剋星 (三)

2023/03/18閱讀時間約 5 分鐘
午餐時段的學校像中獎的小鋼珠台,大樓源源不斷吐出學生。
出了文學館大樓,我逆著人流爬上斜坡,沿著玉米廣場邊緣的陰影處,來到圖書館和外語大樓之間。
這裡的樹蔭比較茂密,多里德和姚凱唯正站在那裡談話。
多里德是外籍教授,42歲,金髮碧眼,鼻子和眼睛的距離深到堪稱峽谷,右眼眉尾有眉釘,蓄山羊鬍,老樣子穿著POLO衫和牛仔褲。
姚凱唯個頭嬌小,膚色白皙,中長髮的髮色像乾草。雖然長相甜美,但教學風格嚴格,所以又被學生稱作「死亡甜心」,是香霍鄉土民情和解詩術助教。
她穿著假兩件式的芥末黃雪紡上衣和深藍色七分褲,腳上的白色帆布鞋相當有夏天氣息。兩人的表情都因為刺眼的陽光而有些嚴肅。
看見我走近,兩人果不其然針對我的遲到先來一番狂虧猛嗆,完全不顧我剛才上課的教室有多遠。
我加入他們的「番茄為什麼要存在在世上」的話題,一邊跟著往後門移動。
右轉沿馬路朝下坡走,有間叫作「咖啡庵」的簡餐店。
店裡採舒適的深色木造裝潢,除了龜背芋、琴葉榕、虎尾蘭等大型耐陰植物,架子上和櫃檯也有不少可愛的多肉植物。由於離學校有點距離,學生客人並不多。
我們一就位拿到菜單,我的右眼餘光就瞥見霓虹燈般的微光。
我和在坐對面的姚凱唯幾乎同時發現而抬起頭,她也是「看得到的人」。
一組要離開的客人正從桌子旁經過,其中一名穿丹寧襯衫和短裙的高個子女生也察覺般的看向我。
我們認出對方。我沒有說話,她倒是睜大眼睛,開朗的說了聲「嗨」。
是那天的石膏女。
「難得有學生來這裡,內行喔」我說。
「難得有學生?」
她疑惑的盯著我,又看看多里德和姚凱唯,突然像是發覺了喬裝成庶民的國王,表情轉為慌張,有些支支吾吾的說:「你,是教授嗎……?」
多里德一聽,用拇指比了比自己:「我,教授。」用四指指了指我們:「他們,手下。」姚凱唯馬上說:「你去死吧。」
我無視兩位胡鬧的同事,問她:「妳的腳好了嗎?」
「啊、對,已經拆石膏了,醫生說沒有問題。」
我忍不住因為刺眼的虹光瞇起眼。
她身上纏線的狀況比上次更嚴重。
在現象詩集中,虹線纏繞的程度分成三種。如果說之前是「被毛線纏住的貓」,現在就是「架在紡織機上的綿羊」。
姚凱唯探出身子,問:「同學,妳身體最近是不是不太靈敏?」
「嗯……不是最近,其實我從小就笨手笨腳的。」
「我是指,會不會莫名感到僵硬,或是周遭電器故障的頻率變高?」
「會耶,一直都會。我都會多帶一隻手機當備用,隨身碟資料也會多存一份。前陣子右手怪怪的,總覺得很難活動。我在拆石膏時順便去檢查,但醫生說沒事,可能是我心理問題,要我多出去走走,做些伸展體操。」
她結帳完的朋友聚集在店外聊天,幾名注意著這邊,似乎在等她。
「妳等下有事嗎?」我問。
「兩點的時候有課。」
多里德終於察覺到我們的態度有些特殊,問怎麼回事。姚凱唯回答:「貓結」。
我訂正她:「是綿羊了」。兩人露出驚訝的表情。
「妳現在是半詩人,建議妳到解詩所進行『送讀』,情況會比較改善。」姚凱唯向她建議道。多里德從工具袋拿出稜鏡筒打量石膏女,發出驚嘆的叫聲。
我思考著要向她建議哪間解詩所。
雖說「綿羊」程度的半詩是少見一點,但她的狀況又比較特殊,我不禁懷疑這些解詩所的能力夠不夠。
石膏女突然開口:「請問……」
我們三個看向她。
她盯著我,小心翼翼的問:「那個『送讀』,你不能做嗎?」
同事們看都向我。
「……也不是不行」
「那,我跟朋友說一下,請稍等我一下。」
我還沒講完她就跑出去了。
她沒有撞到或絆倒任何東西,但開門時還是踉蹌了一下,發出一聲像貓的聲音。
「你看到了嗎?」姚凱唯問。
「黑色的。」
我這麼說,她瞪了我一眼。多里德激動的問:「哪裡哪裡」他剛好被我擋住,所以什麼也沒看到。
「有看到啦,那邊有條線。」
「線碰到她很慢才消融,這跟顏色有關嗎?」姚凱唯問我。
如果是虹線,她只能見到黃色的線。
多里德插嘴說:「就說你們這些天生仔不可靠」把稜鏡筒塞給她。姚凱唯望向石膏女,也發出驚呼。
每個人確實都有一到兩種難以融化的顏色。但石膏女的狀況是七種顏色都有消融緩慢的現象,甚至有很多無法消融,所以纏得渾身都是。
我之所以沒有馬上答應石膏女進行「送讀」,是因為系上和當地解詩協會有個潛規則:現象學系除了教學之外,不得幫人進行解詩。
這是對當地解詩人的保障,也是交流互助的交換條件。
我並沒有想要違反規則。但就剛才的狀況,除了我以外的人都認為我答應了,那就當作是那樣吧。
兩位同事當然都知道這點,所以都一臉:「看你要怎麼辦」的表情。
姚凱唯擺著臉色,多里德托著下巴露出賊笑,還時不時用手肘撞我,問我在哪勾搭到的。
在他揶揄之際,石膏女又走了進來。
我們交換了聯絡方式。她叫作鞠之晴。
我告訴她,「送讀」分成西方的「燈薰法」,和香霍的「湊舞式」。這兩種方法,在座的兩位同事比我專業,由於她的情況比較複雜,我希望她能先試試這兩種方法。
「喂,要是做了,被教授和解詩協會知道可不是鬧著玩的,你是認真的嗎?」
「教授的話,這裡有一個已經知道啦。妳也希望多收集一些論文資料吧?」
「重點不是這個好嗎!?」
我和姚凱唯的溝通逐漸演變成爭執。多里德在旁雙手抱胸,突然起身,一臉嚴肅,卻歪起頭對我說:「撿尾刀?」
「什麼?當然不是!這個狀況可能要三人合作才能解決,我需要你們幫忙。」
多里德和姚凱唯看向彼此,多里德聳聳肩。我望向不安看著我的鞠之晴,對她點點頭,要她放心。
「要是解了,把你鋒頭搶走,別怪我喔?小姐,可以嗎?」
多里德說道。鞠之晴露出笑容,說:「那就麻煩你了。」
多里德也報以微笑,要她一小時後再過來這裡一趟。我們終於開始點餐。
為什麼會看到廣告
5會員
90內容數
目前正在閱讀:《長日將盡》。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從 Google News 追蹤更多 vocus 的最新精選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