欲情故縱

閱讀時間約 1 分鐘
這是關於一個病嬌瘋批美人攻,殺遍世界只為奪回他家小白兔🐰的故事。
⚠️沒有要開新篇唷🤪🤪
就放著故事設定紀念一下。或是我哪一天燃燒小宇宙的時候就會開了😆
-
「能站嗎?能站起來就拿著,幫忙殺點人,別在那等著人救。」
他,還沒從被擄走、父母在面前被殺害,和眼前遍地屍體的驚恐中醒過來,正抱頭蹲在地上瑟瑟發抖。喃喃自語:「為什麼是他?為什麼會這樣?」時,‘他’走了過來,語氣冷淡的說著讓他幫忙殺些人,還丟給他一把槍。
他抬眸,只見:
白髮、藍眼,某種神秘的圖騰刺青佈滿全身,一個嗜血嗜殺,彷彿沒有感情只有冰凍血液的傭兵。
卻是多年後,那朵長在他心上的冰花。
-
灰撲撲的,滿身是血,這麼大個人只會發抖,像隻沒有用的被嚇壞的小白兔。
至於,他為何會給小白兔一把槍,強迫小白兔為了生存露出獠牙?
也許是他早就想養一隻寵物,會殺人的小白兔似乎是一個不錯的選擇。
尤其是,小白兔還倔強的忍著害怕親近他,呵!有趣。
-
忍著噁心,他拿著蝴蝶刀,毫不猶豫地面對著想侵犯他的男人,在男人的大腿上猛力刺上一刀,還使勁轉了一圈,像他手把手教的,給敵人一個無法磨滅、難以痊癒的傷口。
「還有誰敢過來!」
他握著刀的手,血涔涔滴下,他不能輸!他不能死!他還在那個白髮男人來救他,他會來嗎?
-
他的小白兔,現在已經長成了,成為一個心狠手辣的男人。
多麼好看吶,他的小白兔!
多麼適合站在光明裡接受眾人的膜拜。
而他,屬於黑暗。
他後退一步,再度隱於黑暗之中。
陽光底下,不需要黑暗的存在。
58會員
132內容數
始。如果那年夏天,沒有遇見你。我不會明白,每一種關係的愛,都是犧牲。但我又寧願沒有遇見你,至少,我們還能在某個演唱會上,相聚。那年夏天,盛夏的風,是你我傾心的證明。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