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年快樂⋯⋯嗎?

2023/01/23閱讀時間約 6 分鐘
今年的農曆年節,雖然只有我和太太、女兒們一起過,但卻格外安穩。
小年夜的前一天,我要去菜市場裡的雜貨攤添購用品。在人潮洶湧的菜市場裡,因為目標明確,我的腳步在人群和車輛之間快速移動,直到進入雜貨攤後,為了挑選商品,整個人才慢下來。
在雜貨攤裡,放慢速度的我,聽到了新年歌,心情跟著愉悅了起來⋯⋯並且延續到了下一個行程:到圖書館借取預約書。
在拿書的時候,圖書館員拿錯了其中一本,相較於其他的書籍,那一本是給「懷孕期間」的媽咪們看的(女兒們已經十七、八歲)⋯⋯館員發現之後,不僅急匆匆地通知備書的同仁,更在不到一秒的時間差之內,就直接衝進備書室,拿出我的預約書。
「我還想說:小孩已經長大了;現在看,來不急啦!」我打趣地說,緩和了館員的緊繃⋯⋯離開前,我們交換了一個微笑,互道「新年快樂!」。

回家的路上,原本還沈浸在喜悅裡的我,突然從這股輕鬆的心情裡面抽離出來,甚至悲喜參半來地流下眼淚。


「上一次,在過年期間感到如此放鬆,是什麼時候?」我問自己。
大腦給出的答案是「大約十歲的時候,放寒假的我,先回到奶奶家」的畫面;而影像裡,眼前是剛學會說話的小堂妹,以及「聽到姐姐都叫我『胖子』,便傻傻地跟著喊的稚嫩」,身後則傳來「姐姐與堂姐的竊笑」,感受則是「一年一度和堂姐妹一起玩耍」的快樂。
「就這樣?」大腦沒有再跳出其他記憶,眼眶一緊的我,不可置信也只能接受。
我一直以為:過年期間的緊繃,是「二十五歲的時候,揭開〈八、九歲的時候,父親咬了我的胸口和大腿內側〉事件所帶來的創傷」之後,才有的;現在的我,已經四十歲,最多也就是十五年而已。
但是,在大腦的搜尋之下,「被小堂妹喚作胖子」的記憶,剛好與〈那道遭父親咬噬的童年創傷〉的時間點,吻合;再結合「新領悟:為了保護自己,我的身體囤積大量脂肪」⋯⋯才發現:原來,這樣的緊繃,已經長達三十年
瞬間,我為自己終於能放鬆下來而感到既難過又開心。

回到家,我向太太和女兒們分享這個差別。

時間慢慢地來到除夕。通常這是最忙碌的一天,無論是忙著趕到某個地點、忙著張羅即將開始的年夜飯、忙著準備紅包⋯⋯或是,忙著準備因為大型社交場合而接踵而至的「提問」。
而我們一家四口,只有在中午過後、到大賣場去簡單採買以外,就繼續回家過著如常的日子;平常就是一日二餐的我們,早早享用完「年夜飯」,便相揪上桌、打麻將。

圍著桌子,太太也道出了「屬於她的農曆年節緊繃感」。

其實,進入農曆年節的這幾天,同樣也是療癒師的太太,有覺察到:自己的狀態有比平常來得更加戒備,對於「犯錯」的容忍度也跟著下降⋯⋯在得知我療癒了「農曆年節」所帶來的制約之後,她也循線下探創傷的源頭。

只是,抽拉出來的緊繃,竟然不僅止於農曆年節。

一開始,我們療癒的範疇,先是鎖定在農曆年節。對於太太來說,農曆年節其實是令人期待的⋯⋯
以行動支持創作者!付費即可解鎖
本篇內容共 2404 字、2 則留言,僅發佈於內在小孩轉大人你目前無法檢視以下內容,可能因為尚未登入,或沒有該房間的查看權限。
你的見面禮 Premium 閱讀權限 只剩下0 小時 0
illustration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內在小孩轉大人」將書寫在生活中和內在小孩扯上邊的事,可能是我自己的事,發生在我和太座之間、或是與孩子之間;也可能是孩子的事,發生在和我們之間或與同儕之間。總之,包羅萬象因為「從生活中所發生的事,抽絲剝繭之後找到引發不舒服感受的源頭」的這檔事,真的太好玩了!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從 Google News 追蹤更多 vocus 的最新精選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