孫中山的夢——中國鐵路網

2023/01/17閱讀時間約 6 分鐘
文 / 顧小崙
革命先行者孫中山先生在其1920年寫的建國方略中,計劃建造16萬公里的鐵路,至2020年中國完成已達14.6萬公里, 其中高鐵3.8萬公里。
1951年秋,曾在上海一大早吃過祖母的陽春面加蛋之後,就乘火車返香港行程三天二夜。在杭州是過的錢塘江大鐵橋。
一路上見有許多運兵專列,載著高歌北上抗美援朝的戰士!
快到廣州前記得車上有售碗碟飯的,淺淺粗質陶碗上有叉燒兩片,白飯上淋幾滴醬汁。吃完見人多將陶碗拋扔出窗外。
上世紀90年代國內旅行仍多是乘綠皮火車,南京到上海要六、七個小時。
延伸閱讀
圖/綠皮火車。顧小崙手繪圖。

黃山

1998五一前夕由滬買機票去黃山,購票時旅行社還問要不要來回票?竟拒之!
遊山遇便裝瀟灑軍醫大校,相談甚歡。相約下山一同去乘火車。
傍晚吃了安徽小館、到車站已人潮圍擁,購得站票上車,因次日為五一,學校放春假,一站站上來都是學生,廂內兩只吊扇是不會轉的,我們只能找一立足空間偶而乘間隙蹲坐地板上。此情景看過齊瓦哥醫生影片的逃難鏡頭即知。
眼前有一對小情侶有坐位,男生剖橘子一片片餵女生,我從未這麼想吃橘子過!!口渴不已又不敢喝水,喝了上廁又是大大問題。因擁塞空氣不足漸有弱者相繼暈卻!
早上7點半到南京浦口站,大校是由窗口下車、月台上有小吉甫及勤務兵來接駕。
近午回到上海立馬衝去澡堂一洗車塵!結果衣褲隨即乾洗,竟將大校留的電話紙條全洗丟了!
記得他叫「卜濤」現在可能將官退休了!

華山

2002秋在北京原計劃去東北,結果去錯了車站,乾脆改乘傍晚車南下去華山,一列綠皮大車弄到硬臥票,先去餐車找飯。
這是往廣州的列車,餐車大廚做的粵菜,炒個臘味芥蘭,一盅例湯京啤配飲廣州炒飯十分落胃!返硬臥頂層(第三層),躺下頭上頂車廂天花聽著播放的60年代西洋老歌,好像回到學生時代宿舍生活。
半夜在鄭州下車滿天星斗!
接乘清早向西開的慢車進入黃土高原。清晨小雨,路旁垂柳濕漉那景象自然想起:
❝渭城朝雨浥輕塵 客舍青青柳色新 勸君更進一杯酒 西出陽關無故人❞
至華山站下車食陝西泡膜加強版(肉多些),隨即華山我獨行,徒步徒手(有些需攀爬處)登山,一路險阻至夜始登至半山的華山賓館。半夜起身赴廁(廁在百公尺外,因旅舍建一巨大堅石上無法挖廁),竟恰見大自然雷電交加,好一幅華山比劍的真實版。

2003年春雲南

省政府舉行全球僑胞活動,恰逢非典流行參加者廖廖可數。
週日晚上10點上海上車至週三才開到昆明。
一路上列車長乘務員皆來軟臥車廂聊天。
車上是沒浴室的但有餐車,沿途月台上有叫售吃食的。
長沙站買了臘肉蒜台蒸飯,用粗陶碗盛裝,用完不捨丟棄、帶回加拿大盛肥皂。
上寫「長沙站」三字。
雲南空氣清新好像加拿大氣候,那回非典雲南無一病例, 我們由北邊的香格里拉一路玩到南邊的西雙版納。
圖/軟臥下舖,窗外有景(左上)、武昌站碗兒飯(左下)、廣西一個小站(右圖),顧小崙手繪圖。

海南至廣州

2012前後五年,年年去海南海口,結交不少朋友,2012冬逛完海口想去廣州,問朋友如何去法?
皆曰乘飛機!
我獨想乘粵海鐵路。
當夜是11點半開車,開車送行W君,晚飯後9點就由海口市一路摸黑(路上路燈幽暗)駛往西郊的海口大火車站。不想麻煩他下車入站陪等,謊稱是10點車,匆匆別過!
當夜列車於子時開到海邊過瓊州海峽,那才是整個火車之行的高潮。火車一進一退將全列拆解上了過海渡船,三刻鐘航至對岸雷州半島,再一節節組裝成列繼續東駛。
晨起見一路嶺南風光,雖已冬季仍見枝葉繁茂,果蔬遍植、綠塘白鴨生意欣然!午後抵肇慶(古稱端州出端硯),有小桂林之稱。宿一日,次日再乘火車入廣州。
再不坐,以後過海墜道開通就是高鐵直通了!

上海赴廈門

自2008年起近十多年來改成高速動車或高鐵。
2015由滬至廈門乘的所謂動車是原來的軟臥修改,但將車速提昇,原來一車廂內上下舖四個人改為坐席四個人。車廂內還有電視看了一場老電影羅馬假期。
杭州站有提供當地口味高級便當龍井蝦仁、東坡肉。到福州有紅糟排骨飯。
價在五、六十元人民幣。質量上乘!
至溫州上來三位,原是某銀行女經理帶二個下屬去廈門,一路聊天還請我吃點心瓜子。聊到她兒子夏天要去澳洲參加夏令營等等⋯⋯
快到廈門服務員來收垃圾,站在廂門口請她遞一遞垃圾筒。待服務才離開30秒、她忽然飆聲道:她應該進來收拾的!怎麼叫我拿呢??僚氣十足地忿忿不平!令我啞口!!!

寧夏行

2016中秋去固原普通車,在西安車站看到高大的西安城牆和圓圓的大月亮,吃了羊肉泡饃上車,9點開到早上5點多才到,一路上有硬座但近車廂接口,凍了一夜!腰酸背痛!
好友接到之後直奔他家蒙被大睡!

武漢行

2017年春想由上海去武漢看櫻花,購票時窗口問我武漢那個站呀?!才知原來有漢口、武昌、武漢三個站。
特地在虹橋站附近「全季酒店」住下以便次晨8點半上車。次日吃了舒適早餐結帳出門等叫出租車,那是部部滿、趕著上班的車潮!最後趕到三公里外的虹橋站已是8點20眼見落柵不讓進了,傻眼!
正想去改買下班車票唄!只見一好心人士手指一小窗口,原來可辦「改簽」,原票並末作廢!!原來同國際坐飛機的情況同步,好耶!
結果只趕上武漢大學半樹櫻花,但是吃到了武昌魚,步行跨過長江大橋並去參拜了三國時大政治家魯肅之墓。
再去了十堰上武當山登頂尋金。
延伸閱讀
圖/才飲長江水又食武昌魚,顧小崙拍攝(上圖)、武漢長江大橋,顧小崙手繪圖(下圖)。
又乘高鐵去恩施遊地下巨洞(內可開直昇機),在車站旁小館吃到一道喜肉(又叫甜燒白),乃五花大肉片夾紅豆沙和糯米蒸出此味。
2019年由北京去上海。有飛機和高鐵,但我選了軟臥快車晚10點開,次日7點到南京,回味十年前常用這方式來往京滬!
但沒有餐車了,只有早餐盒食。味道全改啦!下車還遺忘了一頂軟帽在那溫暖的被窩中!!
近年中歐班列開通由最初幾十輛到如今每年1.5萬列貨運專車。
到時候如開通客運旅遊當需一試。屆時懷著班超、霍去病之志,踏著忽必烈的雄心,鐵馬止戈於多瑙、萊茵,濯足於地中海之濱!
圖/鐵馬到歐洲改乘大馬車(左上)、多瑙河畔布達佩斯(左下)、飲馬地中海(右圖),顧小崙手繪圖。
本文章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遠見》立場
(作者為建築師;原文刊載於作者本人部落格,經同意重新編輯與轉載)
為什麼會看到廣告
29會員
195內容數
創刊於1986年的《遠見雜誌》,一直以「傳播進步觀念」,「社會進步的動力」自許。為了要在網路時代,一面要減少資訊氾濫,一面要用新的平台擴大影響,2013起,我們十分慎重地邀請了五十餘位(累積迄今超過百位)來自台灣、大陸、美國、香港、新加坡等海內外有成就、有見解、有理想的人士,各在其專業領域發表其獨立意見。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從 Google News 追蹤更多 vocus 的最新精選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