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3/01/30閱讀時間約 1 分鐘
年是一串必須團圓的日子,曾經出走的日子裡,不自覺地害怕這類氣氛,怕需要一再解釋自己,怕適應安穩。
那時候返鄉過年的前幾日總在想,為什麼人要是群居的生物,為什麼年少的愛人們,大多渴望組成家庭來牽絆自己呢?當時的我,直到現在也不太能理解。
我是如此偏執的希望自己一輩子不受拘束。想在市區的公車站牌邊,故意錯過兩班以上的車,再起身揮手的話,就可以這樣做,不用擔心有人擔心,不用在回家後解釋你沒有加班,也沒有去逛街和看電影,你只是在路邊看了一小時的車來車往,才甘心回家罷了。
太習慣安於獨處後,越發不懂人類是否必要與人鏈結。大概從來都是個太封閉的人,除了我所認定的、愛的人以外,其餘都是別人。於是出走的日子裡,常常寧可孤獨,當信任的人不在身邊,我可以一整週除了公事(或不得不的與店員溝通),決不開口。當然我會自言自語,也擅於自得其樂。
但這樣獨自生活的多幾日後又想,也許人類血液生來的需求是愛吧,很愛的時候,再遠都覺得是歸屬。
而有了歸屬,就有回去的方向,也有繼續獨樂的勇氣。不過後來我還是回家了。
回家後的這兩年,都覺得「年」少了些什麼,後來知道是不用搶高鐵票、不用拖著行李去上班、不用搭兩個小時的車走進年假,也不用收拾行李回到日常。
年被融進日常,少了空間的抵達也就省掉遠離。可是空虛襲來的時候,再近都好想家。
───────────────────────────────
如果這篇文章有泛起你心中什麼樣的漣漪,歡迎不吝給予愛心並留言。
更可以追蹤我的IG:yihan__writing ,會看見不一樣的創作內容!
39會員
85內容數
名字念起來是易寒,唱起來像遺憾。 於是就這樣其實符名的活著。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從 Google News 追蹤更多 vocus 的最新精選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