。
忽然我左前方的砲手萌萌喵:「長官,說到油桶喵……」
我邊咬豬肉邊看她:「?????」
「如果暫時不必趕路,可不可以找個空桶燒水洗澡?已經二天了,好想洗澡喵……」
萌萌喵這一說,竟然車內所有女孩都充滿渴望的盯著我看。
我當然想都不想:「不可能!」
女孩們繼續哀求的盯著我看。
「這裡可是前線啊!」
她們依然楚楚可憐的盯著我看。
我只得吸飽氣,大聲說:「絕對!絕對!不可能!」
但是,我終究無奈的從立式槍架把步槍拿出來,想辦法讓她們有熱水澡洗……
  .
  .
  .
還沒被破壞的民家,想洗澡絕對沒問題,問題是就那樣闖進去洗澡,安全嗎?
洗到一半被比利時叛軍扔手雷或是開冷槍,怎麼辦?
實在沒辦法,我開動四號,發揮戰勝國優勢拿著大步槍,流氓般闖進附近郊區民家徵收他家洗澡桶。
槍口脅迫下,這個家的男主人又驚又怒的把洗澡桶搬上四號引擎蓋之後,一直用比利時語對搖擺離開的這輛四號背影大罵:「洗澡桶強盜啊!!!!」
載著澡桶進入附近森林之後,我們利用引擎的高熱氣弄出熱水倒進洗澡桶。
為了節省時間,女孩們開心的一起在車尾布幕內開心洗澡,當然不時傳來笑聲,一點都沒有正在前線附近的緊張感。
雖然知道這附近已經先被巡察過,我還是緊張的站在車頭警戒四周的漆黑森林,希望女孩們快點洗完。
另外仔細想想,我明明是她們的長官,至少高上六個軍階,怎麼要想辦法讓她們洗澡,順便給她們把風啊?
這時,萌萌喵的笑聲傳來:「呀!不要亂抓喵!」
「呣?怎麼又變大了?!」
「就跟妳說───呀!!!!不要抓喵!」
「呣!真可惡!竟然一個人一直變大!」
可惡的是妳吧?!害我差點就要擦鼻血了……
「呣!我一定要讓長官命令妳這裡停止變大!」
妳以為軍官的命令是萬能的啊?!
「我抓!抓!抓!抓小一點!可惡,怎麼又變的更有彈性呣!」
「喵呀───!!!!」
看來一起洗澡的她們,是真的玩的很開心。
不過一直聽著的我,都要站起來了……
我雖然是中尉,終究才廿來歲啊,怎麼可能受的了啊?!
就在我的怒火(慾火)即將燒起的這時,忽然聽到附近傳來不正常的聲音。
明顯是小樹枝被踩斷的霹啪聲!
我立刻提起警覺!
因為不正常!真的太不常!
如果是森林中的動物,那麼應該能聽到一直走動的腳步聲,並且踩斷一根又一根的樹枝,但是現在卻只有這一聲……
我自然立刻向著聲音轉去槍口,盯著森林黑暗看。
結果……『碰!!』早在我意識到槍聲前,子彈已經從我臉旁射過去。
我立刻會意過來,肯定是敵人盡量摸黑靠近,試圖無傷俘獲這輛四號和我們所有人,但卻意外有個沒注意腳邊的蠢蛋踩斷樹枝……
逃過暴頭命運的我立刻大喊:「敵襲!」然後跑到四號右邊為掩護,盲目對著前方黑暗開火還擊。
十來個槍口也在四號的左邊遠處冒出火花,開始對我和女孩們的洗澡布幕進行射擊,看來至少有二個班的武力。
子彈持續射穿布幕,頭髮微濕的女孩們尖叫著離開澡區,向我跑來。
我邊努力還火邊大喊:「快從裝填手艙蓋進入四號!」
我一說完,女孩們立刻拉開裝填手側的艙門,哀叫著逐一鑽進四號。
黑暗中的敵人也知道我們想做什麼,開始以比利時語大喊大叫,並且奔跑過來。
幸好我們都在車邊,終究比較有利,女孩們迅速鑽進四號內部。
負責掩護的我,也一直還火到女孩們對我大喊:「長官快進來!」才跟著從艙門爬進砲塔,掙扎著爬上車長座位。
甚至我才要喊:「發動引擎立刻離開!快快快!絕對不能被追上!」莉貝亞已經早一步發動引擎,摧動油門開始移動。
看來她們都有牢牢記住我平時的教導:單輛戰車最怕的是沒有步兵掩護,被大量敵方步兵包圍,只要讓敵兵順利跳上車體往往就吃不完兜著走……
雖然不光彩,不過我們也只能丟下布幕和洗澡桶離開。
當然我不忘一直從窺視孔看向外面,朝後方轉去砲塔,裝填對人員高爆彈一直開火作為還禮。
至於有沒有炸到比利時軍人?不知道。不過樹木肯定有炸倒幾株……
緊張萬分的全速衝刺大約五分鐘後,我們終於狼狽衝出森林,重新回到友軍聚集的迪南,停在鎮旁道路上。
負責警戒的一名摩托營少尉立刻帶著幾名部下,駕駛摩托車靠近。
我也推開車長艙蓋,站起來探出上半身。
「長官?那些聲音怎麼回事?」
我向森林伸手比去:「至少二個班的比利時軍在森林中埋伏蠢動,可能更多!如果不是偷度過馬士河試圖夜襲我們,就是森林中有未發現的敵軍藏身處存在!」
聽我這樣說,少尉吹響警哨,向附近所有待命的部下吆喝,把螢光彈打到森林上空照亮,然後帶領大量步兵進行更嚴密的巡察,後來果然證實森林中有比利時軍的小型隱藏地下碉堡,直到深夜終於攻下……
總之,這時的我看到這名少尉接手,放心的鬆口氣,重新坐進車長席,向女孩們看去,就要開口教訓:「所以我才說前線洗澡───」說到這,我不由得住口,說不下去。
因為被車內藍光照耀的女孩們都一絲不掛,縮著身體,緊夾雙腿,用手遮著重要部位,紅著臉尷尬看我。
是啊,洗到一半忽然被襲擊,都差點忘了。
看她們這樣,我真是想笑但又笑不出來……
只能問:「替換的軍服?」
駕駛員莉貝亞先冷靜的說:「衣服都留在那裡。」
萌萌喵也哀怨的說:「長官喵……」
恥辱萬分的:「呣~~~!」
害羞蘿更是說不出話:「…………」
我再問:「妳們的軍用毛毯?至少可以遮在身上?」
「也在那裡……本來要洗完澡擦乾身體喵……」
我忍不住火上來:「妳們這樣,所有後勤隊又都還在後方,我要去哪裡給你們變出軍服啊?!打劫友軍士兵的替換軍服嗎?!或是再去為妳們的衣服打劫民宅?」
被我這樣罵,害羞蘿都難過的低下頭,好像要哭了……
看這樣,我只能開始脫自己的衣服:「好啦!不介意我的軍毯和二套軍服都沒有洗乾淨的話,先拿去穿啦!」
看我真的開始脫衣服,莉貝亞趕緊問:「長官?那你……?」
「我是男人,只要有內褲穿就夠!」
這四名女孩就此分穿我的二件軍服蔽體和軍毯,然後緊鎖上所有艙門,一起留在安全的四號車內過夜。
如同前二天,因為車長席在砲塔正中央,左右沒得舒服依靠睡覺,我照樣只能坐到砲塔地板,再靠在牆壁上睡覺。
雖然現在是五月,不過身上只有一件四角內褲,加上沒有充當棉被的毛毯,鋼鐵車體就是一個冰冷啊!
我試著以軍人氣魄忍著哆嗦,試著讓自己盡快進入夢鄉,但是身體反應永遠老實,我還是打了幾個噴嚏,並且感覺更冷的忍不住雙手開始搓搓自己的手臂,想讓自己更暖和點。
真糟糕,這樣下去明天一定感冒……果然還是該去找個倒楣小兵,打劫他的替換軍服?或是找名軍官,拋下厚臉皮去跟他借套備用軍服?
我正這樣想,忽然有女孩開口:「長官會冷喵?」
黑暗中,我向砲手席上的萌萌喵看去:「沒事。」
但是我才說完,又不爭氣的打個冷噴嚏……
萌萌喵終於果斷離開砲手席,向我左懷裡爬來。
我訝異的被她溫暖的身體主動貼上:「喂喂喂喂?!」
「長官……這樣有比較溫暖喵?」
「嗚……」這時的我心情真是完全緊張,忽然不知道該說什麼,因為這真的是我第一次被女生貼在身上。
年輕女孩的身體真的好溫暖,香香的,還很有彈性……
咦!彈性?!為什麼我的手臂會感覺到彈性?
該不會是?!該不會是?!我緊張的倒吸一口氣!
忽然右邊的裝填手害羞蘿也離開座位,向我的右懷裡爬過來,羞答答又膽小,明顯想找人依靠:「長官……真的剛才好可怕……好可怕……」
害羞蘿就這樣縮在我的懷裡,和萌萌喵一起都沒有再說話,只是緊緊靠在我懷裡。
我正訝異著,通訊員強氣呣竟然也爬上砲塔地板,和我們熱擠在一起。
我再訝異一會,竟然連平時沉穩的莉貝亞駕駛員,也一聲不吭的爬上砲塔地板,和大家擠在一起。
我就這樣在有限空間內,不知所措的被女孩們擠在懷裡,所有人根本是肉貼肉。
一會之後,緊張的差點爆炸的我,忽然感覺到她們的身體傳達給我的訊息,終於讓我完全知道發生什麼事。
顫抖。
她們的身體都在微微顫抖。
不是因為冷的顫抖,是發自恐懼的顫抖。
嚇壞了……
剛才森林中從身邊近距離飛過的子彈,讓這群女孩徹底嚇壞了……
莉貝亞試圖掩飾恐懼,冷靜的說:「長官,謝謝你的衣服。」
我尷尬的開口:「妳們……」
強氣呣依然強氣:「呣!讓你也可以溫暖起來,是我一直想洗澡的道歉和對於衣服答謝啦!絕不是因為怕黑或是怎樣喔!」
不是啦!我是想說,妳們這樣緊貼著我,會害我站立整晚啊啊啊啊啊!!!!

  .
  .
女孩們都明顯把我這個長官當成什麼可靠的大哥哥、或是大黑熊抱在懷裡睡覺,好像這樣就不會做惡夢了。
說來也難怪,昨晚被那樣突襲,子彈一直從身邊近距離飛去,比起在四號內被厚重裝甲嚴密保護,這才真的是她們生死關頭的初次經驗吧?
所以周圍不停的砲彈轟炸著,我也整晚遭受女孩們溫熱的肉體摩擦攻擊。
火砲四處響,好幾次我腳間的火砲也差點就要站起來響。
地獄啊……
真的是女體地獄啊……
果然中尉不好當……
不過她們倒是完全靠在我懷裡睡熟,完全放心。
我卻因此感受她們身體的溫暖和香味,整晚失眠,好不容易才撐到天亮。
這時的四號內部也已經明亮起來,是從各個觀察孔透進來的晨光。
因為大家都固定六點起床,所以時間一到,女孩們都主動醒來,會意到情況,然後有點尷尬的逐一離開我懷裡,回到自己的座位,或是檢查崗位裝備,或是從觀察孔看著外面,明顯尷尬害羞的完全沒有誰先說句什麼。
她們肯定是這時才真正會意到,自己身為年輕女孩,卻整晚抱在一個年輕男人懷裡睡覺?
至於好不容易才獲得解脫的我,也覺得有點尷尬,所以半句話沒說的離開地板站起來,爬上車長座,伸手推開頭頂艙蓋。
看我就要離開,萌萌喵還是向我看來:「長官喵?」
「妳們這樣行動不方便,我去給你們找早餐回來,乖乖的不要亂跑。」
萌萌喵竟然扭扭捏捏起來:「可是喵……可是喵……」
我平靜的問:「怎麼?」
萌萌喵又扭捏十來秒,終於說:「想上廁所喵……」
所有女孩再次看著我。
我這才恍然大悟,畢竟睡醒之後想立刻上廁所也很自然啊:「不是總共二套軍服?妳們誰暫時委屈一下,不就能穿全套軍服離開四號?」
「可是……是長官的男性軍官服喵……」
「啊,這倒是……」先不論軍隊關於軍服的規定,光是讓其他官兵看見她們穿我的軍服,就不知道會被傳成什麼樣?
「想去廁所喵……」
「唉……真是……」我抓抓頭髮,努力找辦法。
女孩們都充滿渴望的看著我。
不過我還是只能果斷的說:「用角落的小水桶啦!不然還能怎麼辦?」
她們瞬間發愣。
「到時我會負責處理妳們的聖體聖水!」
「長官?!」女孩們都難以置信的對我唉叫起來。
「吵死了,這是命令!大小便都給我拉在四號小水桶裡解決!」
車內的女孩們一整個緊張暴動。
我終究只能一直叫著:「吵死了!吵死了!吵死了!……」狠下心,不理她們的推開艙蓋,正式向外爬出,不然你說我還能怎辦?
天氣晴朗,淡薄冷霧。
附近已經清醒的士官兵不管正在做什麼,看到我只穿著一條四角內褲爬出四號,都立刻發愣的直盯著我看。
我站到路上,聽著背後車裡害羞蘿隱隱傳來的哭聲,努力不當一回事的拉拉內褲,大聲問:「士兵,最近提供早餐的地方?」
一名士兵伸手向遠方一頂野營帳棚比去,我立刻大步走。
我走著走著,士兵也開始議論紛紛。
甚至,讓我聽到了:「……我就知道他們整晚在『愛的四號』裡面亂搞……」
我立刻如兇神惡煞伸手比去:「老子槍斃你!」
也因此,今天起開始有一個關於我的外號到處流傳,那就是:內褲車長。
他媽的……
=待續=
,。?!……-:;、.「」『』﹙﹚〝〞”*
為什麼會看到廣告
illustration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小說,18禁,兄妹亂倫,性愛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從 Google News 追蹤更多 vocus 的最新精選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